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祸国殃民级别的小美人,图源水印,此君微博有九宫格。

【生贺】king哥X化骨龙


阿king在江湖上有个花名,叫赌侠,可他这个赌侠的名号和陈小刀没有半点关系,陈小刀赌侠的名号叫响了全世界,他这个赌侠的名号,连香港都没有出去,大家提起他顶多说一句,老正王阿king,没人会喊赌侠,除此之外,赌侠陈小刀是赌神高进亲手教出来的徒弟,而他这一手赌技,全是自己在小赌场里面输的多了自己琢磨出来的。

他这样的一个人和陈小刀比,简直没有一样能比得过,除了他的徒弟。

“师父啊,今天我请你去吃免费的大餐好不好?”化骨龙接了一个电话,笑的一脸猥琐同king讲到,king曾经试图和他讲过许多次,笑的时候,眼睛不要朝上看,肩膀不送怂起来,这个样子真的很猥琐,可一次次的被化骨龙反驳,“师父你那么高,我不眼睛朝上看你,看不到你啊!”他也只能就此作罢,其实这样也挺好,最起码他埋在猥琐外表下的好,只有自己能看到。

所谓免费的大餐,在和化骨龙住在一起的时间里,king也知道了是什么,就是别人家结婚,他们去装一个报纸当成红包送出去,如果运气好,还能在赌档上赢一把,如果运气不好,被主人家发现了,他再拿钱出来,说这只是一个玩笑。

“怎么,这次又准备空手套白狼?”king笑着问化骨龙,这个词是他最近才学会用的,每次化骨龙这么开心的时候,就是他们又有空手套白狼的机会了。

这次结婚的人听说以前是一个警察,但是后来办案的时候眼睛瞎了,然后一直以吃警方的悬红过活,他的妻子是以为警察,听说家里很有钱,两个人的结识是因为破案,后来妻子一直照顾着丈夫,可能慢慢产生了感情,然后就决定在一起了。

King和化骨龙进去的时候,穿着得体的新郎和新娘正在门口迎宾,新娘很美,新郎很帅,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只不过那个新郎笑的时候……竟然和化骨龙有异曲同工之妙,king恶寒的抖了抖肩膀,听说新郎以前是神探,今天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给红包的时候,king偷悄悄把化骨龙的红包换成了现金,教到新人手里的时候,新郎摸了一下,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可能是因为大喜的日子,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他们走了以后,不知道在那边和新娘说什么,可能是在编排他们,king笑了笑,这个新郎,也挺可爱的。

每个红事几乎都会有赌档,这似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就连这前警察和现警察的婚宴上也不例外,king站在旁边看了几把,倒是难得不管是庄家还是玩家,竟然都没有出千的,这就让他为了难,他的职业道德是坑那些老千,老老实实玩的人,他去坑,似乎有点不合适。

可是化骨龙却不管这些,看见桌面上的钱多,已经拿了自己的积蓄去压了,然后就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他,king无奈,只好过去,没有耍大花招,只是应了庄家一百块。

“搞什么啊,师父,才赢一百块。”化骨龙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牌,不相信他师父出手竟然会只赢这么一点钱。

“兄弟,打牌哪里有你想赢多少就多少的,除非你出千。”庄家是一个穿着皮衣叼着雪茄的男人,看两个人的神色带着审视,这个神色让king看着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是他们这种捞偏门的人碰见警察的时候才会有的。

“不好意思,他喝多了,我们马上离开。”king拉着化骨龙离开了那里。

可是他这个态度反倒是让司徒法宝起了疑惑,朝两人走了过来,“两位请等一下,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件。”

化骨龙一听这话就要爆炸,被king死死的按住了,正发愁怎么平息这事,就听见新娘竟然小跑着跑了过来,对庄家说道:“司徒sir不好意思啊,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你真的认识这两个人吗?我看他们两个像是搭档,专门过来出千骗钱的。”司徒法宝看着king和化骨龙说道。

“司徒sir您真的是说笑了,他们两个不是搭档,他们两个是……是情侣,今天是过来参加我和庄sir婚宴的。”

情侣这两个人可算是着实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包括king和化骨龙,化骨龙是真的被吓到了,king是在奇怪,莫非自己的感情就隐藏的这么浅?能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看破?

