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生贺】king哥X华dee

#祝Andy老师927生日快乐#

#祝Andy老师818生日快乐#

……………………………………………………


King是一个经营着小赌场的老板,华dee是罩着他场子的小混混,两个人白天在场子里面,晚上关了门就一起手牵手回到一处,他们两个除了是老板和看场子的关系以外,还是情人。

某日,两个人手拉着手回家的时候,突然被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给堵住了,华dee最初以为是来找他的,当他被king拉到了身后去才知道这些人是来找king的。

“King哥,这才几年没见,怎么抛弃了你的那些莺莺燕燕,开始养起小白脸来了?”

华dee听到来人这么说。

King压着自己的怒气翻了一个眼神看着来人说道:“我已经不管那些事了,你们别找我了。”

说完他拽着华dee就走了,那些人倒是也没有拦着他们,两个人一路回到了家里面,然后king就开始收拾东西,不仅仅是他的,还有华dee的。

“你这是做什么?”

华dee拉着king的手让他停止了动作,他现在需要的是解释,他需要知道为什么在一起三年的爱人了,竟然对方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这种被隐瞒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导致他无法安静下来。

King深吸了一口气,反抓住华dee的手,说话的时候带着哄孩子一般的安慰语气,“这些你先别问了,先跟我走,等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全部都告诉你的。”

“去他妈的有机会。”

华dee直接把king的手甩飞了出去,他以前觉得king一直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是因为他本性如此,可是现在看来,分明就是拿了自己当孩子哄骗。

华dee愤怒之下离开了king,一个人跑到了外面去,king想拦他来着,可是华dee跑的太快,他没有赶得上。

第二天king到了自己的那个小赌场,就收到了快递,里面装的是一件衣服,华dee的衣服,上面有血迹,他闻了闻,不是人血,king冷笑了一声,心道:这些人倒是好算计,知道真的伤了人肯定会惹怒他,就弄了一些假血上来,既然气到了威胁自己的作用,还没有恨得伤到人。

快递里面除了衣服,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串数字,拿了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声音有点陌生,“King哥,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啊,上次我手下去请你,竟然连句话都没让人捎回来就直接走了。”

King从电话里面能听到华dee支支吾吾的声音,应该是被人堵着嘴的,而且他现在一定很激动,因为他竟然让别人威胁到了自己,这应该是他不能接受的,想到那个卷头发的少年气呼呼的样子,king带上了一抹甜蜜的笑,不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个卷头发的少年受伤,因此他上了一条堵船,和一个叫省镜的人合作,帮助他毒杀他的大佬马交文。

作为合作的好处,他见到了华dee,应该时候没有受苦的,脸上身上都没有明显的伤痕,不过人应该是被气的不轻,看见他以后也是气呼呼的,鼓着脸不肯看他。

King揉了揉他的一头卷发,把原本就有点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一些,同他说道:“我明天会和马交文打一把牌,到时候,他们的注意力肯定都在牌局上,对你的看管会放松,你到时候找时机逃出去,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华dee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他:“那你呢?你怎么走?你要是真的杀了马交文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King神秘的朝他笑了笑,附耳道:“我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那些吃里扒外背叛自己老大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帮省镜呢。”

“你是想……”华dee听到了他的话以后顿时惊呼了出来,然后被king一把捂住了嘴巴,“禁声,这里不是自己家,什么话都能往外说。”

华dee点了点头,king松开了捂着他的嘴,手心故意在华dee柔软的嘴唇上蹭了几下,不过华dee这会儿正激动,并没有注意到。

“你想和马交文合作,摆省镜一道?”华dee放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

King朝他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迷的华dee有点神志不清,也忘了问他到底要怎么做,king就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一切的计划全部都在king的计划下走着,也听到了自己上来后买通的一个省镜的手下知道了华dee已经离开了堵船,所以哪怕在省镜死了以后,自己被马交文用枪指着头也非常的淡定,大不了就是自己的一条命,跑江湖的,每一个人的命是值钱的。

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华dee竟然会闯进来,手上还带着枪,直直的指着马交文,让他放了自己。

King震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直都是稳操胜券的样子终于有了一丝裂痕,或许是这丝裂痕取悦了马交文,他让两个人做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选择,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下船,问他们两个人谁活着。

King是下意识的就像让华dee下船去,只是却听华dee说道:“我们两个今天要是都不能下船,你也得陪着我们一起死。”

马交文似乎非常的喜欢华dee,在他说出了这句话以后,竟然开心的鼓起了掌,king默不作声的移动了一下脚步,想挡在华dee的身前,只是这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枪,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然后他就听到马交文说:“给你们两个五分钟的时间,要是能跑出去,我就放了你们,要是跑不出去,我就全杀了你们。”

King和华dee看了一眼,然后华dee直接扔了手里的枪,拉着king跑到了门外边去,两个人操了近道直接跳下了水。

“文哥,那两个人跳水跑了。”有手下回到船舱像马交文通知king和华dee的下落,就见马交文手里拿着华dee刚才拿着的枪,朝着他开了一枪。

手下差点被吓的尿了裤子,然后才感觉到自己脸上被滋了一脸水,这竟然是一把仿真的水枪。

此时的大海里,king频频回首看着身后的赌船问华dee:“你的枪就那么扔穿上了?”

华dee转头看他,脸上带着点得意洋洋的神色,嘴角都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说道:“那样的枪我还有很多,你要是想要,等回去我送你几把。”

于是king懂了,那肯定是一把假枪,只是,拿着一把假枪就敢闯进去就自己,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勇猛。

“你别用那副眼神看我,我是给你看场子的,怎么能把你放在危险的地方不管呢?”说这话的时候华dee耳朵尖红红的,king瞧着开心,却没有再打趣华dee,这里还是在公海呢,要游回香港……他还是省点力气慢慢游吧!

抬头看一眼一望无际的大海,king自暴自弃的想,还不如干脆让马交文打死算了。

华dee可能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说了一句,“别担心,我找了船来救我们,只要游出马交文堵船的视线就可以了。”

king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庞大的堵船,游出它的视线……他觉得可能还是游回去被一枪打死舒服一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