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Andy同人】糖中藏刀(六组cp)

3A

林昆曾经非常骄傲的和缅甸某位将军说过

他有特异功能,能够辨别自己身边的人哪个是警方的卧底

可是,林昆却死在了卓凯手里

…………………………………………

KingX化骨龙

King曾经和化骨龙说过

只要有我一口吃的,绝对会给你一口汤

可是,化骨龙大名横扫hk的时候

那个说会给他留一口的汤的人却不在了

…………………………………………

进刀

高进非常宝贝自己的徒弟这件事很少人知道

因为他总说小孩子都是摔打着长大的

可是有一天

他的孩子被坏人彻底摔坏再也长不大了

…………………………………………

华星

车文杰一直觉得阿晶能成为他的亲弟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因为这样他们之间会有一层永恒的联系

可是等他的身体里装了属于阿晶心脏的时候

他觉得如果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认识过阿晶就好了

…………………………………………

何尚生X张生

某天,何尚生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何督察,想玩一个72小时的游戏吗

何尚生觉得那天的面包格外好吃

不远处有人拿着手机嘚瑟

竟然有傻子给我两千块

只是要我给他发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

华友

阿华和乌蝇一路扶持变成了就哥左手哥

又在一夜之间变回了阿华和乌蝇

二十年前就该落下帷幕的

他们不过是向天借了二十年而已

不过

能死在彼此怀里,很知足了


他站在光影之中,整个人都在散发光芒
好像误入凡尘的仙人,脚踩祥云,身后是万丈流光
又像是巡视领土的帝王,优雅自信,不慌不忙

他好像自带一种气质,就像古时的贵公子,从小以诗礼熏陶,长大后克己复礼,淡雅清贵。
………………………………………………………………………………………………

麻蛋,想夸一波我崽儿的气质来着,可惜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除了开车的时候会夸身材,夸气质竟然不会夸了😭😭😭,最后哭着喊一嗓子,刘德华太好看了啊啊啊,不仅好看,而且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啊啊啊,我爱刘德华,我爱刘德华😭😭😭
……………………………………
ps:图源水印

今天,似乎应该发这个图

【杰蛮杰】飞蛾扑火

我是真的爱司令啊,司令太苏了,苏断腿的那种啊啊啊啊啊

………………………………

你有没有见过扑火的飞蛾?

看见一束光,就扑过去,不顾自己的性命,最后死在火里,化为灰烬。

曹蛮觉得他就是扑火的飞蛾,侯杰,就是要他命的火。

他被侯杰收留的时候,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爹娘在战乱中被流弹打死了,他一个人也活不下去,原本是在身上藏了一块石头准备把那个强占了他们县城的孙大帅打死的,可惜他还没有把石头掏出来,已经被抓住了。

“模样长的倒是标致,就是性子野了点,挑了手筋脚筋养着吧,等以后能伺候人了,在带出来了。”

曹蛮听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好的意思,他拼了命撞倒了抓着他的人,跑了出去,遇到了侯杰,被他所救,也因此搭上了自己的一生。

侯杰不同于曹蛮,他是先生的富贵人,家里是做大生意的,出去留过洋,回家后战乱频频,他领着家里的私兵一路打了出来,现如今也拉起了几千人的队伍,成了远近闻名的候司令。

他们初见的时候,曹蛮因为跑的太快,摔倒了侯杰的马前,惊了他的马,他当时的副官直接掏了枪,要枪毙他,侯杰阻止了副官的动作,用他特有的那种哪怕说着要你命的话还能察觉到他的深情的声音说道:“人家只是摔倒无意中惊了马,你就动枪,没礼貌。”

这话虽然是责怪的意思,可是却透露着一股嫡系的亲昵,只是当时的曹蛮听不懂,他觉得这个人可真是个好人,他也挎着枪,也骑着高头大马,可是他和那些杀了他爹娘的人不一样,因为他除了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很好听,他的笑也特别的好看。