“你说他们是情侣他们就是啊?”司徒法宝今天的火气似乎格外大,而且有点要挑刺新娘的意思,king还没有仔细去想这其中的条条道道,就听见新郎开口了。

“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情侣还不简单,亲一下不就行了?”这个说话的人似乎很不屑困扰一群的这个问题,因此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透露着一种,这事怎么简单,为什么你们一群凡人就是看不透的高高在上鄙视众生感。

这会儿几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锁定在了king和化骨龙的身上,等着看他们接吻。

接吻这个事情算简单吗?应该是算吧!所以他们很容易的接吻完毕,看他们的人顿时轰然而去,那个司徒sir也继续去主持他的赌局了,只要化骨龙,红着一张脸问king。

“师父,我拖累你了,要不然你也不用亲我了。”

King笑了笑,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徒弟,他大概不知道,如果这种拖累能多来几次的话,他会更加乐意的。

 


【生贺】庄士敦X何家彤

卡着9:27来一个

本文又名庄士敦的饲养方法

…………………………………………


大家都知道的,庄sir可能是觉得他前半生还没有足够的享受人生美好时光,就瞎了,所以后半生一直将自己的一半精力放在吃上面。

吃泡面,必须得煎太阳蛋,这也就罢了,吃白粥必须得黑松露这就很过分了,毕竟除了他意外,何家彤没有见过第二个人竟然把黑松露当成咸菜干,用来就粥吃。

不过庄sir虽然能吃,但是也能挣,他一年破获案子拿的悬红比何家彤的工资外加福利还要高出一倍由余,况且,他也只是爱吃了一点,其他方面要求不是很高。

何家彤昨天晚上临时收到出警的命令,只来得及给庄士敦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自己解决晚饭,就跑到了现场去,一直忙活到将近十二点才回家。

把车停到车库的时候就看见家里的灯亮着,何家彤心里暖了一下,这种不管多晚回家回家,家里都有人等的感觉真的非常感动人。

几乎是眼含热泪的推门进了家,就看见庄sir憋着嘴坐在椅子上,那个椅子被他放置的位置十分的完美,就在一进门的地方,恰恰好离着门有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既然能让何家彤一进门就被他吓一跳,又不至于被门给撞到。

何家彤打量了他好几眼,确定没有被磕碰到的地方,才松了口气,笑着问他:“庄sir,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啊?是在等我吗?”

虽然庄士敦憋着嘴看上去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是何家彤并没有当一回事,这人平时闲着没事干的就喜欢折腾自己的身体,有时候想把手指头掰到手背上去,有时候想把脚丫子赛到屁股底下去,有时候就喜欢玩自己的嘴唇,一会儿做成可怜巴巴的样子,一会儿又做成可爱的样子。

听了何家彤的话,庄sir把自己的嘴瘪的更厉害了一点,努力的做出,我很委屈,需要安慰的模样。

于是何家彤也明白了,这是真的委屈了,而不是在自己玩。

“怎么了?庄sir,是不是今天出去办案子不顺利?”何家彤哄孩子一样哄道,顺道把人拽起来,另一只手把椅子拉回了原位去。

知道何家彤知道了自己的委屈,庄sir满意的收回了自己憋着的嘴,指控道:“为什么不回来做饭?”

何家彤一愣,“我给你打电话了,今晚出警不能回来做饭了。”

“我没听到。”庄sir的耳朵尖有点红,不过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何家彤看到以后翻了个白眼,知道这人不是懒得出去吃,就是自己简单弄的那几下不合胃口。

认命的把包包放到茶几上,耐着性子问那个这会儿突然低龄的人:“那您现在想吃什么啊?煮个面好吗?”

