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生贺】king哥X化骨龙


阿king在江湖上有个花名,叫赌侠,可他这个赌侠的名号和陈小刀没有半点关系,陈小刀赌侠的名号叫响了全世界,他这个赌侠的名号,连香港都没有出去,大家提起他顶多说一句,老正王阿king,没人会喊赌侠,除此之外,赌侠陈小刀是赌神高进亲手教出来的徒弟,而他这一手赌技,全是自己在小赌场里面输的多了自己琢磨出来的。

他这样的一个人和陈小刀比,简直没有一样能比得过,除了他的徒弟。

“师父啊,今天我请你去吃免费的大餐好不好?”化骨龙接了一个电话,笑的一脸猥琐同king讲到,king曾经试图和他讲过许多次,笑的时候,眼睛不要朝上看,肩膀不送怂起来,这个样子真的很猥琐,可一次次的被化骨龙反驳,“师父你那么高,我不眼睛朝上看你,看不到你啊!”他也只能就此作罢,其实这样也挺好,最起码他埋在猥琐外表下的好,只有自己能看到。

所谓免费的大餐,在和化骨龙住在一起的时间里,king也知道了是什么,就是别人家结婚,他们去装一个报纸当成红包送出去,如果运气好,还能在赌档上赢一把,如果运气不好,被主人家发现了,他再拿钱出来,说这只是一个玩笑。

“怎么,这次又准备空手套白狼?”king笑着问化骨龙,这个词是他最近才学会用的,每次化骨龙这么开心的时候,就是他们又有空手套白狼的机会了。

这次结婚的人听说以前是一个警察,但是后来办案的时候眼睛瞎了,然后一直以吃警方的悬红过活,他的妻子是以为警察,听说家里很有钱,两个人的结识是因为破案,后来妻子一直照顾着丈夫,可能慢慢产生了感情,然后就决定在一起了。

King和化骨龙进去的时候,穿着得体的新郎和新娘正在门口迎宾,新娘很美,新郎很帅,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只不过那个新郎笑的时候……竟然和化骨龙有异曲同工之妙,king恶寒的抖了抖肩膀,听说新郎以前是神探,今天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给红包的时候,king偷悄悄把化骨龙的红包换成了现金,教到新人手里的时候,新郎摸了一下,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可能是因为大喜的日子,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他们走了以后,不知道在那边和新娘说什么,可能是在编排他们,king笑了笑,这个新郎,也挺可爱的。

每个红事几乎都会有赌档,这似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就连这前警察和现警察的婚宴上也不例外,king站在旁边看了几把,倒是难得不管是庄家还是玩家,竟然都没有出千的,这就让他为了难,他的职业道德是坑那些老千,老老实实玩的人,他去坑,似乎有点不合适。

可是化骨龙却不管这些,看见桌面上的钱多,已经拿了自己的积蓄去压了,然后就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他,king无奈,只好过去,没有耍大花招,只是应了庄家一百块。

“搞什么啊,师父,才赢一百块。”化骨龙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牌,不相信他师父出手竟然会只赢这么一点钱。

“兄弟,打牌哪里有你想赢多少就多少的,除非你出千。”庄家是一个穿着皮衣叼着雪茄的男人,看两个人的神色带着审视,这个神色让king看着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是他们这种捞偏门的人碰见警察的时候才会有的。

“不好意思,他喝多了,我们马上离开。”king拉着化骨龙离开了那里。

可是他这个态度反倒是让司徒法宝起了疑惑,朝两人走了过来,“两位请等一下,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件。”

化骨龙一听这话就要爆炸,被king死死的按住了,正发愁怎么平息这事,就听见新娘竟然小跑着跑了过来,对庄家说道:“司徒sir不好意思啊,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你真的认识这两个人吗?我看他们两个像是搭档,专门过来出千骗钱的。”司徒法宝看着king和化骨龙说道。

“司徒sir您真的是说笑了,他们两个不是搭档,他们两个是……是情侣,今天是过来参加我和庄sir婚宴的。”

情侣这两个人可算是着实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包括king和化骨龙,化骨龙是真的被吓到了,king是在奇怪,莫非自己的感情就隐藏的这么浅?能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看破?

“你说他们是情侣他们就是啊?”司徒法宝今天的火气似乎格外大,而且有点要挑刺新娘的意思,king还没有仔细去想这其中的条条道道,就听见新郎开口了。

“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情侣还不简单,亲一下不就行了?”这个说话的人似乎很不屑困扰一群的这个问题,因此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透露着一种,这事怎么简单,为什么你们一群凡人就是看不透的高高在上鄙视众生感。

这会儿几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锁定在了king和化骨龙的身上,等着看他们接吻。

接吻这个事情算简单吗?应该是算吧!所以他们很容易的接吻完毕,看他们的人顿时轰然而去,那个司徒sir也继续去主持他的赌局了,只要化骨龙,红着一张脸问king。

“师父,我拖累你了,要不然你也不用亲我了。”

King笑了笑,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徒弟,他大概不知道,如果这种拖累能多来几次的话,他会更加乐意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