那一年侯杰二十四岁,曹蛮才八岁,就那一句话,一个笑容,就让他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侯杰的势力越来越大,曹蛮也越来越大,直到他十四岁的那年,侯杰提拔他做了自己的副官,而他之前的那个副官,再一次战役中伤了腿,侯杰给了他金子,让他回家去了,临走的时候,那个副官用怪异外加嫉妒的眼神看着曹蛮,曹蛮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直到他上任的第一天,晚上接到了伺候侯杰沐浴的命令,十四岁的少年似乎大概明白了那人走之前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他不害怕侯杰,不管侯杰是要他的命,还是要他的身子,他都乐意奉上,而且,他爱慕着侯杰,这个事情大概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那一个晚上很顺利,曹蛮很自觉,虽然他的年纪还小,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但是这幅少年的躯体,恰恰比成年的身体多了几分柔软,让侯杰愈加贪恋了几分,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面,竟然除了曹蛮以外,一直都没有找其他人,直到,他家里给他送来了从小定亲的妻子。

侯杰大概不知道,曹蛮再给他操持婚礼的时候,身上的枪都是上膛的,就等着一个机会,杀了侯杰,杀了他的那个妻子,然后再自杀,可是他看着侯杰脸上由心而发的笑容,那把上了膛的枪一直到他们的孩子出生,都没有打出去。

自那以后,侯杰再也没有找过他,而他也从原来称呼的“司令”变成了“大哥”,这是所有兄弟们都在叫他的称呼,而侯杰也就真的拿他当兄弟,给他钱,权,女人,可是唯独没有他想要的那一份,曾经属于他,但是现在属于那个女人和她孩子的感情。

曹蛮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就这样吧,只要侯杰开心,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可是不能,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能委曲求全的性子,若不然当初也不会藏了一块石头就要去杀大帅,他每日看着侯杰和他妻子的相处,简直恨不得把人抢过来,扒光了他的衣服,一边操他,一边问他,“侯杰,你究竟有没有心?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也曾经是你的枕边人?”

侯杰敏锐的察觉到他的视线,微微敛了眉,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危险,这个人,似乎已经留不得了!

“怎么了?”他的妻子看出他神色不对,温柔的问道。

“没事,看到曹蛮了,不知道是不是找我有事!”侯杰回道。

“我听说那孩子八九岁就跟着你了,怎么一直不觉得你和他亲近啊?”

侯杰被问了愣了一下,脑中莫名的闪现了一些曾经香烟的场景,遂抿唇一笑,道:“那孩子天性有点孤僻,没什么事的。”

实则因为刚才妻子的话,让他心里产生了动摇,毕竟是跟过自己的人,能留的话,还是多留几年吧!

只是他不曾想,这一留,就给自己留了一个家破人亡的祸害。

侯杰在少林寺醒过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一把那群僧人不知道用来做什么刀,曹蛮……如果让他死的太过于舒服,他都对不起惨死的女儿,只是不曾想,出师未捷身先死,竟然被一个烧火僧挖的陷阱给困住了,也因此看到了那张通缉令。

侯杰眯了眼睛,曹蛮竟然知道他没死?这样的话,事情似乎也需要重新计算了。

曹蛮的确是不相信侯杰已经死了,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死的这么轻易呢?他就算是已经死了,想到自己竟然被曾经的枕边人背叛,大概也得气的从鬼门关回来,找自己报仇,所以他每天大开着自己的府门,等着侯杰上门。

他现在已经非常懂事了,知道当初那个孙大帅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挑了手筋脚筋关起来?这个法子挺适合用在自己那个好大哥身上的。

侯杰的确是在少林寺卧薪尝胆想方设法要回去杀曹蛮报仇的,可是他碰到了一个人,宋虎的儿子,宋文轩。

那是一个在记忆中非常腼腆的孩子,远不如胜男活泼可爱,可是那个孩子,此时此刻却抓着一把刀,面目狰狞的要杀他,侯杰不怀疑,如果没有那把刀,宋文轩也会扑上来,用他的拳脚,他的牙齿,将自己撕成碎片,为他父亲报仇。

宋文轩被他母亲劝走了,可侯杰却犹如失了神一般,宋文轩那个狠厉的眼神不由得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他早已忘却的人,曹蛮,却不是后来的那个曹蛮。

曾经的曹蛮,也是腼腆的,不过却只是对着他,对着外人永远都是一副狼崽子的模样,宋虎第一次见到曹蛮的时候,就笑着问他:“你从哪儿搞的这么一个狼崽子,护你护的这么厉害?”

