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杰蛮杰】飞蛾扑火

我是真的爱司令啊,司令太苏了,苏断腿的那种啊啊啊啊啊

………………………………

你有没有见过扑火的飞蛾?

看见一束光,就扑过去,不顾自己的性命,最后死在火里,化为灰烬。

曹蛮觉得他就是扑火的飞蛾,侯杰,就是要他命的火。

他被侯杰收留的时候,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爹娘在战乱中被流弹打死了,他一个人也活不下去,原本是在身上藏了一块石头准备把那个强占了他们县城的孙大帅打死的,可惜他还没有把石头掏出来,已经被抓住了。

“模样长的倒是标致,就是性子野了点,挑了手筋脚筋养着吧,等以后能伺候人了,在带出来了。”

曹蛮听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好的意思,他拼了命撞倒了抓着他的人,跑了出去,遇到了侯杰,被他所救,也因此搭上了自己的一生。

侯杰不同于曹蛮,他是先生的富贵人,家里是做大生意的,出去留过洋,回家后战乱频频,他领着家里的私兵一路打了出来,现如今也拉起了几千人的队伍,成了远近闻名的候司令。

他们初见的时候,曹蛮因为跑的太快,摔倒了侯杰的马前,惊了他的马,他当时的副官直接掏了枪,要枪毙他,侯杰阻止了副官的动作,用他特有的那种哪怕说着要你命的话还能察觉到他的深情的声音说道:“人家只是摔倒无意中惊了马,你就动枪,没礼貌。”

这话虽然是责怪的意思,可是却透露着一股嫡系的亲昵,只是当时的曹蛮听不懂,他觉得这个人可真是个好人,他也挎着枪,也骑着高头大马,可是他和那些杀了他爹娘的人不一样,因为他除了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很好听,他的笑也特别的好看。

那一年侯杰二十四岁,曹蛮才八岁,就那一句话,一个笑容,就让他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侯杰的势力越来越大,曹蛮也越来越大,直到他十四岁的那年,侯杰提拔他做了自己的副官,而他之前的那个副官,再一次战役中伤了腿,侯杰给了他金子,让他回家去了,临走的时候,那个副官用怪异外加嫉妒的眼神看着曹蛮,曹蛮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直到他上任的第一天,晚上接到了伺候侯杰沐浴的命令,十四岁的少年似乎大概明白了那人走之前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他不害怕侯杰,不管侯杰是要他的命,还是要他的身子,他都乐意奉上,而且,他爱慕着侯杰,这个事情大概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那一个晚上很顺利,曹蛮很自觉,虽然他的年纪还小,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但是这幅少年的躯体,恰恰比成年的身体多了几分柔软,让侯杰愈加贪恋了几分,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面,竟然除了曹蛮以外,一直都没有找其他人,直到,他家里给他送来了从小定亲的妻子。

侯杰大概不知道,曹蛮再给他操持婚礼的时候,身上的枪都是上膛的,就等着一个机会,杀了侯杰,杀了他的那个妻子,然后再自杀,可是他看着侯杰脸上由心而发的笑容,那把上了膛的枪一直到他们的孩子出生,都没有打出去。

自那以后,侯杰再也没有找过他,而他也从原来称呼的“司令”变成了“大哥”,这是所有兄弟们都在叫他的称呼,而侯杰也就真的拿他当兄弟,给他钱,权,女人,可是唯独没有他想要的那一份,曾经属于他,但是现在属于那个女人和她孩子的感情。

曹蛮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就这样吧,只要侯杰开心,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可是不能,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能委曲求全的性子,若不然当初也不会藏了一块石头就要去杀大帅,他每日看着侯杰和他妻子的相处,简直恨不得把人抢过来,扒光了他的衣服,一边操他,一边问他,“侯杰,你究竟有没有心?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也曾经是你的枕边人?”

侯杰敏锐的察觉到他的视线,微微敛了眉,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危险,这个人,似乎已经留不得了!

“怎么了?”他的妻子看出他神色不对,温柔的问道。

“没事,看到曹蛮了,不知道是不是找我有事!”侯杰回道。

“我听说那孩子八九岁就跟着你了,怎么一直不觉得你和他亲近啊?”

