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宋文轩X侯杰 第二日【上】

净觉回到少林寺的时候,已经入了夜了,僧众们的晚课都已经上完,都回房间休息了,整个寺庙没有了百日的喧嚣,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方丈禅房的灯烛还亮着,相比是了因在里面。

净觉叹了口气,想必自己跟着宋文轩离开,他就一直担心到了现在吧。

他正愣神的时候,禅房的门被推开了,走出来的正是了因,了因看到他的时候露出了一瞬间惊喜的眼神,口中叫的不是叫了数年的方丈,而是曾经叫了十几年的大哥。

净觉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说他这称呼不合规矩,而是笑了笑,带着人进了屋,对于净觉的这个态度,了因有点狂喜,有点担心,喜的是这个少年时一直叫到大的称呼没有被人驳回,担心的是他百日发生了什么,竟然会变成这样。

“坐,正好,我和你说点事。”净觉对了因说道,了因坐在了他对面,给他面前的碗里面到了一碗水,净觉先喝了一口然后才说话:“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不在的时候,少林寺的一切事物全部交由你打理,你若是不愿的话,我明天再嘱咐他人。”

“您要去做什么?”了因盯着净觉说道,就像是一头饿极了的野狼盯着自己辛苦储存下来的食物。

“为登封固防。”净觉轻描淡写的说道。

“用您的命吗?”

净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稍微顿了一会儿以后才说道:“如果到时候有的来犯,搭上命也是正常。”

“呵……”

了因冷笑了一声,这是他这几年从来不曾对净觉用过的态度,这种态度曾经只在他和净觉的生命中出现过很短的一个时间,然后就消失了,但是却一直留在了他的心底,他相信也会一直留在净觉的心底,只不过他现在是普度众生的得道高僧,心里装的东西多了,可能也想不起曾经发生的一切了。

“他的恶业也是我造下的,盒该我去还。”

净觉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如同当年对他说的话一样。

“所以,他要你的命,你就给他?你可真够伟大的。”了因说完这句话后,直接摔门而去,净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喝自己碗里的水,这会儿稍微有点凉了,不像刚才倒好的时候不凉不热正好喝。

第二日,宋文轩还是亲自到少林寺接的净觉,只不过今日的他来的时候还来了一身军装,大摇大摆的带进了净觉的禅房,请他更衣,正式做回他的侯杰。

了因就在他旁边站着,看着宋文轩进来,看着他放下衣服,然后离开,他知道宋文轩没有走,他还在等着侯杰从这个门里面走出去。

“我给您更衣。”了因如此说道,净觉没有拒绝,他当初是因为他脱下了军装换上了僧袍,如今他亲自给自己把僧袍换成军装,也说的过去。

宋文轩带过来的衣服很齐全,从内衣袜子一直到皮靴皮带,而且,竟然出奇的合身,了因看着被自己系上的衬衫扣子,竟然完美的贴合在了净觉的身上,这样的拿捏尺寸,莫非量身的师傅拿着尺子在他身上所有地方全部都量过一遍吗?

“怎么了?”净觉,不对,现在他不是净觉,而是侯杰了。

了因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给他穿衣服,一直到把所有的衣服全部换好,才慢慢的看自己有没有穿的不妥当的地方。

“这国民党的军装倒是比咱们那时候要好看一些,也显得大哥的身形修长了些,只是……”了因看着那被腰带卡出来的一截细腰,这腰未免收的有点太过了,而且,宋文轩这次的军装什么都带齐了,唯独没有带武装带和配枪,如果腰上配上枪,或许还能看着好一些,现在看来,实在是有点太瘦了。

侯杰只是笑了笑,从桌子上拿了帽子戴在了自己脑袋上,收敛了佛光,正式成为了一个军人。

门被侯杰自己推开,阳光从门的位置洒进来,晃了了因的眼,在阳光的照耀下,侯杰站在门口,犹如一柄笔直的枪杆,这是行伍出身的气势,哪怕他吃斋念佛这么多年,只要穿上了军装,他就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候司令。

被侯杰晃了眼的不仅仅是了因,还有门外的宋文轩,而他不同于了因的怀念和痴迷,他的眼睛里更多了一丝疯狂,他的这个好叔父,可真是有一张惑人的脸,和更加惑人的身子啊!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