当时的侯杰是非常得意的,那的的确确是一个狼崽子,却是一个被他驯服,只听他话的狼崽子,可是从什么时候,狼崽子也对自己有了反意?从护着自己变成了要自己的命?好像,是从自己娶妻生女的时候吧?同时也是把那个爱慕着自己少年推离自己身边的时候。

侯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道:“果真是因果报应。”

渐渐的他放下了心中的仇恨,曹蛮恨他是应该的,只是死的本应该是他的,可惜了胜男为自己挡了灾,不过他已经不恨了,他只是希望曹蛮也能放下,只是恨容易放下,而爱,而且还是深入骨髓的爱,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呢?

他投身佛门,做了救苦救难的菩萨,却独留曹蛮一个人在这地狱一般的人世间沉沦。

曹蛮不会放过他的,侯杰知道,正如他不会放过霍龙一样,他已经有了被找到的准备,这本就是他的因果,只是不应该在伤到其他无辜的人,他愿意用自己的死去化解曹蛮的怨恨。

只是他没想过,原来并不是恨到了极致才会想到毁灭,爱到了极致而得不到,同样也会想着毁灭。

侯杰躺在曾经他睡过的床上,身上的衣服被扒了一个干净,双手被紧紧的捆在了身后,身下之处正在被人不停的侵犯,他感觉不到生理性的快感,同样感觉不到被折辱的难堪,他只是有点心疼眼前这个人,以至于他忍不住叫了一声,“曹蛮。”

身体中的律动陡然停下,曹蛮带着迷恋的眼神盯上了他的脸,颤颤巍巍问道:“大哥,你是在叫我吗?”

侯杰一阵恍惚,好像现在还是十年前,眼前的人也并不是后来背叛了他,帮着外国人杀中国人,强占中国国宝的曹蛮,不过慌神只是瞬间的事情,他还记得今天过来的目的,而曹蛮现在难得的好心情,于是他道:“收手吧!你这样做是错误的。”

他的话刚说完,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不是人的拳头,而是曹蛮不离身的唐刀,侯杰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血沫子,全金属的刀把子打在人的脸上,那滋味可真不是好受的,尚且不等他再有动作,曹蛮已经拿了角落的衣服赛道了他的嘴里,将他翻了一个身子,背朝上,再一次侵犯了起来。

期间有人来报,说是外面着火了,曹蛮的身子顿了一下,略带讥讽的笑了一声,提起剑柄,用把手狠狠的打在了侯杰的背部,感受着床上的人因为激痛而绷紧的身体,狠狠的抽擦了几下,泄在了他的身体里。

曹蛮好心的把赛在他嘴里的衣服扯了出来,已经被血染红了,曹蛮笑了笑,把衣服丢在了一边,先给自己穿好了衣服,又给侯杰隔开了绑着手的绳子,然后把刀放到他的手腕上,尝试着找手筋在哪里。

外面的火越少越大,过来报告的人一波又一波,曹蛮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让人把侯杰看住了,等自己回来在亲自找他的手筋脚筋,一一挑断。

侯杰从戎数十载,毅力远比一般人强大,等曹蛮走了以后,他缓了一会儿,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给自己穿上了僧衣,走出去的本事恐怕是没有了,但是最起码可以不让自己赤身裸体的遭人笑话。

只是没想到,他这样的人,除了曹蛮,竟然还会有人不顾性命过来救他,被送回少林寺的时候,他已经被颠的差不多就剩下一口气了,可是他还活着,而那个去救他的人,已经死了,侯杰不由得再一次想到了曹蛮,他竟然有点庆幸,还好,那个人还是活着的。

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曹蛮再一次带着人过来,侯杰知道,这一次,恐怕就是生死离别了,他的样子倒是很平静,也很符合现在一个光头一身僧袍的样子,女儿的骨灰交给了妻子,包括一封他的书信,这样的世道,女人的日子不好过,希望他家里那边能给她一份安定日子吧!

安顿好了妻女,就剩下曹蛮了,因果宿命,他想逃避,却怎么也躲不开。

只是他无论如何未曾想到,曹蛮见他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为什么要走?”

因为这句话,侯杰竟然难得有了一丝愧疚,以至于他不得不做出了解释:“是他们带我走的!”

这句话似乎极大限度的安慰了曹蛮,他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问侯杰,“那大哥现在愿意跟我回去吗?”

“我跟你回去,你就会放过这里的所有人吗?”

曹蛮的眸光再一次变得狠辣,恶狠狠问道:“以前我在你心里比不上你妻子和女儿,她们是你的家人,我认了,可是现在她们一个死了,一个走了,为什么我还不是你最重要的人?”

