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左手/洪仁就】背德

兄弟之间可以为彼此做到什么程度?

左手为洪仁就毁了一只手,洪仁就说为了左手他可以不要命。

不要命这种话不是说一说而已,他在得知左手要杀他的时候,还会一个人去赴左手的约,如果他能成功的劝好他,那就两个人还是好兄弟,如果不能,也还是好兄弟,只不过一个死了,一个活着而已。

可是他没有想到,左手要的不仅仅是他的命,还有他的人。

事情似乎在左手说出那个被他送给泰国人的女友时,就已经出现了变数,他无论如何想不到,左手会说出,“又不是你,有什么不能送。”这种话。

洪仁就用他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一直盯着左手看,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玩笑的意味,可惜,没有。

“呵……”洪仁就哂笑,希望能用这种态度将这句话忽略过去。

可他忘了左手是什么样的性子,他既然说出了口,又怎么会轻易的罢休呢?

“怎么?你不信啊?那三个废柴一直想杀你,我什么时候把你送出去了?”左手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洪仁就,就像是初生的小兽在瞪着自己的长辈,看起来是凶巴巴的,可外强中干的样子,只会让人觉得可爱,可怜。

“不是,我只是,有点意外。”

洪仁就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可以毫无忌惮的说出,“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杀我,只有你”,但是他永远也无法说出,“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睡我,只有你”这种话。

“看你这样子,好像不信啊?要不要我做给你看啊?”左手还是那副样子,只不过外强中干的越发明显,他是紧张的,也是害怕的,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会害怕他说出这句话后,洪仁就的反应。

洪仁就突然有点泄气,他为了让左手明白什么叫兄弟可以去死,为什么不可以豁出去这幅躯体呢?

在左手的视线下,洪仁就慢慢的松懈下来了自己的身体,其实他自从进来一直表现的都非常闲适,只是刚才左手说出那话以后,又开始绷紧了,而现在又松懈下来的姿态,外加他打开自己双臂的动作,无疑是一种暗示。

如果左手连这个意思都不懂,他就真的白跟了洪仁就这么多年了。



上车请注意 有紧急刹车



扶着洪仁就靠着墙柱子站好了,左手给他把西装外套和大衣全都穿好了,又扶着人慢慢走出了餐厅,对等在门口的人说:“就哥身体不舒服,我先送他回去。”

这两位大佬关系好,下面的人都知道,也没有多问,看着洪仁就被左手扶上了他的车,慢慢的朝左手家的方向驶去。

左手看了一眼因为疼痛,这会儿还一直捂着腹部的洪仁就,他的就哥身份高贵,怎么能在那样的地方占有他呢?怎么也应该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让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拿他当爱人,而不是当老大。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