庄sir没有说话,不过看他挑起的眉毛,扬起的嘴角,不停晃动的脑袋,都能看出来,应该是非常满意这个提议的。

“吃面,一定要加煎蛋,最好是太阳蛋,要两个,还要……”庄sir还在絮絮叨叨的讲述他的要求,何家彤已经到厨房了,烧了一锅水,等锅开的时间,开始找庄sir要吃的其他东西。

听到厨房传来“滋……”的响声,庄sir眉毛挑的更高了一分,还在不停的跃动,好像跳舞一样。

何家彤端着弄好的东西出来,看他这个样子,原本的一点小不爽也完全消失了。

这个庄sir虽然爱吃了点,但是他还知道吃完以后把碗洗了呢,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要给美美的吃一顿就好了,说起来,真的很好养了。

 

 


【生贺】king哥X华dee

#祝Andy老师927生日快乐#

#祝Andy老师818生日快乐#

……………………………………………………


King是一个经营着小赌场的老板,华dee是罩着他场子的小混混,两个人白天在场子里面,晚上关了门就一起手牵手回到一处,他们两个除了是老板和看场子的关系以外,还是情人。

某日,两个人手拉着手回家的时候,突然被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给堵住了,华dee最初以为是来找他的,当他被king拉到了身后去才知道这些人是来找king的。

“King哥,这才几年没见,怎么抛弃了你的那些莺莺燕燕,开始养起小白脸来了?”

华dee听到来人这么说。

King压着自己的怒气翻了一个眼神看着来人说道:“我已经不管那些事了,你们别找我了。”

说完他拽着华dee就走了,那些人倒是也没有拦着他们,两个人一路回到了家里面,然后king就开始收拾东西,不仅仅是他的,还有华dee的。

“你这是做什么?”

华dee拉着king的手让他停止了动作,他现在需要的是解释,他需要知道为什么在一起三年的爱人了,竟然对方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这种被隐瞒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导致他无法安静下来。

King深吸了一口气,反抓住华dee的手,说话的时候带着哄孩子一般的安慰语气,“这些你先别问了,先跟我走,等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全部都告诉你的。”

“去他妈的有机会。”

华dee直接把king的手甩飞了出去,他以前觉得king一直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是因为他本性如此,可是现在看来,分明就是拿了自己当孩子哄骗。

华dee愤怒之下离开了king,一个人跑到了外面去,king想拦他来着,可是华dee跑的太快,他没有赶得上。

第二天king到了自己的那个小赌场,就收到了快递,里面装的是一件衣服,华dee的衣服,上面有血迹,他闻了闻,不是人血,king冷笑了一声,心道:这些人倒是好算计,知道真的伤了人肯定会惹怒他,就弄了一些假血上来,既然气到了威胁自己的作用,还没有恨得伤到人。

快递里面除了衣服,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串数字,拿了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声音有点陌生,“King哥,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啊,上次我手下去请你,竟然连句话都没让人捎回来就直接走了。”

King从电话里面能听到华dee支支吾吾的声音,应该是被人堵着嘴的,而且他现在一定很激动,因为他竟然让别人威胁到了自己,这应该是他不能接受的,想到那个卷头发的少年气呼呼的样子,king带上了一抹甜蜜的笑,不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个卷头发的少年受伤,因此他上了一条堵船,和一个叫省镜的人合作,帮助他毒杀他的大佬马交文。

作为合作的好处,他见到了华dee,应该时候没有受苦的,脸上身上都没有明显的伤痕,不过人应该是被气的不轻,看见他以后也是气呼呼的,鼓着脸不肯看他。

King揉了揉他的一头卷发,把原本就有点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一些,同他说道:“我明天会和马交文打一把牌,到时候,他们的注意力肯定都在牌局上,对你的看管会放松,你到时候找时机逃出去,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华dee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他:“那你呢?你怎么走?你要是真的杀了马交文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King神秘的朝他笑了笑,附耳道:“我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那些吃里扒外背叛自己老大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帮省镜呢。”

