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叶孤城/笑三少

我为老刘水仙增厚度(执着的我)
..............................................
  白云城有两位绝世剑客,他们都喜穿白衣,都用一柄乌鞘长剑,他们一个叫叶孤城,一个叫笑三少,叶孤城是个成日里冷冰冰的人,笑三少是个天天笑呵呵的人。他们白日一处练剑,夜间一处就寝,他们知道对方的一切,胜过熟知自己。
  叶孤城今日里很不对,日间练剑的时间少了,去书房的时间多了,白云城多了许许多多的生面孔,笑三少不是蠢人,他知道叶孤城肯定在计划着些什么,可是计划什么他却不得而知,他不想开口去问,他怕毁了他们之间的默契。
  “今日里城里多了许多陌生面孔,你没事不要出府。”一日夜间两人准备就寝之时叶孤城同笑三少道。
  笑三少没有说话,他本是天外一缕孤魂,为叶孤城所救,从此养在白云城中不见外人,他安于这样的生活,所以当叶孤城企图破坏这份安定的时候让他心底生起了无端惊慌之感。
  “你别急,最多不过半年,我一定让你能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人世间。”叶孤城道。
  笑三少问他“近日城里多了的时何人?”
  叶孤城道“是平南王府的人。”
  笑三少道“平南王府?”
  叶孤城道“不错,平南王府的人,也是我父亲的人。”
  笑三少不说话了,叶孤城的事情他都知道,其中自然包括了他的身份,出声就被寄养在了海外岛屿,长大后尊父命练兵囤银,只为了那至尊之位,如今看来,只怕是要起事了。
  叶孤城一日日的忙了起来,不过他脸上的笑容也一日日多了起来,有一日笑三少问他“你可曾想过,你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叶孤城道“他总是我亲生父亲。”
  笑三少叹了口气不在说话,他若真当你是亲儿子,为何二十多年对你不闻不问,若他当你是亲儿子,为何在你扬名立万之时让你去做这要命的勾当,可他未发一言,人总是这样若不吃一次亏,总不信别人的话,好赖,他总能护他一命。
  后来听说南王死了,部下造反,叶孤城拿着南王的兵符平了叛乱,也收了南王所有的势力,那日起,白云城又多了一些女眷和少年少女,那是叶孤城软禁了的他父亲平南王的家眷。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叶孤城约战西门吹雪的消息一时间如传遍了神州大地,当世为人所知的两大高手,一战定生死,这是武林最大的盛会。
  “我要知道你的全部计划。”笑三少在叶孤城做战前准备的时候拉住了他问。
  于是叶孤城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笑三少听后只问他一句“你认为如此愚蠢的计划会成功?”
  “不,造反之人不会是叶孤城,只会是原南王世子,因不满庶出兄长继承爵位,所以造反,叶孤城,是在得知这一切后去勤王之人。”叶孤城道。
  “所以你会去决战?”笑三少问。
  “不错。”
  “你有把握赢西门吹雪?”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西门吹雪的剑是一往无前的剑,所以无敌,可是现在,他的剑有了羁绊。”
  笑三少道“你决定了?”
  叶孤城道“我决定了!”
  笑三少道“我与你同去,我易容成南王世子的模样,这样杀皇帝才会万无一失。”
  叶孤城想了想同意了,到时他就是天下至尊,万万人之上,一言九鼎,自然能护住一个笑三少。
  决战前夕京城发生了很多事,陆小凤作为两个人的朋友不止一次劝过两人,希望他们能放弃这次的决战,可是两个人没有一人同意。
  “因为我是叶孤城,我是西门吹雪,所以,决战势在必行。”
  陆小凤离开了。
  “他真的拿你当朋友。”笑三少看陆小凤离开的背影说。
  “可是我却利用了他。”叶孤城道。
  笑三少道“你的伤无碍吧?”
  叶孤城道“本来无毒,自然无碍。”
  笑三少道“虽然我知道这话是白问,可是还是想问一句,明天,真的非去不可吗?”
  叶孤城沉默了一瞬,然后道“必须去。”
  笑三少道“如果我请你不要去呢?”