“曹蛮!”侯杰动情的喊了他一声,劝阻道:“众生皆苦,你为何不放过他们呢?”

曹蛮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笑出了悲愤:“你让我放过那些人,可是我呢?谁来放过我?”

“一世随缘,随缘一世才能活的自在。”

他们之间注定是没有缘分的,曹蛮的本意是杀了侯杰,自己陪他一起去,却不曾侯杰为了救他死了,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落到了佛祖的掌心,这难道就是他所谓的随缘吗?曹蛮有点想哭,而他也的确是哭出来了。

天上飘起了雨,由小变大,冲刷上被染红的青石板上,好像是上天都看不惯他的恶行一样,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冲洗干净,包括里面那个躺在佛手心的人,一身的罪孽随着身死全部烟消云散,留下他继续在人世间如果鬼魅一般的活着。

飞蛾扑火是自取灭亡,可却是死在了自己向往,追求的温暖里面,而现在这束火光却消失了,他扇起的风太大,而那火光太过于微弱了一些,哪怕他细心的呵护,也无法留住最后一丝的温暖。

曹蛮到了少林寺山门外,那群洋人已经被少林寺发了疯的和尚杀了一个一干二净,不过大炮的弹药倒是留了不少,曹蛮把所有的弹药全部都放到了一起,又跑到少林寺把侯杰的尸体搬了出来,清扫干净了四周围的尸体,抱着侯杰坐到了那门小一点的炮旁边。

这是那群洋人最新的发明,不需要引线就能用的大炮,是他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曹蛮校准了那堆弹药的地方,抱紧了侯杰,拉下了控制炮弹发射出去的把手。

震天的响声就在耳边响起,曹蛮死死的抱着侯杰,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与其一个人行尸走肉的活下去,还不如干脆一起被炸的尸骨无存,他也不求来世了,只要他现在能抱着侯杰一起化为灰烬,只要这个人以后再也不会属于别人,就足够了。


【刘华水仙】【洛吾】持靓行凶

众所周知,吾先生除了是一位影视歌三栖巨星,还是一位老板,虽然法人不是他,但公司关于影视方面的投资还是得过问这位老板,倒不是因为那位和他一起闯荡了几十年的老友法人做不了主,而是吾先生对影视投资有近乎苛刻的要求。

最近,他又盯上了一个剧本,为了前期的准备,虽然人还在香港,但是足有一旬时间没有回雷洛位于半山的别墅。

雷洛今天难得不用加班,在西点屋买了吾先生爱吃的蛋糕,又打包了他最爱的茶走,到了吾先生的豪宅,他以为吾先生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是他的缘故,所以特意带了东西过来赔罪,顺便把人带回家的。

猪油仔看着雷洛轻快的迈着步伐,提着他特意买的东西进了吾先生大屋,挠着自己的双下巴苦恼的自言自语:“吾生近日一直在公司开会,大半夜才会回家,他现在过去做什么?”

他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明白,雷洛已经黑沉着一张脸从吾先生的大屋出来了,手里的东西直接被他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面。

猪油仔被他的怒意弄得浑身肥肉抖了两抖,因为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好像没有把吾生最近的动向告诉洛哥。

雷洛上车后狠狠的关上了车门,力度大到纵使猪油仔坐在车里镇压,车身都摇晃了几下。

“阿吾在哪里?”

“……应该是在公司吧!吾生公司最近投资了一个新电影,今天约了全部演员开会。”

“去他公司。”

猪油仔不敢多话,开了车把雷洛送到吾先生的公司,两个人畅行无阻的到了吾先生的会议室外面,尚未进门就能闻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奶甜味,这个味道两个人都熟悉的,那属于吾先生亲自烤出来的蛋糕味道。

会议室里面的吾先生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话,是国语,吾先生讲国语的时候讲究一个字正腔圆,但因为地域的限制和没有系统的学过,他的字正腔圆听在别人的耳中,只是傻的可爱,因为如此,他说话的时候一般很慢,因为要想一下怎么用自己掌握的词汇把一句话完美的表达出来,除非遇到他最爱的电影。

是啊!他最爱的电影,只有和人说电影的时候,他的语速会变的飞快。

雷洛扯了一脸的苦笑,对猪油仔道:“我们去他办公室等吧!”