“你是想……”华dee听到了他的话以后顿时惊呼了出来,然后被king一把捂住了嘴巴,“禁声,这里不是自己家,什么话都能往外说。”

华dee点了点头,king松开了捂着他的嘴,手心故意在华dee柔软的嘴唇上蹭了几下,不过华dee这会儿正激动,并没有注意到。

“你想和马交文合作,摆省镜一道?”华dee放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

King朝他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迷的华dee有点神志不清,也忘了问他到底要怎么做,king就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一切的计划全部都在king的计划下走着,也听到了自己上来后买通的一个省镜的手下知道了华dee已经离开了堵船,所以哪怕在省镜死了以后,自己被马交文用枪指着头也非常的淡定,大不了就是自己的一条命,跑江湖的,每一个人的命是值钱的。

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华dee竟然会闯进来,手上还带着枪,直直的指着马交文,让他放了自己。

King震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直都是稳操胜券的样子终于有了一丝裂痕,或许是这丝裂痕取悦了马交文,他让两个人做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选择,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下船,问他们两个人谁活着。

King是下意识的就像让华dee下船去,只是却听华dee说道:“我们两个今天要是都不能下船,你也得陪着我们一起死。”

马交文似乎非常的喜欢华dee,在他说出了这句话以后,竟然开心的鼓起了掌,king默不作声的移动了一下脚步,想挡在华dee的身前,只是这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枪,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然后他就听到马交文说:“给你们两个五分钟的时间,要是能跑出去,我就放了你们,要是跑不出去,我就全杀了你们。”

King和华dee看了一眼,然后华dee直接扔了手里的枪,拉着king跑到了门外边去,两个人操了近道直接跳下了水。

“文哥,那两个人跳水跑了。”有手下回到船舱像马交文通知king和华dee的下落,就见马交文手里拿着华dee刚才拿着的枪,朝着他开了一枪。

手下差点被吓的尿了裤子,然后才感觉到自己脸上被滋了一脸水,这竟然是一把仿真的水枪。

此时的大海里,king频频回首看着身后的赌船问华dee:“你的枪就那么扔穿上了?”

华dee转头看他,脸上带着点得意洋洋的神色,嘴角都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说道:“那样的枪我还有很多,你要是想要,等回去我送你几把。”

于是king懂了,那肯定是一把假枪,只是,拿着一把假枪就敢闯进去就自己,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勇猛。

“你别用那副眼神看我,我是给你看场子的,怎么能把你放在危险的地方不管呢?”说这话的时候华dee耳朵尖红红的,king瞧着开心,却没有再打趣华dee,这里还是在公海呢,要游回香港……他还是省点力气慢慢游吧!

抬头看一眼一望无际的大海,king自暴自弃的想,还不如干脆让马交文打死算了。

华dee可能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说了一句,“别担心,我找了船来救我们,只要游出马交文堵船的视线就可以了。”

king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庞大的堵船,游出它的视线……他觉得可能还是游回去被一枪打死舒服一点。

 


【生贺】雷洛X张一鹏

#祝Andy老师927生日快乐#

今年的公历927生日,恰好是Andy老师的农历818生日,所以大肆为Andy老师庆生

………………………………………………………………

雷洛虽然争权夺利,但是从来不屑于颜童那种买人头的举动,他宁愿把自己的钱拿出去请一些有本事的到警局来,破获一些不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发生的犯罪。

张一鹏就是雷洛花了大价钱从英国请回来的人,在毒品调查科工作,请他其实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雷洛自问在自己的治下,辖区内其他的事情有不顺的,但是毒品这一块是完完全全掌控在自己手里的,请张一鹏回来,也只是为了他在英国的警局破获了一件非常大跨过毒品走私案,受到了女王的嘉奖,把他弄回来,纯粹是为了自己增添一点声势而已。