侯杰被问了愣了一下,脑中莫名的闪现了一些曾经香烟的场景,遂抿唇一笑,道:“那孩子天性有点孤僻,没什么事的。”

实则因为刚才妻子的话,让他心里产生了动摇,毕竟是跟过自己的人,能留的话,还是多留几年吧!

只是他不曾想,这一留,就给自己留了一个家破人亡的祸害。

侯杰在少林寺醒过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一把那群僧人不知道用来做什么刀,曹蛮……如果让他死的太过于舒服,他都对不起惨死的女儿,只是不曾想,出师未捷身先死,竟然被一个烧火僧挖的陷阱给困住了,也因此看到了那张通缉令。

侯杰眯了眼睛,曹蛮竟然知道他没死?这样的话,事情似乎也需要重新计算了。

曹蛮的确是不相信侯杰已经死了,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死的这么轻易呢?他就算是已经死了,想到自己竟然被曾经的枕边人背叛,大概也得气的从鬼门关回来,找自己报仇,所以他每天大开着自己的府门,等着侯杰上门。

他现在已经非常懂事了,知道当初那个孙大帅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挑了手筋脚筋关起来?这个法子挺适合用在自己那个好大哥身上的。

侯杰的确是在少林寺卧薪尝胆想方设法要回去杀曹蛮报仇的,可是他碰到了一个人,宋虎的儿子,宋文轩。

那是一个在记忆中非常腼腆的孩子,远不如胜男活泼可爱,可是那个孩子,此时此刻却抓着一把刀,面目狰狞的要杀他,侯杰不怀疑,如果没有那把刀,宋文轩也会扑上来,用他的拳脚,他的牙齿,将自己撕成碎片,为他父亲报仇。

宋文轩被他母亲劝走了,可侯杰却犹如失了神一般,宋文轩那个狠厉的眼神不由得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他早已忘却的人,曹蛮,却不是后来的那个曹蛮。

曾经的曹蛮,也是腼腆的,不过却只是对着他,对着外人永远都是一副狼崽子的模样,宋虎第一次见到曹蛮的时候,就笑着问他:“你从哪儿搞的这么一个狼崽子,护你护的这么厉害?”

当时的侯杰是非常得意的,那的的确确是一个狼崽子,却是一个被他驯服,只听他话的狼崽子,可是从什么时候,狼崽子也对自己有了反意?从护着自己变成了要自己的命?好像,是从自己娶妻生女的时候吧?同时也是把那个爱慕着自己少年推离自己身边的时候。

侯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道:“果真是因果报应。”

渐渐的他放下了心中的仇恨,曹蛮恨他是应该的,只是死的本应该是他的,可惜了胜男为自己挡了灾,不过他已经不恨了,他只是希望曹蛮也能放下,只是恨容易放下,而爱,而且还是深入骨髓的爱,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呢?

他投身佛门,做了救苦救难的菩萨,却独留曹蛮一个人在这地狱一般的人世间沉沦。

曹蛮不会放过他的,侯杰知道,正如他不会放过霍龙一样,他已经有了被找到的准备,这本就是他的因果,只是不应该在伤到其他无辜的人,他愿意用自己的死去化解曹蛮的怨恨。

只是他没想过,原来并不是恨到了极致才会想到毁灭,爱到了极致而得不到,同样也会想着毁灭。

侯杰躺在曾经他睡过的床上,身上的衣服被扒了一个干净,双手被紧紧的捆在了身后,身下之处正在被人不停的侵犯,他感觉不到生理性的快感,同样感觉不到被折辱的难堪,他只是有点心疼眼前这个人,以至于他忍不住叫了一声,“曹蛮。”

身体中的律动陡然停下,曹蛮带着迷恋的眼神盯上了他的脸,颤颤巍巍问道:“大哥,你是在叫我吗?”

