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宋文轩X侯杰 第二日 【下】

还是昨天的那个大宅子,只不过今天里面的人似乎换了一批,侯杰一打眼看过去,竟然很多都是当年的同仁,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同宋虎交好。

侯杰深吸了一口气,踏进了大门,然后就听到耳朵边上有拳风,他看都没看,只是伸手一档,就将人挡了回去。

偷袭他的人名字叫宋辉,是宋虎当年的养子,侯杰看见是他以后便想念一声佛号,手都抬起来了,却发现现在的衣服并不是僧袍,所以那只手只能尴尬的放在半空中,然后被宋文轩一把抓住了。

“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可是候叔叔,我特意请来固防的,你打他做什么?”宋文轩紧紧的抓着侯杰的手,同旁边的宋辉说道。

“二弟,你怕不是忘了,这人可是当年谋害咱们父亲的凶手。”宋辉看着侯杰冷冷的说道,他当年在宋虎身边的职责和当初的曹蛮在侯杰身边差不多,只不过侯杰那曹蛮当狗养,宋虎那他当儿子养。

当初侯杰有埋伏的那张字条还是他给宋虎送进去的,也是亲眼目睹了侯杰开枪杀了宋虎,那一幕,他至今都忘不了。

“好了,大哥,如今国难当头,还是不要计较个人利益为好。”宋文轩面色有点不悦的说道,他留着侯杰有大用处,若是被这不长眼的人弄伤了皮肉,到时候那就不美了。

侯杰一路被拉着坐到了上位席上,宋文轩坐在了他的下手,开始亲热的向他介绍这里面他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这期间抓着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侯杰有点疑惑的想,好像,自从今天出门以后,宋文轩对他的态度转变了许多,昨天还是眼睛里有恨的,可今天竟然全部都变成了亲热,这种转变侯杰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不信宋文轩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自己,所以这种内敛的仇恨,他只觉得宋文轩是要想更厉害的办法报仇。

一个上午的议事,其实什么也没有商量出来,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做派,反正他们过来也不是真的为了议事的,现在不是以前,城防怎么布置自然有上头的人发命令,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而固防这个借口只不过是宋文轩借过来坑侯杰的理由罢了。

上午十一点,正式开饭,在这里坐着的都是行伍出生,饭菜都是大鱼大肉,这种吃法对侯杰就很不友好了,他是江南富贵人家的公子,后来无意中从了军,但是哪怕成为了军人,他的生活方面也一直都是非常细心的,就算是没有做和尚之前,也不曾这么吃过饭。

“怎么?候叔叔,可是嫌弃我们这饭菜不合您的口味?我看您啊,就将就将就吃吧,毕竟我父亲现在可是连一口热乎饭都吃不上。”宋辉看侯杰一筷子都不动的样子说道。

宋文轩离的侯杰最近,他能看到侯杰咬紧了的咬肌,也能感受到他通身释放的气势,他在生气,可是却因为愧疚,而在努力把这份生气掩盖下去。

“好了大哥,不要再说了。”宋文轩适当的出言缓解了侯杰的尴尬,然后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送到了侯杰的跟前,说道:“候叔叔,您现在已经还俗了,总不能还是一日三餐都是寺庙里面的那些吃食,今日不如先饮一杯酒?一会儿我让小厨房给您送斋饭到客房去。”

宋文轩的这个提议还算是合理,侯杰认真的想了想也的确是如此,他既然已经还俗,要接触这人世的仇爱纠葛,总不能还是端着在庙里面那一套,所以他端过了宋文轩手里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好,叔叔先去房间小憩一会儿,稍后侄儿就把斋饭送上。”宋文轩看见侯杰喝了那杯酒,眼睛里露出了兴奋的光芒,直接招呼了身边伺候的人送了侯杰回他自己的房间。

侯杰出了饭厅以后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最初还以为是多年不曾饮酒,那一杯酒导致的,可是到了后面感觉越来越明显,才察觉出不对来,可这会儿已经迟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的被小厮左拐右拐的送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也能感受到被人放到了床上去,然后就一点儿直觉都没有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似乎还是那个时间点,但是要比昨天稍微冷了一点,侯杰觉得有点晃眼,伸出了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手腕上还有绳子捆绑过的淤痕,他立卡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果然一丝不挂,身上星星点点欢爱过后的痕迹,和某处不言可说之地的胀痛感,无一不在向他倾诉着一件事情,他大概是被一个男人侵犯了。

侯杰全身脱力的躺到了床上去,他想过了宋文轩有千百种对付自己的办法,可唯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

 

…………………………………………………………

中间应该是缺少了一段,可能大概或许差不多会补档吧~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