这个会一直持续到了夜里八点半,紧接着就是公司安排的聚餐,吾先生原本是准备直接走的,出了会议室的门被助手告知,有人在他办公室等他,已经待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吾先生问是什么人,助手为难的看他,一副不好说的样子,吾先生怀着好奇心到了自己办公室,看见了办公室里面的人。

吾先生曾经问过雷洛,问他为什么等人的时候总是翘着一条二郎腿什么都不做,如果是他的话,如果见的是陌生人,自然会做出一副得体的样子,安坐在那里等人,可如果熟了,他比较喜欢摊在沙发上,如果手跟前能样一个果盘,里面的水果全部切成一口一个的小块,那就是天下至美的事情了。

他以前问这话的时,对雷洛的这种做法,评价只得八个字:古老,板正,不知变通。

可是今天,他突然明白了雷洛为什么等人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我现在正在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等你”的样子,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他这种待遇,从而产生愧疚的心理对他有求必应,似乎也是不出所料的事情了。

吾先生那天自然没有出席公司的聚餐,他吃的不多,也不喝酒,每次出去聚餐也都是类似于吉祥物的存在,远远不如陪着雷洛。

“吃饭了没?我请你吃饭,菠萝油,鸳鸯奶茶?”

吾先生没有问雷洛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没有叫他,雷洛也没有主动提起,只是笑着对他说:“好!”

他们两个人出去,自然不需要猪油仔开车了,他把车钥匙给了雷洛,看见两位大佬手拉手出去约会,翻了翻自己的兜,翻出来一枚五块的硬币。

“嗯……搭巴士回家,应该够了!”

两个人吃过了晚饭回了雷洛的别墅,雷洛切了一盘子水果放到吾先生的面前,听他一边吃水果一边说话,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眼前这个人最怕老鼠,可他大概不知道,他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喜欢塞一嘴,嘴巴不停的动着,脸颊塞的鼓鼓囊囊的,和一种名为仓鼠的鼠类吃东西的模样一模一样。

“你不知道老板多扣,要他花一块钱就像要他妈他爸一样,要他多掏十块钱,好像把他儿子也要了。”

雷洛不言不语听着吾先生絮叨,之前是他说错了,吾先生在不说电影的时候有时候也挺爱说话的,那就是在他面前吐槽工作,吐槽同组的演员,吐槽颁奖典礼的不公平公正,这种时候他的语气不像是面对电影的狂热,而是平平淡淡的,把小抱怨全部讲出来,又好像是想求他的安慰,又好像是小孩子跟大人抱怨今天在学校被谁谁谁欺负了,要他去帮他报仇。

思及到此,雷洛伸手,捏了捏吾先生的耳垂,厚厚的圆润的耳垂,雷洛曾经花了大价钱请人为吾先生算吉凶,避祸灾,那个眼盲的老先生在吾先生的脸上乱摸了一通,说这是有福之相,一句话,让雷洛封了一个六位数的红封给他。

恰逢那段时间吾先生电影投资失利,得知他竟然因为一句话送了六位数出去,恨不得上去使劲摇晃他的脑袋,看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如果要钱的话,我可以……”

余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吾先生捂住了他的嘴。

“阿洛,这是工作,和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如果你掏出这么一笔钱,你觉廉署会不查你吗?”

雷洛浅浅一笑,顺势在捂着自己嘴巴的掌心上啄了一下,吾先生红着耳垂缩回了手。

“我并非是要自己出钱,只是想给你出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

“那些电影投资商,你如果愿意对他们笑上一笑,恐怕你要多少钱他们都愿意给,你若是愿意陪他们吃上一顿饭,恐怕把命给你都是可以的。”

吾先生失笑,斜睨他一眼,嗔道:“我又不是卖笑的,就算是卖笑的,也不卖给他们!”

就这一眼,眉梢眼角,无处不是风情万种,宽肩窄腰,随身写满了诱惑。

雷洛忍不住坐进了一点,伸手揽上了吾先生的腰,带着情色口吻暧昧问道:“那你要卖给谁,嗯?”

可惜他这故作的暧昧没有得到吾先生的回应,他原本是动情的同样揽住他腰的,只可惜刚刚揽上,马上松开,站了起来,看着那一碟子被他快吃完的水果,犹如天塌地陷一般。

“怎……怎么了?”雷洛难得有一丝的困惑。

“你……你……你怎么又瘦了?”