“豪兄啊,雷洛从英国花大价钱请了一个抓毒品的人回来,会不会是专门为了对付咱们的啊?”大威这么和伍世豪说。

“豪哥,咱们刚刚才刚刚为了雷洛得罪了那个鬼佬亨特,给他拿下总华探长加了一把火,他不能这么对我们吧?”这是小威说的话。

伍世豪手里捏着一张请柬,这是今天上午的时候,猪油仔过来交给他的,说是洛哥给张先生办的接风宴,请豪哥一定要去。

伍世豪当时玩笑一般的接过了请柬打量了一眼,问:“仔哥,洛哥搞什么鬼,叫我一个全香港最大的毒枭去见一个缉毒的?这是打算直接抓了我吗?”

“唉!”猪油仔当时立刻不赞同的惊呼了一声,“你和洛哥可是过命的交情,你这么想洛哥,他会不开心的。”

伍世豪当时就想,为了猪油仔的这句话,他不管雷洛弄的这个接风宴到底是刀山还是油锅,他都准备去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张sir,发起火来的样子竟然还挺吓人,特别是听到他放肆的夸口,整个香港的毒品货源全部都在他手里的时候,竟然直接摔了盘子走人,伍世豪当时笑的别提有多开心了。

从来没有人敢当面落雷洛的面子,包括他在内,而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不给雷洛面子,雷洛不许他动警察,但是香港这么大,要是出个意味什么的,还是非常容易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张一鹏离开后,雷洛跟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阿豪,你给我一个面子,别动他。”

伍世豪当时愣了一下,他知道,事情可能朝着他并不想看到,但是却一定会发生的方向走了。

果不其然,两个礼拜后,他收到消息,他的两个马仔在出货的时候被张一鹏带人抄了,他伍世豪在香港,那就代表着雷洛,而雷洛代表着是香港的土皇帝,一看到他的人被抓,当时路上有几个花仔荣的人,直接抄家伙就上去了。

张一鹏带的人为了隐藏身份都是穿的便衣,这些人也不知道是谁,下手有点重,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那个时候雷洛正好办事路过附近,开枪毙了两个正在追着张一鹏的人,下面的人只是听说过雷洛的大名,哪里认识他的人,看见他西装领带的,还以为是和张一鹏一伙的,直接开了枪。

伍世豪听到这个消息后,狠狠的给了过来传话的人一巴掌,拖着他的一条跛腿跑到了医院去,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趴在雷洛的床前一直哭的张一鹏,和伸手不停的拍着他肩膀的雷洛,伍世豪敢肯定,当时雷洛看张一鹏的眼睛里全部都是爱意,就如同他想着雷洛的时候一模一样。

“洛哥,怎么样啊?我听说下面有人不懂事,把你伤了?”伍世豪故意大大咧咧的说道,他以为上次在宴会上用过的招数,这次还可以再用的。

只是这次的张一鹏并没有夺门而逃,而是冷眼看着他,伍世豪下意识的觉得不妙,想要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张一鹏一脚踢在了他那一条断了的腿上面,剧痛袭来的瞬间,他就站不住脚,摔倒了地上去。

而他耳朵里面听到雷洛大声喊出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喊的,“一鹏,你做什么?”

伍世豪有点难过,有点生气,这两种情绪交集起来,让他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手里的豹头拐杖去打张一鹏,他是死人堆里面杀出来的,要揍这一个警校里面学出来的家伙,简直不能再轻松了。

只是他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雷洛竟然在张一鹏挡不住的时候,替他挡了一下,用的正是他那瘦弱的没比他手掌宽多少的背。

“洛哥?”伍世豪惊恐的喊道,颤抖着手想去扶雷洛,他刚刚受了枪伤,自己的那一下自己知道下了多大的劲儿,他怕雷洛会受不住。

“阿豪。”雷洛转过身以后握住了他的手,用一起祈求的口气说道:“阿豪,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不要动他,好不好?”

