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小玄子X元寿 1

一个皇上保重里面的弘历跑到了鹿鼎记小玄子面前的故事,大概短篇完不了,不过肯定不会太长

..............................................

康熙八年,外有三藩作乱,内有权臣把持朝政,年仅十六岁的帝王郁郁不得志,只得日日在布库房发泄心中苦闷,认识了不知晓帝王身份的内侍小桂子,二人年纪相近,不出几日便成了为知己朋友。

这日,康熙下了朝乾清宫龙案之上的奏折全部都是鳌拜看过后给他呈上来的,无一例外全都是请安折子,年前同为辅政大臣的苏克萨哈上了折子参奏鳌拜,被鳌拜得知后竟然找了莫须有的罪名将苏克萨哈一家老小,杀的杀流的流,至此以后他的御案之上更是没有正事的折子了,不高兴到了极致的康熙换了一身内监的衣服去了布库房。

还未到和小桂子约好的时间,干脆一个人对着布库房的假人摔了一顿,精疲力竭后躺在软垫上不愿起身,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人,康熙只以为是小桂子也没有起身,只是过了好一会也没听到有人开口说话,忍不住坐起了身子想看看进来的是什么人,莫非这宫内还有不认识他的人?

只是他还未开口,进来那人却开口了“你这奴才胆子倒是不小,一个人在这布库房中做什么?”

来人穿一身宝蓝色开四岔长袍,腰间行服带是宝蓝色上嵌了几丝朱红色,再看辫子后面的络子,也是红色的,想来是个没进过宫的宗室小辈,也就没理。

“你这人倒也有趣,见了主子不知道行礼也就罢了,竟然还在这里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来人继续道。

康熙懒得理他,又不想听话聒噪,耐着性子问了句“你是哪里的主子,我在宫中也算时日久了,还未见过你。”

被问的人正是弘历,他原本是打算偷悄悄的一个人溜出宫的,哪里想到半路遇到了弘昼那个臭小子,看他穿了常服,竟然直接射了一箭过来,他虽然躲闪过了箭头,却不知为何晕了过去,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爷懒得与你计较,你们五爷在哪里?怎的,他既然敢对着哥哥的脑袋射箭,害怕我找他吗?”弘历懒得搭理这奴才的问话,难不成还要让他和一个不认识他的奴才详细的解释他是四阿哥?这也太没面子了。

“五爷?”康熙想了想,还是没想出来能被称得上五爷的人,难道是五弟常宁?想来可能是五弟调皮拿了箭射这人,这人家里恼了还宫里告状来了,想到此处康熙苦笑,他们现在竟然连一个宗室都能骑到头上来了吗。

“若是五爷招惹了你,你自去慈宁宫找老祖宗说理去,来布库房作甚。”康熙没好气的说道。

“老祖宗?”弘历皱眉重复了一句“什么老祖宗?”

“混账,太皇太后启是你能妄言。”当下便对外面大声喊道“来人。”然而喊了半天却没人进来,弘历察觉不对,说“外面没人我才进来的。”

康熙气结,是了,是他为了让小桂子进来的方便把跟着的人都撤了。

“你也别生气了,我刚才不过是与你玩笑罢了,你可千万别往出说,若不然我阿玛一定会将我碎尸万段的。”弘历打了主意从这人嘴里套话。

康熙哼了一声没说话,弘历又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从未见过你,莫非你也是哪位王爷的庶子?”

康熙被这混账玩意儿气的牙痒痒,是啊,可不就是庶子吗,不过不是王爷的庶子,是皇上的庶子,很不巧,现在还做了皇帝,不过听他这话,他是某位王爷的庶子?哼,真是好够胆,竟然糊弄起朕来了。

“不知你是哪位王爷的阿哥啊?”康熙挑了眉问弘历,特意着重了王爷二字,弘历无端的心虚了一阵,“你先说你是哪位王爷的阿哥,我再说我。”他得先弄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啊?这太皇太后都出来了,往前了说,只有圣祖时期才有太皇太后啊?可是他怎么可能跑到圣祖时期来了,而且就算是圣祖时期了,可这会儿是圣祖多会儿啊~

“哼~”康熙冷哼了一声“巧了,本朝一位王爷也没有,我劝你还是将你从何而来交代清楚比较好,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一位王爷也没有?弘历苦思了一会儿,那便只有圣祖早年间了,圣祖十年,世祖五子常宁敕封和硕恭亲王,现下只能是十年以前了,那眼前之人?弘历一个腿软,差点直接跪到地上去,此人,不会就是自己曾经见过的皇玛法吧?弘历想了想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位皇玛法,腿肚子不自觉的抽起了筋,一时间疼的面容扭曲,却不敢表露分毫,他这位皇玛法最是重规矩,适才肯定已经惹了他不高兴,若是此时在闹幺蛾子,被老爷子生气之下,直接拉出去砍了就不好玩儿了。

“怎么,还没想好要不要交代?”康熙问道。

弘历为难的看了还没自己大的皇玛法一眼,他要怎么说,难道说皇玛法,我是您的孙子啊,我皇阿玛出宫避暑去了,我自己偷跑出宫玩,被五弟弘昼一箭给射过来了?都不用想,说完以后肯定下场凄惨。

“奴才万死,请皇...皇上恕罪。”弘历豁出去了一般跪倒了地上。

康熙哼哼了一声,让他继续说,弘历绞尽脑汁的编自己的来历,康熙干脆起身去了椅子上了,端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听弘历编瞎话。

弘历还没想好自己的身份,门口又风风火火进来一人,大声喊着“小玄子。”

弘历只觉得眼前一黑,默念一声“罪过罪过。”竟然敢为圣祖取这名儿,想来活不了多久了,哪里想到康熙竟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踢了他一脚,示意他站起来,弘历赶紧爬起来,去看新进来的那位,内侍的衣服,模样长的还算清秀,可是这言行也太过于无状了吧,竟让当着皇帝的面说什么乌龟儿子王八蛋,弘历听的目瞪口呆,但是不得不说他觉得这么说话实在好玩儿极了。

“小桂子,我今日还有事,就不和你玩了,明天我再过来。”说完对着弘历做了个眼神,让他跟自己走,弘历脑子里一直回想着这个小桂子,莫非是传闻中那个及得圣祖宠爱的韦爵爷?一路走走停停到了乾清宫西暖阁,康熙由人伺候这换了一身常服,端坐在炕上,从炕桌上拿了本书看,也不理还在绞尽脑汁想自己从哪来的弘历。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