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角色同人】老王和饕餮的故事

我就是讲一个单纯的故事,你们从故事里看出些什么我不负责

...................................................

在远古的国度有一个王天师,有一日他抓捕异兽捕到了一只腋生双目的怪物,他为这种怪物取名叫饕餮,他用灵石鲜果,妖魔鬼怪,凡人腐肉喂食饕餮,饕餮渐渐长大了,王天师准备助它开灵窍,运功过半之时,有其他的天师想趁王天师运功不能御敌之际抢夺饕餮,王天师情急之下撤功,虽然退了来犯,可是饕餮的灵智却不全了,它只记得伤它和它最重要之人的是人,其他什么都不记得。

饕餮本是上古灵兽,天赋异禀,因为嫉恨人类变得以人为食,王天师终日奔波天地间阻止饕餮的兽性,可却收效甚微,到了后来,饕餮已经连他都忘了,只知道吃人,王天师看着人间哀鸿遍野,残肢断臂触目皆是,在看着自己从小养大的饕餮,狠心做了一个决定,既然是他惹下的祸,合该他去解决。

时间和空间的禁术只被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饕餮为祸已经惹了众怒,不需要到处求人,就有人愿意施法,将他和饕餮放逐,空间裂缝中,他使尽了浑身解数也只能保证饕餮的性命,至于他自己,已经无暇顾及了。

王天师醒过来的时候在一个石头建造的房子里,他旁边坐着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男孩子,因为他的年纪看上去不会超过二十岁,可是已经一身甲胄,腰间的剑还能闻到血的味道,王天师对这种血的味道很熟悉,因为那是饕餮的血。

“你是我从钩吾山饕餮手里救出来的。”

“饕餮?”王天师有点不确定的问。

然后他听了一个故事,一个两千年前君王荒淫无度上天降下神罚饕餮的故事,听完了他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昏迷了两千年才醒,而原本一直的饕餮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繁衍出成千上万,还有了什么兽王。

“我想去钩吾山看看。”

两个人一匹马,一起出了长城,王天师这才看见了他住的那个石头建造的房子,竟然是一座用石头筑起来的城墙,可是在饕餮的手下,这些城墙恐怕只是形同虚设。

钩吾山谷中心,是黑压压的一片,王天师只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了,再看也没用,两千年过去它造下的杀孽更多了,离开的时候山谷外遇到了一只小饕餮,小到一只手就可以拎起来的样子,年轻的将军举起手中的剑就要上前,王天师阻止了他的动作,而是轻柔的抱起了它,小小的幼崽还不会大声的嘶喊,呜呜丫丫叫几声就把一颗坚硬的脑袋往王天师怀里埋,动作如同曾经一模一样,从袋子里取了原来修炼的所有法宝,喂小饕餮一口一口的吃了,看它恋恋不舍的跑回了钩吾山,这才回了长城。

“我不会把你刚才喂饕餮的事情讲出去,但是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帮助我们抵御饕餮。”

“好。”王天师回答的很干脆,有些事是注定的。

王天师至此在长城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几十年,一直到饕餮再次现世。

年轻的将军已经成了统领长城百万守卫军的殿帅。

“这么多年从来没听你说过你的来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后悔让你一直留在这里。”饕餮攻击的长城后的晚上,邵殿帅拉了王军师喝酒说话,就他们两个人。

王军师看着天边的朦胧月色没说话,其实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灾难是他惹下的,自然该由他去结束。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邵殿帅拍着王军师的肩膀笑道“我也听不懂你说什么,不过命数这种玩意儿,真的说不准的,我一会巡查西箭楼,你去吗?”

王军师深深的看了邵殿帅一眼,“天道之下,命如蝼蚁。”

邵殿帅苦笑出声,一口闷完了剩下的酒说“我走了,以后的一切事宜拜托你照看着林将军了。”

邵殿帅那晚死在了西箭楼,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定数终究大于变数。

饕餮挖通了长城去了汴梁,等他们急匆匆赶过去的时候汴梁已经生灵涂炭了,只有击杀兽王才可以挽救生灵,事情已经到了最后一击的时候,王军师目送那只小饕餮绑满了黑火药去喂食兽王,然后关紧了门,随这英雄去一起击杀为祸苍生的妖兽。

事情并不如预想的那么顺利,因为失手而暴露了位置,这样也说得过去,看到饕餮破门而入的时候王军师想,罢了,这也是定数罢了,将保命的磁石扔了上去,等着他自己的归宿,可是他却并没有被吞入腹中,而是被送到了兽王跟前,王军师苦笑,莫非这些饕餮都已经吃饱了吗?

兽王看见王军师,伸出了爪子将人提起,看了看,扔在了自己背上,然后指挥余下的饕餮将那两人碎尸万段。

王军师感觉眼睛有点酸,轻柔的摸了摸身下泛着金属质感的饕餮,将自己的脑袋慢慢的靠在了他的头上,然后感觉到头下靠着的地方比其他地方较软了一些,脸不会硌的难受,王军师干脆让自己整个人躺在了饕餮的身上,从一点缝隙中看文外面的阳光,然后他看见了那个磁石,再然后是绑着黑火药的箭矢,王军师闭上了双目,等着死亡的来临,不过是瞬间,他被饕餮从身上甩下来,压在了身下,未来得及细想,震耳欲聋的爆炸响起,他在饕餮身躯的保护下毫无损伤,王军师觉得自己蠢的可笑,曾经诸位天师合力都无法杀死的饕餮怎么可能是几个黑火药就能杀了的呢。

只要是动物,腹部都是最柔软的,而他现在就在最柔软的腹部保护之下,手中的灵剑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穿过了饕餮的身躯,这是他从一点点大养大的,他熟悉它的一切,只有想不想杀,没有能不能杀之说。

故事的最后都是留给英雄的,虽然最后人们收敛兽王尸体的时候发现了腹部的一柄寒光逼人的长剑也看见了那个手握长剑的人,却都默契的闭口不言。

“邵殿帅跟我讲过很多次他很后悔带王军师回来。”林将军靠在威廉身上,看着一片狼藉的汴梁城道。

“为什么?”威廉问。

林将军摇头“我也不知道,邵殿帅没说。”

威廉扯了扯嘴角,这是个一听就知道是谎言的谎言,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问,因为他想他应该知道为什么,邵殿帅的房间有一幅画,王军师安稳的睡在兽王的身上。

林将军回想起最后看到王军师也是闭着眼睛安然的躺在兽王的身上,这样也很好了,不是吗?


评论(4)

热度(12)

  1. 愛上你的樣子我唔識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