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生贺】庄士敦X何家彤

卡着9:27来一个

本文又名庄士敦的饲养方法

…………………………………………


大家都知道的,庄sir可能是觉得他前半生还没有足够的享受人生美好时光,就瞎了,所以后半生一直将自己的一半精力放在吃上面。

吃泡面,必须得煎太阳蛋,这也就罢了,吃白粥必须得黑松露这就很过分了,毕竟除了他意外,何家彤没有见过第二个人竟然把黑松露当成咸菜干,用来就粥吃。

不过庄sir虽然能吃,但是也能挣,他一年破获案子拿的悬红比何家彤的工资外加福利还要高出一倍由余,况且,他也只是爱吃了一点,其他方面要求不是很高。

何家彤昨天晚上临时收到出警的命令,只来得及给庄士敦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自己解决晚饭,就跑到了现场去,一直忙活到将近十二点才回家。

把车停到车库的时候就看见家里的灯亮着,何家彤心里暖了一下,这种不管多晚回家回家,家里都有人等的感觉真的非常感动人。

几乎是眼含热泪的推门进了家,就看见庄sir憋着嘴坐在椅子上,那个椅子被他放置的位置十分的完美,就在一进门的地方,恰恰好离着门有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既然能让何家彤一进门就被他吓一跳,又不至于被门给撞到。

何家彤打量了他好几眼,确定没有被磕碰到的地方,才松了口气,笑着问他:“庄sir,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啊?是在等我吗?”

虽然庄士敦憋着嘴看上去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是何家彤并没有当一回事,这人平时闲着没事干的就喜欢折腾自己的身体,有时候想把手指头掰到手背上去,有时候想把脚丫子赛到屁股底下去,有时候就喜欢玩自己的嘴唇,一会儿做成可怜巴巴的样子,一会儿又做成可爱的样子。

听了何家彤的话,庄sir把自己的嘴瘪的更厉害了一点,努力的做出,我很委屈,需要安慰的模样。

于是何家彤也明白了,这是真的委屈了,而不是在自己玩。

“怎么了?庄sir,是不是今天出去办案子不顺利?”何家彤哄孩子一样哄道,顺道把人拽起来,另一只手把椅子拉回了原位去。

知道何家彤知道了自己的委屈,庄sir满意的收回了自己憋着的嘴,指控道:“为什么不回来做饭?”

何家彤一愣,“我给你打电话了,今晚出警不能回来做饭了。”

“我没听到。”庄sir的耳朵尖有点红,不过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何家彤看到以后翻了个白眼,知道这人不是懒得出去吃,就是自己简单弄的那几下不合胃口。

认命的把包包放到茶几上,耐着性子问那个这会儿突然低龄的人:“那您现在想吃什么啊?煮个面好吗?”

庄sir没有说话,不过看他挑起的眉毛,扬起的嘴角,不停晃动的脑袋,都能看出来,应该是非常满意这个提议的。

“吃面,一定要加煎蛋,最好是太阳蛋,要两个,还要……”庄sir还在絮絮叨叨的讲述他的要求,何家彤已经到厨房了,烧了一锅水,等锅开的时间,开始找庄sir要吃的其他东西。

听到厨房传来“滋……”的响声,庄sir眉毛挑的更高了一分,还在不停的跃动,好像跳舞一样。

何家彤端着弄好的东西出来,看他这个样子,原本的一点小不爽也完全消失了。

这个庄sir虽然爱吃了点,但是他还知道吃完以后把碗洗了呢,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要给美美的吃一顿就好了,说起来,真的很好养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