“……”

“我没瘦,大概是你胖了吧!”

“……那你还给我吃这么多水果,你还给我买蛋糕,买奶茶。”

雷洛顿了顿,尝试道:“其实你没胖,是我又瘦了,近日警察部又在搞培训,警队高层也得受训,所以才会又瘦了一点。”

吾先生保持怀疑态度,他觉得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找一个软尺,然后量一下自己的腰围是不是又粗了。

吾先生说到就做,立刻跑衣帽间拿了一条软尺过来,自己看着不方便,干脆把软尺交给雷洛,自己把裤子往下拽了拽,上衣往上扯了扯,露出一截腰腹,让他给自己量腰围,雷洛在软尺和吾先生那一截细腰之间做了一番抉择,然后果断的放下了软尺,把人拦腰抱起,抱到了卧室去。

比谁的腰更细,没有什么比两个人完全贴合在一起比更直观的办法了。

 


祸国殃民级别的小美人,图源水印,此君微博有九宫格。

【生贺】king哥X化骨龙


阿king在江湖上有个花名,叫赌侠,可他这个赌侠的名号和陈小刀没有半点关系,陈小刀赌侠的名号叫响了全世界,他这个赌侠的名号,连香港都没有出去,大家提起他顶多说一句,老正王阿king,没人会喊赌侠,除此之外,赌侠陈小刀是赌神高进亲手教出来的徒弟,而他这一手赌技,全是自己在小赌场里面输的多了自己琢磨出来的。

他这样的一个人和陈小刀比,简直没有一样能比得过,除了他的徒弟。

“师父啊,今天我请你去吃免费的大餐好不好?”化骨龙接了一个电话,笑的一脸猥琐同king讲到,king曾经试图和他讲过许多次,笑的时候,眼睛不要朝上看,肩膀不送怂起来,这个样子真的很猥琐,可一次次的被化骨龙反驳,“师父你那么高,我不眼睛朝上看你,看不到你啊!”他也只能就此作罢,其实这样也挺好,最起码他埋在猥琐外表下的好,只有自己能看到。

所谓免费的大餐,在和化骨龙住在一起的时间里,king也知道了是什么,就是别人家结婚,他们去装一个报纸当成红包送出去,如果运气好,还能在赌档上赢一把,如果运气不好,被主人家发现了,他再拿钱出来,说这只是一个玩笑。

“怎么,这次又准备空手套白狼?”king笑着问化骨龙,这个词是他最近才学会用的,每次化骨龙这么开心的时候,就是他们又有空手套白狼的机会了。

这次结婚的人听说以前是一个警察,但是后来办案的时候眼睛瞎了,然后一直以吃警方的悬红过活,他的妻子是以为警察,听说家里很有钱,两个人的结识是因为破案,后来妻子一直照顾着丈夫,可能慢慢产生了感情,然后就决定在一起了。

King和化骨龙进去的时候,穿着得体的新郎和新娘正在门口迎宾,新娘很美,新郎很帅,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只不过那个新郎笑的时候……竟然和化骨龙有异曲同工之妙,king恶寒的抖了抖肩膀,听说新郎以前是神探,今天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给红包的时候,king偷悄悄把化骨龙的红包换成了现金,教到新人手里的时候,新郎摸了一下,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可能是因为大喜的日子,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他们走了以后,不知道在那边和新娘说什么,可能是在编排他们,king笑了笑,这个新郎,也挺可爱的。

每个红事几乎都会有赌档,这似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就连这前警察和现警察的婚宴上也不例外,king站在旁边看了几把,倒是难得不管是庄家还是玩家,竟然都没有出千的,这就让他为了难,他的职业道德是坑那些老千,老老实实玩的人,他去坑,似乎有点不合适。

可是化骨龙却不管这些,看见桌面上的钱多,已经拿了自己的积蓄去压了,然后就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他,king无奈,只好过去,没有耍大花招,只是应了庄家一百块。

“搞什么啊,师父,才赢一百块。”化骨龙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牌,不相信他师父出手竟然会只赢这么一点钱。

“兄弟,打牌哪里有你想赢多少就多少的,除非你出千。”庄家是一个穿着皮衣叼着雪茄的男人,看两个人的神色带着审视,这个神色让king看着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是他们这种捞偏门的人碰见警察的时候才会有的。