伍世豪惨淡的笑了笑,自己把自己的手从雷洛的手下面抽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把自己的手从雷洛的手中抽走,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问自己好不好?只要是雷洛说的话,伍世豪什么时候反驳过。

“洛哥,我下个礼拜准备结婚了,你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啊。”伍世豪听见这话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然后他看见雷洛高兴的样子,那是真的高兴,因为自己最后的兄弟要成家立业了,最好的兄弟,呵呵……

自从那次以后伍世豪再也没有见过张一鹏,雷洛倒是还经常见到,只是再也没有像以前那么亲近过了,他们也只是好兄弟了。

没想到,伍世豪再次见到张一鹏的时候,竟然是在九龙城寨,雷洛奇迹般的伤在了和上次救张一鹏的时候,被人打伤的同一个位置上,只不过那次是被人打伤的,这次是被自己打伤的。

他在被张一鹏上铐子的时候,雷洛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垂着一条胳膊,血不停的往下流,看着好像是流泪一样,可惜了他们都是大老爷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谁像这样流泪呢。

“他胳膊受伤了,你赶紧带着他去医院吧,我不会跑的。”也跑不了了。

伍世豪的本意是关心雷洛,可惜听在张一鹏的耳朵里却并不是如此,只见他把铐子扣的更紧了几分,带着怨气说道:“要不是你非要报仇,他这会儿已经在加拿大吃晚饭了,而不是拖着受伤的胳膊和你在这里吹冷风。”

伍世豪被辩驳的哑口无言,因为张一鹏说的一点都没错。

再被扭送着离开天台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雷洛,这会儿雷洛好像不仅仅是胳膊的血流的像掉眼泪了,他似乎是真的掉眼泪了,被他看到以后,还害羞的转了身过了身子。

伍世豪安心的想,这样也够了,这一辈子,能看到洛哥为自己掉泪,哪怕被张一鹏带回去,直接枪毙,他也觉得值了。

可惜他也没能死的了,雷洛上次胳膊中枪,救了张一鹏一命,这次胳膊中枪,救了他一命,只是因为贩毒被判了监禁,终身监禁,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知道洛哥走了没有,听说廉政公署挺厉害的,最近里面进来好几个当初一起喝个酒的阿sir,听他们说,洛哥好像是唯一一个跑了的,还有他的那个张一鹏也跑了,听说两个人跑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地方允许同性合法婚姻,他们跑到那里去领证了。

再后来,他听说,那两个人还是到了加拿大去,他们还领养了一个孩子,给孩子取名字叫阿豪,伍世豪笑着骂,洛哥又占他便宜,只是笑着笑着却留下了泪。

再后来的时候,他被检查出了肝癌,被保释了出去,儿子问他,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的,他想了想,说了当初听到的那个雷洛和张一鹏结婚的地方,只是可惜,还没有等到他办好手续,已经死了。

可能他是真的和雷洛无缘吧,也可能是张一鹏那小崽子暗地里使坏,不让他过去,不过都无所谓了,人死如灯灭,雷洛的身边现在还有“阿豪”,能一直陪着他,这就已经足够了。




今天是Andy老师作为alpha存在的一天😍😍😍

@露从今夜白 太太,太太,就這個演唱會華和本尊😍😍😍

宋文轩X侯杰 第二日 【下】

还是昨天的那个大宅子,只不过今天里面的人似乎换了一批,侯杰一打眼看过去,竟然很多都是当年的同仁,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同宋虎交好。

侯杰深吸了一口气,踏进了大门,然后就听到耳朵边上有拳风,他看都没看,只是伸手一档,就将人挡了回去。

偷袭他的人名字叫宋辉,是宋虎当年的养子,侯杰看见是他以后便想念一声佛号,手都抬起来了,却发现现在的衣服并不是僧袍,所以那只手只能尴尬的放在半空中,然后被宋文轩一把抓住了。

“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可是候叔叔,我特意请来固防的,你打他做什么?”宋文轩紧紧的抓着侯杰的手,同旁边的宋辉说道。

