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豪洛】受伤

脑洞来源天台上的时候,探长手上的血,今天第一次看到,然后就被刺激到了

..........................................................

雷洛自从做了总华探长以后,就很少遇到什么险情了,毕竟没有那个不长眼的去得罪掌控了警署实权的他,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伍世豪护着。

可是事情总有例外的时候,有些人连命都快没了,自然也就顾不上以后了。

雷洛是在一个酒会上被人掳走的,他在去卫生间的时候,被人直接拿着一块沾了麻药的手帕捂了鼻子带走的,绑他的人没有惊动任何人,轻轻巧巧的把雷洛转移出了酒会。等猪油仔发现不对劲冲上去的时候,人早就已经没有影儿了。

雷洛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还好,人是被捆在了椅子上的,两只手在背后捆着,脚上捆了几道子,不牢固,却让他一时间脱不了身。

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穿着普通苦力穿的衣服,可这两个人却绝对不是普通的苦力,最起码苦力没胆子敢绑他。

“你们想要干什么?”雷洛冷静的问道,他基本可以肯定这群人不是要杀他,要是杀他的话没必要把他弄到这里来。

“你家里的地址,告诉我吗。”为首的人说着一口不甚流利的白话,这更让雷洛确定了他们不是普通的苦力,这个模样,这个口音,八成是金三角来的人,可是那边的人绑他是为了什么,还要知道他家里的地址?

雷洛正愣神间,为首的人已经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朝他走过来了,雷洛的眸子一缩“你要干什么?”

那人拿着刀子打量了他半天,然后把刀子直直的刺进了他的左肩膀,雷洛顿时疼的一声闷哼,他已经很久没有受过伤了,一时间竟然疼的有点儿难以忍受。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从匕首刺入的地方撕了下来,白色的衬衣袖子被铺的直直的,有人拿手指沾了他的肩膀处的血,在白色的衬衣上写字“若是想要他活命,送三万现金到XX地,最迟明天中午,过时收尸。”

雷洛:......

“你要是不想再吃苦头的话,就把你家里的地址告诉我。”

雷洛的嘴角抽了一下,把伍世豪的地方毫不客气的告诉了他,然后那人就把那块用他的血写的绑架信让人给伍世豪送过去了,雷洛突然觉得有点儿头疼,他这到底是遇上了什么奇葩的事情啊~

伍世豪来的非常快,那人拿着绑架信去了以后,他看过了衣服的料子,又看了上面的血迹,当时面色就白了,恶狠狠的看着来送信的人,让大威备下了三万的现金,让小威去通知仔哥,就说洛哥的人已经找到了,一会儿就能带回来,然后他就带着钱跟着送信的人来了。

绑架雷洛的一共就三个人,送信的一个,里面留着两个,伍世豪来了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正在对着雷洛的肩膀不知道做什么,雷洛气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看见了伍世豪以后更是有一分的羞恼在里面。

伍世豪定了神过去看,那人竟然拿着一把小巧的匕首,在挑开雷洛原本已经开始慢慢结痂的伤口,让血液重新留下来,然后他在旁边看着几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反观雷洛脸色越来越白,也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被气的。

那人挑破雷洛的伤口也不全挑开,只是挑开一点点,让血液能够顺着肩膀一直划过大臂的肌肉,然后划过小臂流畅的线条,在划过细瘦的手腕,从修长的手指上慢慢的滴落到地上,伍世豪的眼睛顺着新鲜的血液从雷洛的肩头一直落到了地上,眼里的火也越来越大。

“好了,不要玩了,人家里人来交赎金了。”旁边一直看着的人等欣赏完这一副美景了,才说道。

“三万,全都在这里了。”伍世豪爽快的把箱子扔到了他们的面前,三个人顿时一窝蜂扑到了箱子跟前去,打开箱子,数钱,而伍世豪已经从自己腰间掏出了枪,上了膛,上膛的声音把三个人吓了一跳,可是还不等他们抬起眼睛看个究竟,已经见了阎王了。

解决了这三个杂碎,伍世豪才过去雷洛那边,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右手被紧紧的绑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左右无力的下垂着,血迹从肩头一直蔓延到指尖,白皙的手臂已经被鲜红的血染了半边,更像是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让人去继续凌虐他。

伍世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摆弄了一下他的左臂,“你就不反抗,任由那些杂碎们这么对你?”

雷洛被他不温柔的摆弄疼的皱了一下眉,“我胳膊被卸了,怎么反抗。”语气听着有一点儿委屈。

伍世豪赶紧去摸他的肩关节,果然是已经脱臼了,这种伤他就可以弄好,不用去医院,当时直接抓住了雷洛的胳膊,往上一桶,雷洛痛呼了一声以后,胳膊已经被接上了,伍世豪这才又去解他其他的绳子。

“去医院还是回家?”等把雷洛完全的从捆绑中解救出来,伍世豪问道。

雷洛毫不犹豫的说“回家,因为这受伤去医院,还不够丢人的呢~”

伍世豪闷笑了几声,把自己的衣服给他披上,带着人回了家,然后亲自给他清洗了胳膊上的血迹,在给肩头的伤口包扎。只是包扎的时候伤口总是不小心被他弄的撕裂,流出来一点点的鲜血,顺着原来的轨迹滑下去。

雷洛看了他一眼,带着嗔怪的骂了一声“变态。”然后就转过了脸,任由他继续动作,伍世豪自然不会和那几个绑匪一样不知道疼惜,玩了两次以后就上好了药,缠好了绷带。

只是自那天以后,伍世豪家里的红酒总是消耗的特别快,也不见他喝,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没了,而雷洛则是成天身上酒香扑鼻,弄得仔哥劝了他好几次,喝酒多了伤身,当时雷洛的表情可以称得上咬牙切齿,狠狠的重复了一遍“伤身”这两个字,然后下令不许任何地方给伍世豪卖红酒,要不然他见一次查抄一次。

仔哥临去执行他这个抽风的命令时候还嘀咕“明明是洛哥喝酒了,怎么不让豪哥买酒了呢?莫非两个人一起喝了?”

雷洛听得面色绯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