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宋文轩X侯杰】第一日 下

净觉不知道宋文轩究竟想做什么,左不过就是一些为父报仇之类的事情,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因因果果本就是如此,他杀了宋虎,如今死在宋虎的儿子手上,很好,真的很好。

可是宋文轩却好像并没有这个打算,他只是进去以后把蒲团上的女人掺扶了起来,高声的在女人的耳朵边上说:“娘,我把少林寺的方丈大师请来了,您不是要给爹做法事吗?可是请方丈做。”

然后女人就转过了头来,好像和十年前的样子变了很多,又好像没有变,净觉在她望过来的瞬间就低下了头,行了佛礼念了一声佛。

“是方丈大师啊,快请大师做吧,这里简陋,也没有什么好的桌子板凳,快将大师请到上房去。”女人拍着宋文轩扶着她的手说道,只是眼睛却没有落在净觉的身上,她好像,已经看不见了。

“娘,您也别念经了,这不是方丈在这里吗?到时候我请他念,肯定比您念的好,您就先回房间去休息一下吧。”宋文轩说道此处从门外唤进来一个伺候的丫鬟,扶着宋老夫人回了她自己的卧房。

“你母亲她的眼睛?”净觉看着那丫鬟紧紧扶着女人的样子,真的很像在扶一个盲人。

“早年间的时候受了太多的苦,哭的太多,所以现在有一点问题。”宋文轩不是很在意的话,却给了净觉重重的一击,她原本是一个衣食无忧荣华富贵的官太太,却因为他的缘故,变得颠沛流离,受尽了生活的苦。

“阿弥陀佛。”净觉又念了一声佛号。

宋文轩的脸上似乎有讥讽的笑掠过,快的不可思议,没有让净觉察觉到,实际上就算他一直保持那个样子净觉应该也不会察觉,因为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看宋文轩。

“大师,咱们走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宋文轩朝着净觉虚引了一下,净觉有点晃神,难道,这样就没事了?就这么简单?

事情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宋文轩真正的目的是带着他去参与城防,那里才是他今天的战场。

经过这十几年的变迁,军人的军装已经不像是他们那会儿一样五花八门,统一的军装,统一的军衔,看的净觉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这样才是正确的,只有当一个国家的军队力量统一了,一致对外,这场一触即发的战争才有胜利的可能性。

只是,他看着这些人觉得欣喜,别人看见他可不觉得欣喜,甚至有人直接问宋文轩,“宋少爷,您说您请了前辈来参与这次的城防布固,可是您今天带这个和尚来做什么?”

宋文轩回头看了一眼净觉说道:“诸位可能不知道,这位少林寺的方丈大师,可就是原来大名鼎鼎的侯杰,候司令。”

净觉觉得眼前的一切有点可笑,他的身份在登封来说,绝对不是什么秘密,可这些人偏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在骗人还是骗己。

“候司令的能力我们是相信的,可是,宋少爷你也不能让我们听命与一个和尚啊,除非……”说话的人看了一眼净觉,脸上全部都是阴笑,“除非,他脱下这身僧袍,换上军装,接受我军的军衔,我们才允许他参与到这次的固防计划来。”

“这……”宋文轩为难的看了净觉一眼。

“阿弥陀佛,我既入了佛门,本不应理会凡尘俗世,只是因为这次固防兹事体大,才会前来,还希望施主不要因小失大才好。”净觉说道,对着刚才说话之人行了一个佛礼。

“老子是粗人,听不懂你这些话,老子就是知道老子是陈司令亲封的少校参谋,绝对不可能听你一个和尚的话。”

“好了好了,这事儿暂时先不说了,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宋文轩看情况不对立刻道,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比在座一些三十多四十来岁的行伍还有圆滑,老道。

宋文轩说完这句话以后,一群人就把净觉一个人晾在了一边去,开始大大咧咧的商量起固防的事情,可是听着听着净觉就皱起了眉,如果真的是按照他们这么来的话,登封城恐怕扛不住一周的时间就得被攻破。

“你们这样……”

“和尚闭嘴,要不然将你打出去。”

净觉刚刚开口,立刻有人说道。

“我说候司令,你这和尚做的时间也够长了吧,不如今天就还俗一回?也算是为了大义了,哦,还有你那个副官,我记得当时他可是你麾下一员猛将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将他也一起请过来怎么样?”

净觉看到宋文轩脸上有看戏的表情,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他今天让自己过来的原因,让他抛下这个少林方丈的身份,重新做回侯杰。

他现在身在佛门,自然六根清净,可若是一旦还俗,那就代表着昨日种种随之即来,其中,自然包括曾经他枪杀宋虎之事。

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值得去思考的问题,毕竟登封城百姓的姓名和他一人的姓名,孰轻孰重,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只是,只是他若要舍身,总该回去告诉慧果一声的。

“我需要回少林一趟,安排一下寺中事物,明日此时,我再来。”净觉直直的看着宋文轩说道。

“我送方丈。”宋文轩高兴的表情直接露在了脸上,所以说阴谋这种事情,没什么必要隐藏起来暗地里进行,只要抓住了对方的软肋,哪怕他明知踏进来就是死路,也只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来,现在的侯杰正是如此。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