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峰吾】【微色气向】没标题

  邢峰忙完案子已经两点多了,夏日的夜晚路边大排档的人还很多,可是进了小区,已经家家户户都黑了灯了,只有一个小窗口还亮着橘黄色的灯,的给人一种安稳的气息,那是家人带来的温暖。
  邢峰家的客厅坐着一个男人,一个很帅气的男人,刀削般的脸,斧凿般的身形,头发用发胶固定的整整齐齐,上身穿一件白色的play短袖,下身是一件本来小脚的牛仔裤,裤脚挽起一节,露出细瘦的脚踝骨,看见邢峰回来对他笑一笑,用带着微微港台腔的普通话说一句“回来了啊?”最后一个字习惯性上扬,无端让人觉得在撒娇。
  “是啊,回来了。”邢峰每次在他身边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收起自己因为成天和匪人打交道惹上的那混不吝的脾性。
  吾先生笑的更开心了,两排白白的牙齿漏出来对他说“先去吃饭啊,还热着呢。”发re音的时候舌头太卷,总是模糊不清的,邢峰曾经学过他的发音,可是舌头太硬卷不回去,不像吾先生,粉嫩嫩的一截舌头,滑不溜丢的柔软无比。
  米饭闷的不软不硬,几个素菜还有一个蔬菜汤,邢峰摸了摸自己饿的发憋的肚子,吾先生只有这一点不好,吃素,把他自己吃的那么瘦也就算了,还打算把自己也给虐待成那么瘦,夹了根青菜扔嘴里没滋没味的嚼着,眼睛看着吾先生。
  吾先生正在给他钉扣子,前两天制服上面的扣子掉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没想到吾先生却注意到了,也不知道他那样的强迫症去哪里找来了一模一样的扣子。
  邢峰吃过了饭自己把碗洗了,吾先生不喜欢甚至可以说厌恶洗碗,说是因为小时候在家里开的茶餐厅洗碗太多了,邢峰想着年纪小小的吾先生搬个小板凳坐在地上洗碗,越想越觉得可爱的紧,连手都没擦在衣服上抹了两把就赶紧去客厅了。
  制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沙发上,刚才做过人的地方被扯的一丝看不出人坐过的痕迹,邢峰面无表情的进了屋子,吾先生在洗澡,这又是一个邢峰有点无奈的地方,洁癖。
  听说吾先生早年拍戏没时间睡觉唯一的梦想不是睡觉而是拍完一个场可以回家洗个澡换个内裤在去另一个场。
  浴室门打开,吾先生穿着雪白的浴袍出来,腰间的带子松垮的束着,依然能看见细瘦的腰,邢峰不由得想到今天手机上自己跳出来的新闻,吾先生出席一个发布会,和同剧的演员在一起拍照,他的手放在别人的肩上,那个演员的手环过他的腰松松的搭在他胯上。邢峰只看了一眼就退出了,可是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的想那一幕,那样细的腰,他一只手就可以比个大概,腰在往下,是挺翘的屁股,那是比一般女人胸还挺的屁股,他听过吾先生一个采访,说他很苦恼,觉得男生不应该有这么翘的屁股,男生,这又是戳邢峰的一个点,在人们都用男人女人区分性别的今天,吾先生是说男生女生,男孩子女孩子的。
  邢峰把正在擦头发的吾先生拖到了自己腿上坐着,手终于放在了他念想了一个晚上的地方,一只手就能环住的腰。
  “干嘛啊?”吾先生被打断了擦头发也不生气,温温柔柔的问。
  邢峰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阳光的味道,用脑袋蹭着他的肩膀“今天玩的开心吗?”今天的发布会上因为同一般老友一起出席,吾先生玩的很开心,眼角的戏纹都是舒展的。
  “工作嘛~”吾先生淡淡的说道。
  邢峰嗯了一声,手不规矩的在吾先生腰间来回摩挲。
  “你先放开一下下,我头发还没有擦完啦。”吾先生笑呵呵的去挡邢峰的手,湿漉漉的头发蹭过邢峰的脑袋,挺翘的屁股就在他大腿上蹭来蹭去。
  “别动了。”邢峰突然加重了语气,按住了不停动来动去的人。
  吾先生一下子就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安静的坐在他腿上。
  “怎么了?”等了一会没等到邢峰开口吾先生问道。
  邢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没事,你先擦头发,我去洗澡。”说完几乎可以说狼狈的进了浴室。
  吾先生叹了口气,吹干了头发躺在了床上,邢峰出来后没说话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躺在另一边,关了灯。
  “很晚了,睡吧,你明天不是还得一大早去什么记着见面会吗?”
  吾先生轻轻的鼻音“嗯”了一声。
  邢峰掩饰的把自己翻了个身子,背对着吾先生,脑子里全部都是刚才吾先生虽然裹的严实可是依然勾人的身材。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肩膀搭上了一只手,顺着手的力道转过了身子,他的额头被印上了一个吻,柔软,温暖,然后是一声混着薄荷清香的“晚安。”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