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程仲森/张生(暗战)

坚持不懈为老刘水仙增厚度
…………………………………………………
劉華水仙 程仲森/張生
程仲森從一個女孩子那裡買了一個藍寶石,打算送給米蘭,他和米蘭的愛情是典型的來的也快,去的也快,不平等的身份和差異頗大的生活習慣讓他們只能有愛情不能有婚姻,他打算在分手的時候送她一個比較貴重的東西,賣了以後可以讓她後半輩子衣食無憂的那種禮物,可是他忘了,一個連八十四塊一條魚都要死的有尊嚴的人會不會接受一個價值八千萬的寶石,他的禮物理所當然的被退回了。
‘明天下午,有一個慈善拍賣晚宴,你需要參加’阿祖給他安排行程,程仲森點頭表示知道。
第二天阿祖把衣服邀請函都給他送到房間,麻木的穿好衣服,去吃飯,說是慈善晚宴,不過就是一群有錢人出來吃飯的名頭而已,他是這個食物鏈的頂端,有任性的資本。
應付了一群得知他重新恢復單身蜂擁而上的名媛後一個人找了個角落待著,然後身邊坐了一個人,一個很英俊的年輕男人。
‘我可以坐這裡嗎?我剛從香港來這裡,不認識幾個人。’年輕人的臉上有羞澀有靦腆,更多的是一份純真的笑,程仲森毫不猶豫的讓他坐在了自己旁邊,甚至沒有問他的名字。
‘其實,我也剛來英國沒多久,我剛剛失戀,所以想換個地方換換心情。’程仲森對剛剛坐在他身邊的男人說道。
‘是嗎?你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是會失戀的人啊!’男人的笑容很溫柔,哪怕是在說一些諷刺挖苦的話也不會讓人有厭惡感。
‘是人,都會失戀的。’
‘是啊,有些事情無關人的身份總會發生的。’年輕的男人說道,程仲森深以為然。
‘有卡片嗎?以後如果有時間了可以出來一起玩啊。’程仲森打算交一下這個朋友。
‘不好意思,我...我沒有卡片。’男人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你告訴我你號碼好了。’程仲森不在意的說道,拿自己手機準備紀號碼。
‘程先生是吧?你,以前都這麼熱心交朋友嗎?’年輕男人似笑非笑的問到。
‘不是啊,我很久沒有交朋友的衝動了。’
年輕男人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會,突然綻露出一個異常明媚的笑容,然後報出了一個電話號碼‘有什麼事情有疑問的話可以打給我。’說完,對他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走了。
程仲森不明所以的看著人離開,繼續這個無聊的晚會。
晚會同時進行的慈善拍賣大會最後要拍的是程仲森那條藍寶石項鍊,有模特過來跟他要東西,一模口袋才發現,那條一直裝載西裝內袋的項鍊不翼而飛了,突然想起剛才那人的那句話‘有什麼疑問給他打電話。’原來是為了要偷他那條項鍊啊,早說啊,幹嘛要偷呢。
對模特示意了一下稍等,讓阿祖給他送過來一條差不多的項鍊,掛斷阿祖的電話又看到剛才那個號碼,雖然假號碼的機率很大,但還是打了過去,沒想到竟然有人接了。
‘你要項鍊而已,沒必要偷吧?’
‘本來我是可以買的,可是我剛剛把錢都捐了,只好偷了。’
‘這個號碼是我私人號碼,改天一起出來玩啊。’
‘好啊,等你電話’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