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Andy同人群七夕贺文版】玄桂

康熙十七年,吴三桂病死,其孙吴世璠即为,退居云贵。

紫禁城,乾清宫

康熙歪在西暖阁的炕桌上,手撑着脑袋,眉眼带着笑看着对面一个穿着黄马褂的俊秀男子夸夸其谈。

韦小宝说了半天擒拿吴三桂的过程,说的自己嘴都干了,也不见小玄子搭茬,心里忍不住嘀咕,莫非他知道了我说的不是真话?

他心里虽然摸不准这个已经亲政十一年的皇帝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却总因为幼年时在宫内的相处,觉得他不会猜忌自己,若不然,也不会将那么多机密的事情交给自己处置了。

“说完了?”

时年二十五岁的皇帝出声问道,语气虽然温和,但是多年执政,自由一股威压存在,不是刻意,却更逼人。

韦小宝渐渐的有点坐不住了,他开始回想自己进来后的举动,他进来的时候行的是请安礼,没有行大礼,刚才皇帝让他坐的时候,他没有推让,直接就坐下了,莫非,小皇帝觉得自己触犯了他?

“说完了跟朕去个地方。”

康熙说完叫了内伺梁九功过来,“给韦爵爷换衣服。”

“皇上……”

韦小宝看着乾清宫大太监梁九功手上的那套太监服饰震惊的看康熙,眼神里全部都是惊恐,就算自己冒犯了他,也不至于让自己做太监吧?

康熙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颇为无奈,“一会儿去的地方,穿官服不合适,这衣服你试试,多年不曾见你,这衣服是按朕的身量做的,要是不合适,让四值库的人拿去改一改。”

韦小宝松了口气,指着康熙说道:“你爷爷的,你也不说清楚,吓死我了。”

这样放在别人身上,怎么也得治一个御前失仪的罪,放在了韦小宝的身上,康熙也只是笑了笑,便让他下去换衣服了。

“太子睡下了没有?”韦小宝换衣服的空挡,康熙自己也换了一身常服,顺嘴问道伺候的人,太子年幼失恃,往日他总是陪着睡着了才再来处理政务的,今日要见韦小宝,将四岁大的孩子一个人扔在了东暖阁,想来他也是魔怔了。

当时已经接近子时,宫里大门早已落了锁,两个人出去也没有惊动旁人,就一个梁九功战战兢兢的拿着一大串钥匙开了这个门开那个门,一路开到了御花园去,然后就自己一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可还记得,你离开京城的时候,也是一个秋天,你当初和朕讲了一个故事,说你们老家有个传言,七月七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这一天若是在葡萄架下喝酒,就会听到牛郎和织女说话。”

韦小宝嘴角抖动了一下,什么就自己老家的传言了,他家在扬州,那地方种什么的都有,还就是没有种葡萄的,这故事不知道小皇帝从哪里听来的,偏偏要安在自己的身上。

只不过他心里虽然腹诽,但面上却一点不显,反而将这事认了下来,“皇上真是英明神武,鸟生鱼汤,奴才都不记得事情了,皇上竟然还记得。”

这算是回敬自己了?康熙觉得挺有趣的,还想再逗他几句,已经走了他今天要到的地方,一个被他专门画出来,用来种葡萄的葡萄园。

韦小宝:……

早就听说皇上奉行节俭,没想到竟然节俭到了想吃个葡萄还得自己种的地步。

“你随朕来。”康熙朝韦小宝挥了挥手,带着人往里面走了走,那是一个被葡萄架给包围起来的空间,石桌,石凳,上面还有酒菜。

“今日你也和朕一起喝上两杯酒,看看能不能听到牛郎织女说话的声儿。”康熙一把抓着韦小宝,把人按到了石凳上,亲自给他倒了一杯酒。

韦小宝喝了一口,二十年陈的女儿红,上等的好酒。

其实故事书里面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天地之间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听到牛郎织女说话的声音,韦小宝喝多了几杯酒,也没有了平日里阿谀奉承的习性,更想随着自己的心意肆意而为一番,所以也不奉承小皇帝,编一些他听到的话,只是不停的喝酒。

只是喝着喝着,似乎真的听到了有人在说话,说的还是什么心悦与你的话,韦小宝乐滋滋的想,看来老子颇有灵根啊,竟然能听到神仙讲话,后来他回了扬州以后曾经把这事儿当成一件奇谈跟很多人说过,有人信他,有人不信他。

直到有一天,他再一次说起了这个事情,被人反驳道:“你就那么肯定你听到的是牛郎对织女说的话?”

“废话,不是和织女说的,难不成是和我说的?”韦小宝立刻反驳了回去。

“那就不能是你身边的人说的吗?子不语怪力乱神,你这样随意的吹嘘神仙之事,简直不知所谓……”

后来自然是一场混乱了,韦小宝趁机狠狠的锤了那个胆敢说他瞎说的几拳,然后回了家,只是那人的话却落在了他的心上,莫非他真的听岔了?

韦小宝突然大半夜的起来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书,被他吵醒的阿珂迷迷糊糊的瞪他,问他在做什么,韦小宝说了康熙和他说过的那个故事。

“这种民间的故事,何须找书呢,我讲给你听就是了。”

“牛郎和织女的故事你应该知道吧,传说牛郎和织女分开以后,牛郎做梦梦到从天上突然落下了一个葡萄树,他顺着那棵树一直爬到了天上去,见到了织女,梦醒后,他的院子里真的出现了一颗葡萄树,然后他就顺着那个葡萄树一直爬到了天上去,见到了织女,然后就有人说,只要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七夕晚上的时候坐在葡萄架下就会听到牛郎和织女说话。”

听完这个故事以后,韦小宝失魂落魄的跑了出去,脑海里想的全部都是那天过后,第二天康熙追着他问昨天到底有没有听到牛郎和织女说话的样子。

“老爷?”管家看见大半夜的他一个人跑出来,赶紧跑过来问问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韦小宝看了一眼管家,对他说道:“你去给我准备两坛二十年陈的女儿红来。”

“哎呦,爷,您这是看上哪家的闺女了?您跟我说,我给您下聘礼去。”管家一脸兴奋的问道。

“爷就是让你准备酒去,你说什么下聘礼的事儿?”

“爷,那二十年陈的女儿红,一向都是男子用来向心爱的人表达爱意的,您要这酒难道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吗?”

“原来,竟是这样的吗?”韦小宝嘀咕道。

“爷,您说什么?”管家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句。

“今日,什么时候了?”韦小宝问道。

“爷,今儿七月六,明儿七月七了。”管家说道。

“七月七了啊?”韦小宝怅然说道:“你明天一大早就出去给我找葡萄树,我要在花园里面种满葡萄树,然后你去给我找二十年陈的女儿红,爷要在明天晚上子时要在葡萄树下喝酒。”

这事儿虽然难办,但也不是办不成,扬州这地界虽然不适宜种葡萄,但也不是种不出来,找几个葡萄树还是可以的。

只是最后的结果却和预期不同,他原本准备自己一个人喝酒的,却不曾想七个老婆全部都涌了过来,除了女人和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哪里还能听到什么牛郎织女。

此时,经过数年的修养,早已经恢复了元气的国库也开始了一系列的节日庆祝宴饮,皇宫内灯火通明,各宫嫔妃穿的花枝招展,阿哥格格們也都穿的活泼可爱,一个个的去讨龙椅上康熙的欢心,端的一副太平盛世,繁华昌盛的景象。

只不过,有时不经意间的回首,似乎总是能想起那个聚集了江南所有灵秀的人,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闲暇之时可曾也会想起他這個远在京城的朋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