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你x林昆 he

只因为群里的小伙伴你昆都要虐,实在忍不住撸了一个he版的。
预警,犹如智障一般的ooc,以及为了he而he的构造
…………………………………………………………………………
凌晨三点,你才结束了手头的工作下班回家,家里好像没有人在,但也只是好像而已,你知道家里肯定会有一个让你喜欢又头痛的家伙在等你。
打开房门,黑暗中闪过一抹白,你知道那是林昆,所以没有躲,任由他缠了上来,吻了上来。
他应该是想通过主动方式的xing爱来结束这你和他之间的冷战,接受还是拒绝,这是一个需要你好好思考的问题。
你知道缠在身上人拥有一副诱人的身体,如果他不是毒枭而是做一个男公关,肯定会受到很多有钱人的追捧,不管是男还是女,如果他去做电影明星也肯定是一个拥有很多粉丝的人,可是他却是一个毒枭,而你是一个警察。
突然,你的喉结感受到一股湿漉漉软乎乎的感觉,这是他用舌头在舔你,不仅仅是你的脖子,还有你的耳蜗,你的耳垂,以及你最敏感的耳根处,只要轻轻的吹一口热气,你就会浑身颤抖的地方。
你无法承受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身体,入手处光滑无比,他在刚才已经把衣服脱了,现在赤裸的站立在你的身前,透过月光你可以看到他优美的脖颈,深陷的锁骨,紧实的胸膛,胸前挺立的两点茱萸,微微隆起分裂成块的腹肌,以及,一袭黑色的丛林,月光慢慢移开,你无法在看到身下更美妙的风景,所以你选择了抱住他,用你的手亲自丈量他的身体。
他的肩膀只有你的手掌一掌半的宽度,肩膀下面是蝴蝶骨,你可以一只手摸到一个,用你的拇指从肩颈的位置顺着弧度一直滑下去,这是你喜欢的动作,也是他能感受到安抚的一个动作,你这样做,会让他心安。
"你在害怕。"
你笃定的对他说道,他给你的感觉有点像不想承认,却不敢不承认,于是你感觉到他的脑袋搭在你的肩膀上,轻轻的点了点,下巴有频率的接触你的肩膀,有点轻有点痒,你现在可以确认他是真的害怕,因为他的巧意求欢。
"既然知道怕,为什么还要继续做下去?"
"因为只要做了,就无法脱身。"
你听到他这么说,他说的没错,只要做了就无法脱身,脱身就意味着死,因为哪怕是到了监狱里面,也会有人源源不断去找你的,有人想要你脑袋里的东西,有人想直接要你的脑袋。
你没有在问他其他的问题,因为你已经清楚了他的态度,这样已经够了,手里的肩背如此单薄,实在没有必要承担太多的东西。
你们渐渐开始了今晚的狂欢,月色偶然划过,能看到两具交缠的身体,他在前,你在后,他在娇吟,你在粗喘。
一个月后,你知道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徒弟,你从那个人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属于警察的味道,你听见林昆和阿力介绍,说你是他的爱人,不用担心,你知道,如果林昆进监狱的话,你大概也会是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一个,你并不为此感到恐慌,反而有一丝开心,一直摇摆不定的你被做了选择,你喜欢这种感觉。
果然,你的受到了上司的质疑,你接受了停职调查的处分,因此你得意闲在家里,林昆问你是不是他的身边出现了警察,你想了想那个年轻人,被他傻乎乎只想争功的上司卖掉的年轻人,抓一个毒枭,和抓一个和毒枭有染的高级警司,显然后面的这件事情对他的上司诱惑力更大一些。
"你不用管这些事,你把你的生意尽快脱手,然后把所有的证据销毁,咱们就一起离开香港,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你熟悉警察的所有的做事方法,你将阿力像是逗弄一个玩物一样给他假的信息,然后销毁他得到的有用信息,另一方面催促林昆尽快脱手生意。
你向警局递交了辞职报告,然后陪着林昆和阿力去了泰国,你能看到阿力眼睛里的激动,那是他想把你们连人带货一锅端的信号,只不过年轻人到底锻炼的不够。
一次发生在泰国的暗杀,一颗子弹轻易的打穿了你和林昆的身体,就在阿力的面前,阿力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却又不得不相信这一切,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回到了香港,带着他所谓的各种联络点和联络方式回到了香港。
"欢迎重生。"
"欢迎重生。"
在阿力离开泰国以后,你和林昆互相和对方说道,你们的故事,从此刻或许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