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章sir/盗生】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我为刘华水仙增厚度

....................................


  拆弹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每次拆完弹章sir都会给自己放半天的假,用来换换心情,有时候会去飙车,有时候会去赛马,有时候也会去酒吧发生一段美丽的邂逅。
  走进酒吧的时候章sir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坐到了吧台上发现全场的人喝的酒都是贵的要死的那种,章sir朝调酒师打了个响指“老样子!”
  “今天盗生请客全场,大家都换酒了。”调酒师一边调章sir喝惯的酒,一边指着坐在卡座上翻动着手上酒杯的男人“就他手里的那个,61年的酒王,去年法国拍了一瓶,你猜猜多少钱?”
  章sir没接调酒师的话,端着调制好的鸡尾酒坐到了盗生的旁边,把酒杯放到了盗生的面前“你请大家喝酒,我请你喝酒!”
  盗生笑着看章sir,刚才过来跟他搭讪的人很多,这个是最特别的一个。
  “我不太喜欢别人送我东西,我拿这杯酒和你这杯酒换。”
  盗生拿过了放在自己面前的酒,冒着五光十色的气泡,就好像年轻人的生活,新鲜刺激,他喝了一小口含在嘴里用喝红酒的方式去喝,味蕾却被刺激的有点难受。
  章sir看着他哈哈笑,把那半杯酒王灌进了嘴里一口吞下去了,站起了身子进了舞池,疯狂的扭动着腰胯,盗生叹了口气,他和这个人差的并不仅仅是一杯酒的差别,他是一个行将就木将死的人,而那个人,是一个鲜活潇洒肆意的生命。
  章sir跳的满头大汗的回来,抽出了盗生西装口袋的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把剩下的鸡尾酒一口闷了,朝盗生伸出了手“先生,跟我回家吗?”
  盗生看着眼前那只骨节分明青筋暴起的手,笑着把自己苍白无力的手搭了上去,“好啊!”
  两个人就这么手牵手的离开了酒吧,酒吧的所有人为他们吹口哨助兴,盗生笑的很开心的问章sir“你和这里的人很熟吗?”
  “不,他们和你的钱更熟。”
  章sir的车里还放着他的制服,不在意的扔到了后座“去酒店还是我家?”
  “去你家吧!”盗生想了想说,自从离婚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回家的概念了。
  情事过后,两个人躺在床上享受还未消散的余味。
  盗生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雪茄,用专用的打火机点燃了,房间里渐渐地弥漫起了果木的香味,章sir也要过来抽,一口吸进了肺里却把自己呛的咳嗽。盗生给他拍着背,抚平他急促的呼吸和抖动的后背。
  “留个电话吧?”章sir突然道。
  “没有必要了。”盗生答,章sir的表情有一瞬间嗯失望,不过转瞬就好了,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好了放在桌子上“什么时候想给我打都可以。”盗生拿起了那张纸把输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不过,可能会打不通。”盗生留下了一个遗憾的笑离开了。章sir也没在意,又投入到了EUD繁忙的工作中去,有一天正在开庆功会的时候手机上收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章sir没在意,等酒会完了回了家后给那个陌生电话打了过去,那边却是无法接通了。皱着眉关了手机睡觉,第二天起来宿醉之后头疼的厉害,打开手机一看,几乎全部都是一条新闻,“全部家产送给妻,富豪生死成迷。”
  章sir突然想起昨晚那个电话,拿起手机有一条未读消息,点开一看正是昨晚那个陌生手机号发过来的“让人给你送了一瓶酒王,雪茄一时之间找不到顶级的,用次一等的代替了,这个电话以后不用打了,免得打扰别人,再见。”
  章sir以后有了一个很奇怪的习惯,总是会给一个号码充话费,同事问他给谁充呢,就笑着说是一个朋友,记性不好总是忘了充话费,怕他手机停机。
  一直到那场震惊全球的红隧爆炸案后,两个手机号同时欠了费,同时被停机,同时作废,又被不同的人买到了手里,从始至终两个手机号没有通过话。

评论(9)

热度(8)

  1. 愛上你的樣子我唔識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