侯杰一阵恍惚,好像现在还是十年前,眼前的人也并不是后来背叛了他,帮着外国人杀中国人,强占中国国宝的曹蛮,不过慌神只是瞬间的事情,他还记得今天过来的目的,而曹蛮现在难得的好心情,于是他道:“收手吧!你这样做是错误的。”

他的话刚说完,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不是人的拳头,而是曹蛮不离身的唐刀,侯杰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血沫子,全金属的刀把子打在人的脸上,那滋味可真不是好受的,尚且不等他再有动作,曹蛮已经拿了角落的衣服赛道了他的嘴里,将他翻了一个身子,背朝上,再一次侵犯了起来。

期间有人来报,说是外面着火了,曹蛮的身子顿了一下,略带讥讽的笑了一声,提起剑柄,用把手狠狠的打在了侯杰的背部,感受着床上的人因为激痛而绷紧的身体,狠狠的抽擦了几下,泄在了他的身体里。

曹蛮好心的把赛在他嘴里的衣服扯了出来,已经被血染红了,曹蛮笑了笑,把衣服丢在了一边,先给自己穿好了衣服,又给侯杰隔开了绑着手的绳子,然后把刀放到他的手腕上,尝试着找手筋在哪里。

外面的火越少越大,过来报告的人一波又一波,曹蛮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让人把侯杰看住了,等自己回来在亲自找他的手筋脚筋,一一挑断。

侯杰从戎数十载,毅力远比一般人强大,等曹蛮走了以后,他缓了一会儿,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给自己穿上了僧衣,走出去的本事恐怕是没有了,但是最起码可以不让自己赤身裸体的遭人笑话。

只是没想到,他这样的人,除了曹蛮,竟然还会有人不顾性命过来救他,被送回少林寺的时候,他已经被颠的差不多就剩下一口气了,可是他还活着,而那个去救他的人,已经死了,侯杰不由得再一次想到了曹蛮,他竟然有点庆幸,还好,那个人还是活着的。

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曹蛮再一次带着人过来,侯杰知道,这一次,恐怕就是生死离别了,他的样子倒是很平静,也很符合现在一个光头一身僧袍的样子,女儿的骨灰交给了妻子,包括一封他的书信,这样的世道,女人的日子不好过,希望他家里那边能给她一份安定日子吧!

安顿好了妻女,就剩下曹蛮了,因果宿命,他想逃避,却怎么也躲不开。

只是他无论如何未曾想到,曹蛮见他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为什么要走?”

因为这句话,侯杰竟然难得有了一丝愧疚,以至于他不得不做出了解释:“是他们带我走的!”

这句话似乎极大限度的安慰了曹蛮,他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问侯杰,“那大哥现在愿意跟我回去吗?”

“我跟你回去,你就会放过这里的所有人吗?”

曹蛮的眸光再一次变得狠辣,恶狠狠问道:“以前我在你心里比不上你妻子和女儿,她们是你的家人,我认了,可是现在她们一个死了,一个走了,为什么我还不是你最重要的人?”

“曹蛮!”侯杰动情的喊了他一声,劝阻道:“众生皆苦,你为何不放过他们呢?”

曹蛮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笑出了悲愤:“你让我放过那些人,可是我呢?谁来放过我?”

“一世随缘,随缘一世才能活的自在。”

他们之间注定是没有缘分的,曹蛮的本意是杀了侯杰,自己陪他一起去,却不曾侯杰为了救他死了,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落到了佛祖的掌心,这难道就是他所谓的随缘吗?曹蛮有点想哭,而他也的确是哭出来了。

天上飘起了雨,由小变大,冲刷上被染红的青石板上,好像是上天都看不惯他的恶行一样,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冲洗干净,包括里面那个躺在佛手心的人,一身的罪孽随着身死全部烟消云散,留下他继续在人世间如果鬼魅一般的活着。

飞蛾扑火是自取灭亡,可却是死在了自己向往,追求的温暖里面,而现在这束火光却消失了,他扇起的风太大,而那火光太过于微弱了一些,哪怕他细心的呵护,也无法留住最后一丝的温暖。

曹蛮到了少林寺山门外,那群洋人已经被少林寺发了疯的和尚杀了一个一干二净,不过大炮的弹药倒是留了不少,曹蛮把所有的弹药全部都放到了一起,又跑到少林寺把侯杰的尸体搬了出来,清扫干净了四周围的尸体,抱着侯杰坐到了那门小一点的炮旁边。

这是那群洋人最新的发明,不需要引线就能用的大炮,是他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曹蛮校准了那堆弹药的地方,抱紧了侯杰,拉下了控制炮弹发射出去的把手。

震天的响声就在耳边响起,曹蛮死死的抱着侯杰,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与其一个人行尸走肉的活下去,还不如干脆一起被炸的尸骨无存,他也不求来世了,只要他现在能抱着侯杰一起化为灰烬,只要这个人以后再也不会属于别人,就足够了。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