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豪洛】今生无悔 1

年轻时候的伍世豪是一个及冲动的人,他年幼的时候,动荡不安,自己摸爬滚打的学了一身的功夫,然后身后就有了几个一直跟着他的人,他花了一毛钱,从地摊上买了一本水浒传,然后就觉得自己是宋江,手下的弟兄都是梁山劫富济贫的好汉,直到一次路上所谓的劫富济贫,把几个人全部送进了牢里去。

家里废了大功夫把人从里面弄出来,可是内地却是再也待不下去,当时的人除了时兴偷渡去外国,就是偷渡去香港,他们没上过学不会外国话,只能去香港。

一人二十块钱,已经花干了家里当时的所有积蓄,几个人可以说是身无分文的踏上了去香港的船,船上面管饭,一天给一个三合面的馒头,外加一碗清水,几个人吃的也很开心,因为是不要钱的。

去香港的船因为要避开水警的检查,多绕了两天才到了香港,当踩到了香港的土地上头后,几个人都是兴奋的,然后,他们就经历了来到香港以后的第一次逃跑。

追他们的是一伙儿警察,足足有二十几个人,手里提着棍子,穿着绿色的制服,踩着牛筋的鞋子,逮到一个偷渡的就往死里打,这,就是伍世豪对香港警察的第一印象。

他们那天躲到了一个没人的渔船上,避开了搜查,等那些警察走了以后,才上了岸。

刚才一通心惊胆战的躲避,已经消化掉了几个年轻人吃的那一个三合面馒头,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饭吃。

可是说起来容易的事情,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他们没有身份证,香港话说的也不地道,没有地方肯用他们做工,最后还是当初一起来的人找到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份工作,码头上扛货,一天下来,出了能吃上饭,还可以稍微赚点钱。

没过多久,伍世豪家里来信说,弟弟阿平在这地方读书也读不出个名堂,家里借了钱想把人送过来,伍世豪答应了,一口应承下了帮弟弟找学校的事情。

香港这种地方,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最后伍世豪用几个弟兄们这几天攒下来的钱,另外从工地那里借了点钱,去给阿平找了一个学校,用的是包租婆内地亲戚的身份,至此以后他们赚的钱,除了需要自己吃喝,交房租,又多了一项,给阿平交学费。

这样的话,钱明显就不够了,就得另外找活儿赚钱。

打群架,最初的时候是伍世豪一个人去的,后来被哑七发现了他身上的伤,支吾了半天,他没办法,把他出去打群架赚钱的事情告诉了几个人,然后就变成了一起出去打群架,只瞒着阿平一个人。

后来打的多了,也就熟练了,小威问伍世豪“豪哥,那些人都好威风啊,咱们要不干脆和他们一起吧~”

伍世豪狠狠的一巴掌抽到了小威的脑袋上,“你是忘了咱们为什么才来香港了吧?”

“可是,你看香港的警察都不管的。”小威捂着脑袋跟伍世豪狡辩。

“香港的警察不管,那是因为没有打出一个胜负来,要是分了胜负出来,那些警察比那个帮派的人都狠,你忘了咱们刚来那天,那些警察了。”

小威似乎是被那满地的血吓了一跳,再也没说过这种话了。

不过伍世豪总觉得这种活儿不能一直干下去,否则迟早会出事,他已经找好了门路,只等着凑够了钱就可以去给这些人弄个身份,然后在香港光明正大的活下去。

熟料,就是这最后一次出了事儿。

那也是伍世豪第一次见雷洛,他们那天去的有点迟了,只因为在路上撞了一辆车,这年头能开的上车的,不是有钱人就是有权利的,不论是那个他们都惹不起,弯腰鞠躬的连连说着对不起,就盼着一会儿人下来后能少打几下,让他们赶紧去打架的地儿,去晚了没钱收就糟了。

司机似乎是想下来找他们算账的,被副驾驶的人拉住了,那人看了他们一眼,就像是看到一坨空气一样,然后跟司机说“今天颜爷生日,咱们已经迟了,别再惹事。”

那司机原本是气愤的,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好像所有的火全都消散了。

“知道了,洛哥。”

然后汽车离开,伍世豪看着汽车尾,想着刚才那个“洛哥”,目下无尘,这是伍世豪能从自己墨水不多的肚子里面,倒腾出来唯一一个形容雷洛的词儿。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