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洛吾】持靓行凶

众所周知,吾先生除了是一位影视歌三栖巨星,还是一位老板,虽然法人不是他,但公司关于影视方面的投资还是得过问这位老板,倒不是因为那位和他一起闯荡了几十年的老友法人做不了主,而是吾先生对影视投资有近乎苛刻的要求。

最近,他又盯上了一个剧本,为了前期的准备,虽然人还在香港,但是足有一旬时间没有回雷洛位于半山的别墅。

雷洛今天难得不用加班,在西点屋买了吾先生爱吃的蛋糕,又打包了他最爱的茶走,到了吾先生的豪宅,他以为吾先生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是他的缘故,所以特意带了东西过来赔罪,顺便把人带回家的。

猪油仔看着雷洛轻快的迈着步伐,提着他特意买的东西进了吾先生大屋,挠着自己的双下巴苦恼的自言自语:“吾生近日一直在公司开会,大半夜才会回家,他现在过去做什么?”

他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明白,雷洛已经黑沉着一张脸从吾先生的大屋出来了,手里的东西直接被他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面。

猪油仔被他的怒意弄得浑身肥肉抖了两抖,因为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好像没有把吾生最近的动向告诉洛哥。

雷洛上车后狠狠的关上了车门,力度大到纵使猪油仔坐在车里镇压,车身都摇晃了几下。

“阿吾在哪里?”

“……应该是在公司吧!吾生公司最近投资了一个新电影,今天约了全部演员开会。”

“去他公司。”

猪油仔不敢多话,开了车把雷洛送到吾先生的公司,两个人畅行无阻的到了吾先生的会议室外面,尚未进门就能闻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奶甜味,这个味道两个人都熟悉的,那属于吾先生亲自烤出来的蛋糕味道。

会议室里面的吾先生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话,是国语,吾先生讲国语的时候讲究一个字正腔圆,但因为地域的限制和没有系统的学过,他的字正腔圆听在别人的耳中,只是傻的可爱,因为如此,他说话的时候一般很慢,因为要想一下怎么用自己掌握的词汇把一句话完美的表达出来,除非遇到他最爱的电影。

是啊!他最爱的电影,只有和人说电影的时候,他的语速会变的飞快。

雷洛扯了一脸的苦笑,对猪油仔道:“我们去他办公室等吧!”

这个会一直持续到了夜里八点半,紧接着就是公司安排的聚餐,吾先生原本是准备直接走的,出了会议室的门被助手告知,有人在他办公室等他,已经待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吾先生问是什么人,助手为难的看他,一副不好说的样子,吾先生怀着好奇心到了自己办公室,看见了办公室里面的人。

吾先生曾经问过雷洛,问他为什么等人的时候总是翘着一条二郎腿什么都不做,如果是他的话,如果见的是陌生人,自然会做出一副得体的样子,安坐在那里等人,可如果熟了,他比较喜欢摊在沙发上,如果手跟前能样一个果盘,里面的水果全部切成一口一个的小块,那就是天下至美的事情了。

他以前问这话的时,对雷洛的这种做法,评价只得八个字:古老,板正,不知变通。

可是今天,他突然明白了雷洛为什么等人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我现在正在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等你”的样子,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他这种待遇,从而产生愧疚的心理对他有求必应,似乎也是不出所料的事情了。

吾先生那天自然没有出席公司的聚餐,他吃的不多,也不喝酒,每次出去聚餐也都是类似于吉祥物的存在,远远不如陪着雷洛。

“吃饭了没?我请你吃饭,菠萝油,鸳鸯奶茶?”

吾先生没有问雷洛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没有叫他,雷洛也没有主动提起,只是笑着对他说:“好!”

他们两个人出去,自然不需要猪油仔开车了,他把车钥匙给了雷洛,看见两位大佬手拉手出去约会,翻了翻自己的兜,翻出来一枚五块的硬币。

“嗯……搭巴士回家,应该够了!”

两个人吃过了晚饭回了雷洛的别墅,雷洛切了一盘子水果放到吾先生的面前,听他一边吃水果一边说话,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眼前这个人最怕老鼠,可他大概不知道,他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喜欢塞一嘴,嘴巴不停的动着,脸颊塞的鼓鼓囊囊的,和一种名为仓鼠的鼠类吃东西的模样一模一样。

“你不知道老板多扣,要他花一块钱就像要他妈他爸一样,要他多掏十块钱,好像把他儿子也要了。”

雷洛不言不语听着吾先生絮叨,之前是他说错了,吾先生在不说电影的时候有时候也挺爱说话的,那就是在他面前吐槽工作,吐槽同组的演员,吐槽颁奖典礼的不公平公正,这种时候他的语气不像是面对电影的狂热,而是平平淡淡的,把小抱怨全部讲出来,又好像是想求他的安慰,又好像是小孩子跟大人抱怨今天在学校被谁谁谁欺负了,要他去帮他报仇。

思及到此,雷洛伸手,捏了捏吾先生的耳垂,厚厚的圆润的耳垂,雷洛曾经花了大价钱请人为吾先生算吉凶,避祸灾,那个眼盲的老先生在吾先生的脸上乱摸了一通,说这是有福之相,一句话,让雷洛封了一个六位数的红封给他。

恰逢那段时间吾先生电影投资失利,得知他竟然因为一句话送了六位数出去,恨不得上去使劲摇晃他的脑袋,看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如果要钱的话,我可以……”

余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吾先生捂住了他的嘴。

“阿洛,这是工作,和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如果你掏出这么一笔钱,你觉廉署会不查你吗?”

雷洛浅浅一笑,顺势在捂着自己嘴巴的掌心上啄了一下,吾先生红着耳垂缩回了手。

“我并非是要自己出钱,只是想给你出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

“那些电影投资商,你如果愿意对他们笑上一笑,恐怕你要多少钱他们都愿意给,你若是愿意陪他们吃上一顿饭,恐怕把命给你都是可以的。”

吾先生失笑,斜睨他一眼,嗔道:“我又不是卖笑的,就算是卖笑的,也不卖给他们!”

就这一眼,眉梢眼角,无处不是风情万种,宽肩窄腰,随身写满了诱惑。

雷洛忍不住坐进了一点,伸手揽上了吾先生的腰,带着情色口吻暧昧问道:“那你要卖给谁,嗯?”

可惜他这故作的暧昧没有得到吾先生的回应,他原本是动情的同样揽住他腰的,只可惜刚刚揽上,马上松开,站了起来,看着那一碟子被他快吃完的水果,犹如天塌地陷一般。

“怎……怎么了?”雷洛难得有一丝的困惑。

“你……你……你怎么又瘦了?”

“……”

“我没瘦,大概是你胖了吧!”

“……那你还给我吃这么多水果,你还给我买蛋糕,买奶茶。”

雷洛顿了顿,尝试道:“其实你没胖,是我又瘦了,近日警察部又在搞培训,警队高层也得受训,所以才会又瘦了一点。”

吾先生保持怀疑态度,他觉得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找一个软尺,然后量一下自己的腰围是不是又粗了。

吾先生说到就做,立刻跑衣帽间拿了一条软尺过来,自己看着不方便,干脆把软尺交给雷洛,自己把裤子往下拽了拽,上衣往上扯了扯,露出一截腰腹,让他给自己量腰围,雷洛在软尺和吾先生那一截细腰之间做了一番抉择,然后果断的放下了软尺,把人拦腰抱起,抱到了卧室去。

比谁的腰更细,没有什么比两个人完全贴合在一起比更直观的办法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