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候杰/云开

金乌落,将军卸甲
月初升,伶人上妆
灯烛灭,被翻红浪
夜色浓,交颈鸳鸯
登封城破的那天,跟着候杰进城的不是他的娇妻爱女,而是一个叫云开的人。
男人在外行军打仗,有些时候总有需要纾解欲望的时候,军中都是糙老爷们,带家中太太姨娘过来不合适,有些人就会路上买个好看点的女孩子或者男孩子,云开就是候杰养的其中一个男孩子,也是跟他最久的一个男孩子。
云开的本名叫阿福,后来火候到了登台的时候,总不能还叫阿福,师父给改了名字叫云开,一个明明是一个书卷气的名字却偏偏闻到了一丝的风尘味,就像他那个人一样,哪怕正襟危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情色诱惑的感觉,候杰简直爱煞了这种感觉,所以自从上了手,就食髓知味,一直到如今。
当天晚上,为了欢迎候杰,登封城的豪绅们特意请他吃饭看戏,饭局上自然有几个作陪的年轻姑娘们和帅气的小伙子们,云开也随着候杰一起出席了饭局,整个人性质不是很高的样子,候杰喝了两杯酒在被人一奉承,难免有点飘飘然,在看云开这幅样子就不顺心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哭丧着脸是什么意思?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当你是喝多了。”
云开皱眉看着自己面前的酒,为了嗓子他向来不喝太过辛辣的酒等我,他的习惯候杰是知道的,可是候杰今天一看就是喝多了。
“我今天不舒服,不想喝。“云开尽力用温和的语气去说,害怕激怒候杰。
“我再说一遍,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当你喝多了。”
候杰是千军万马杀出来的统帅,他这明显生气了的话一出口,整个饭桌上顿时鸦雀无声,云开的身后已经站了两个候杰的士兵,这是做好了如果云开不喝就灌的准备了。
云开眨了眨眼,猫一样的嘴角微微弯了一下,喉结吞咽了一下,伸出放在桌下一个晚上的手执起了酒杯,对候杰一笑“那我借这杯酒祝司令一往无前,马到功成。”说完,端起酒杯一口饮尽,眉峰微微蹙起,掩嘴轻咳了两声,将杯子朝众人示意了一下,扣在了桌子上,这表示今天不再喝了,候杰看见他这动作笑了笑,手伸到桌子底下捏了捏他的手,被不着痕迹的避开,候杰皱眉,看了云开一眼,云开眼睛低垂没有看他,候杰朝云开身后的二人示意了一下,两个人伸手扶住了云开的肩膀“云开少爷,那边有厢房,您累了可以去休息一会。”
云开面色惨白的顺着那力道起身,看到在座众人无不打量的神色后,脚步虚浮的由人掺了出去,到像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一样。
人走了后,候杰也没心思吃饭了,一群人干脆把酒菜都撤了下去,换了茶上来,一楼也摆开了戏班子吱吱呀呀的唱起来,候杰时不时的往身后看看,副官低头走了出去,不一会,云开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推门进来,在座的众人顿时漏出了经验的眼神,在看看一边缩着的本来准备送给候杰的人,纷纷摇头,候杰有了这样的人物,哪里还会看上别的人。
云开慢慢走到候杰身边,低头轻轻的唤了一声“司令”
候杰朝着旁边努嘴“坐”
云开安静的坐下,看戏,直到戏散,一句话都没说过。
散场后有不甘心的人还准备把自己带过来的人往候杰身上推,候杰早已经带着云开上了车,走远了。
三天后大军正式进登封城,候杰的妻子和女儿被护卫在最中央的位置,却看不到云开的身影。
再后来,候杰被他的部下曹蛮背叛,老婆被抓了,女儿死了,他自己也生死不明,可还是没人见过云开,再后来,听说候杰死在了少林寺,然后有人见有个长的极好看的男人在挖被炮弹炸成废墟的少林寺,后来他挖到了一具好像是尸体的东西小心翼翼的带走了。
世道再乱,人们总是要听戏的,云开是大角儿,想要糊口总是没问题的,糊一个人的口没问题,两个人的口自然也不是问题。





评论(3)

热度(8)

  1. 愛上你的樣子我唔識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