  叶孤城抬眸看他,琥珀色的眼睛古井无波。
  “我明白了。”笑三少苦笑。
  “你养伤吧,我回府去了,明日你去与西门吹雪决战,我扮作南王世子的样子去杀皇帝。”
  叶孤城道“好,我等你消息。”
  天才微黑,太和殿前已经聚集满了人,都在等待两位绝世剑客的身影。皇宫大内为了防止今夜出意外,已经把三分之二的防守力量全部放在太和殿。
  突然,两道凌冽的剑意从远处而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终于来了。
  只不过几个呼吸间,太和殿屋顶上已经站定了两条白色的身影,夜色冷,那两个人比夜色更冷。
  西门吹雪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西门吹雪道“你可知剑之精义何在?”
  叶孤城不答。
  西门吹雪道“在于诚。”
  叶孤城道“诚?”他的目光不由看向了右后方,那里是笑三少现在所在,等他于西门吹雪决出胜负之后,王安会装作逃跑出来的样子说南王世子杀了皇帝,然后自己只需要和笑三少做一出戏,让他“死”在自己剑下,他就是皇帝了。可不知为何他的心却难以静下来。
  西门吹雪道“你的心不静。”
  叶孤城没说话,他的心的确是不静。
  “下月再战。”西门吹雪道。
  “不必。”叶孤城道。
  “我的心已经静下来了。”叶孤城道。
  西门吹雪回首凝视他片刻,剑已经出了鞘。
  他们的招式极其的简单,可好像每一个平淡无奇的招式中都蕴藏了千变万化。
  陆小凤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二人看,西门吹雪的剑有了羁绊,他本以为西门吹雪今天必死无疑的,可是竟然叶孤城的剑还要比他慢上半分,等叶孤城的剑刺入西门吹雪胸膛时,西门吹雪的剑已经隔断了叶孤城的喉咙,莫非,叶孤城真的受了伤还没有恢复?
  生死的决定往往就在一招之间,叶孤城已经流下了冷汗,他知道在接下来的十招之内,他一定会死,而西门吹雪会重伤。他只盼着王安那个唇彩不要不识时务的出来,死他一个也就罢了,笑三少一定得活下去。
  叶孤城已经准备坦然受死了,反而此时乱了一夜的心静了下来,自然而然的使出了天外飞仙,那是毫无破绽的一招,就连西门吹雪一往无前的剑法也只能暂避其峰。
  叶孤城乘胜追击,他的剑尖已经触碰到了西门吹雪的喉咙,西门吹雪的剑也触碰到了他的胸膛。
  “叶城主,大事不好了,平南王世子趁乱杀了圣上,陛下已经龙御归天咯。”大内总管王安扯着他的破锣嗓子嚎叫起来。
  这一句话阻止了叶孤城剑的去势,也同样阻挡了西门吹雪剑的去势,他们的心中有了情,他们的剑在不是一往无前,剑出无回的剑法了。
  叶孤城当先跳下太和殿屋顶去了皇帝寝宫,还未及接近寝宫,已经被一道剑意锁定,陌生的剑意,熟悉的杀气,叶孤城以剑意锁定那人,已经一件刺了过去,利刃穿过胸膛的感觉如此熟悉,叶孤城却不知为何手抖的厉害。
  门被推开,失了生机的身体重重的倒下,耳旁是王安嘶哑的喊着“罪臣浮诛”的声音,叶孤城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不是讲好做戏的吗?为何这人的模样全不像在做戏,颈间已经完全没了跳动,呼吸也停止了。
  西门吹雪接过了笑三少的剑,与皇帝脖颈间的伤口一对比,一模一样。
  “皇帝,的确是爱人所杀。”西门吹雪道。
  小小的寢颠顿时炸开了锅,王安让传了大臣速速入宫,一边跪请平南王主持大局。
  叶孤城看着不远处空置的龙椅,再看看怀中还在易容的尸体,一生的执念似乎一时间消失殆尽。
  “叶孤城不过海外之地一个城主,如何能主持大局,王公公还是请太平王爷入宫吧!”
  叶孤城说完,抱了笑三少的尸体离开,因着他的身份,倒是无人胆敢阻拦他带着逆贼尸首离开。
  紫荆之巅以后,叶孤城以无情剑道封神,数月后,西门吹雪于夜色中顿悟无情道。只不过自那时起江湖上有了一个传说,这个传说据说是两位剑神剑圣的好友陆小凤传出来的,陆小凤原话是这样讲的“西门是真的入了无情道,叶城主,不过是哀大莫过于心死罢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