“二弟,你怕不是忘了,这人可是当年谋害咱们父亲的凶手。”宋辉看着侯杰冷冷的说道,他当年在宋虎身边的职责和当初的曹蛮在侯杰身边差不多,只不过侯杰那曹蛮当狗养,宋虎那他当儿子养。

当初侯杰有埋伏的那张字条还是他给宋虎送进去的,也是亲眼目睹了侯杰开枪杀了宋虎,那一幕,他至今都忘不了。

“好了,大哥,如今国难当头,还是不要计较个人利益为好。”宋文轩面色有点不悦的说道,他留着侯杰有大用处,若是被这不长眼的人弄伤了皮肉,到时候那就不美了。

侯杰一路被拉着坐到了上位席上,宋文轩坐在了他的下手,开始亲热的向他介绍这里面他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这期间抓着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侯杰有点疑惑的想,好像,自从今天出门以后,宋文轩对他的态度转变了许多,昨天还是眼睛里有恨的,可今天竟然全部都变成了亲热,这种转变侯杰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不信宋文轩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自己,所以这种内敛的仇恨,他只觉得宋文轩是要想更厉害的办法报仇。

一个上午的议事,其实什么也没有商量出来,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做派,反正他们过来也不是真的为了议事的,现在不是以前,城防怎么布置自然有上头的人发命令,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而固防这个借口只不过是宋文轩借过来坑侯杰的理由罢了。

上午十一点,正式开饭,在这里坐着的都是行伍出生,饭菜都是大鱼大肉,这种吃法对侯杰就很不友好了,他是江南富贵人家的公子,后来无意中从了军,但是哪怕成为了军人,他的生活方面也一直都是非常细心的,就算是没有做和尚之前,也不曾这么吃过饭。

“怎么?候叔叔,可是嫌弃我们这饭菜不合您的口味?我看您啊,就将就将就吃吧,毕竟我父亲现在可是连一口热乎饭都吃不上。”宋辉看侯杰一筷子都不动的样子说道。

宋文轩离的侯杰最近,他能看到侯杰咬紧了的咬肌,也能感受到他通身释放的气势,他在生气,可是却因为愧疚,而在努力把这份生气掩盖下去。

“好了大哥,不要再说了。”宋文轩适当的出言缓解了侯杰的尴尬,然后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送到了侯杰的跟前,说道:“候叔叔,您现在已经还俗了,总不能还是一日三餐都是寺庙里面的那些吃食,今日不如先饮一杯酒?一会儿我让小厨房给您送斋饭到客房去。”

宋文轩的这个提议还算是合理,侯杰认真的想了想也的确是如此,他既然已经还俗,要接触这人世的仇爱纠葛,总不能还是端着在庙里面那一套,所以他端过了宋文轩手里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好,叔叔先去房间小憩一会儿,稍后侄儿就把斋饭送上。”宋文轩看见侯杰喝了那杯酒,眼睛里露出了兴奋的光芒,直接招呼了身边伺候的人送了侯杰回他自己的房间。

侯杰出了饭厅以后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最初还以为是多年不曾饮酒,那一杯酒导致的,可是到了后面感觉越来越明显,才察觉出不对来,可这会儿已经迟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的被小厮左拐右拐的送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也能感受到被人放到了床上去,然后就一点儿直觉都没有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似乎还是那个时间点,但是要比昨天稍微冷了一点,侯杰觉得有点晃眼,伸出了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手腕上还有绳子捆绑过的淤痕,他立卡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果然一丝不挂,身上星星点点欢爱过后的痕迹,和某处不言可说之地的胀痛感,无一不在向他倾诉着一件事情,他大概是被一个男人侵犯了。

侯杰全身脱力的躺到了床上去,他想过了宋文轩有千百种对付自己的办法,可唯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

 

…………………………………………………………

中间应该是缺少了一段,可能大概或许差不多会补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