“不好意思,他喝多了,我们马上离开。”king拉着化骨龙离开了那里。

可是他这个态度反倒是让司徒法宝起了疑惑,朝两人走了过来,“两位请等一下,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件。”

化骨龙一听这话就要爆炸,被king死死的按住了,正发愁怎么平息这事,就听见新娘竟然小跑着跑了过来,对庄家说道:“司徒sir不好意思啊,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你真的认识这两个人吗?我看他们两个像是搭档,专门过来出千骗钱的。”司徒法宝看着king和化骨龙说道。

“司徒sir您真的是说笑了,他们两个不是搭档,他们两个是……是情侣,今天是过来参加我和庄sir婚宴的。”

情侣这两个人可算是着实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包括king和化骨龙,化骨龙是真的被吓到了,king是在奇怪,莫非自己的感情就隐藏的这么浅?能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看破?

“你说他们是情侣他们就是啊?”司徒法宝今天的火气似乎格外大,而且有点要挑刺新娘的意思,king还没有仔细去想这其中的条条道道,就听见新郎开口了。

“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情侣还不简单,亲一下不就行了?”这个说话的人似乎很不屑困扰一群的这个问题,因此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透露着一种,这事怎么简单,为什么你们一群凡人就是看不透的高高在上鄙视众生感。

这会儿几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锁定在了king和化骨龙的身上,等着看他们接吻。

接吻这个事情算简单吗?应该是算吧!所以他们很容易的接吻完毕,看他们的人顿时轰然而去,那个司徒sir也继续去主持他的赌局了,只要化骨龙,红着一张脸问king。

“师父,我拖累你了,要不然你也不用亲我了。”

King笑了笑,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徒弟,他大概不知道,如果这种拖累能多来几次的话,他会更加乐意的。

 


【生贺】庄士敦X何家彤

卡着9:27来一个

本文又名庄士敦的饲养方法

…………………………………………


大家都知道的,庄sir可能是觉得他前半生还没有足够的享受人生美好时光,就瞎了,所以后半生一直将自己的一半精力放在吃上面。

吃泡面,必须得煎太阳蛋,这也就罢了,吃白粥必须得黑松露这就很过分了,毕竟除了他意外,何家彤没有见过第二个人竟然把黑松露当成咸菜干,用来就粥吃。

不过庄sir虽然能吃,但是也能挣,他一年破获案子拿的悬红比何家彤的工资外加福利还要高出一倍由余,况且,他也只是爱吃了一点,其他方面要求不是很高。

何家彤昨天晚上临时收到出警的命令,只来得及给庄士敦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自己解决晚饭,就跑到了现场去,一直忙活到将近十二点才回家。

把车停到车库的时候就看见家里的灯亮着,何家彤心里暖了一下,这种不管多晚回家回家,家里都有人等的感觉真的非常感动人。

几乎是眼含热泪的推门进了家,就看见庄sir憋着嘴坐在椅子上,那个椅子被他放置的位置十分的完美,就在一进门的地方,恰恰好离着门有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既然能让何家彤一进门就被他吓一跳,又不至于被门给撞到。

何家彤打量了他好几眼,确定没有被磕碰到的地方,才松了口气,笑着问他:“庄sir,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啊?是在等我吗?”

虽然庄士敦憋着嘴看上去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是何家彤并没有当一回事,这人平时闲着没事干的就喜欢折腾自己的身体,有时候想把手指头掰到手背上去,有时候想把脚丫子赛到屁股底下去,有时候就喜欢玩自己的嘴唇,一会儿做成可怜巴巴的样子,一会儿又做成可爱的样子。

听了何家彤的话,庄sir把自己的嘴瘪的更厉害了一点,努力的做出,我很委屈,需要安慰的模样。

于是何家彤也明白了,这是真的委屈了,而不是在自己玩。

“怎么了?庄sir,是不是今天出去办案子不顺利?”何家彤哄孩子一样哄道,顺道把人拽起来,另一只手把椅子拉回了原位去。

知道何家彤知道了自己的委屈,庄sir满意的收回了自己憋着的嘴,指控道:“为什么不回来做饭?”

何家彤一愣,“我给你打电话了,今晚出警不能回来做饭了。”

“我没听到。”庄sir的耳朵尖有点红,不过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何家彤看到以后翻了个白眼,知道这人不是懒得出去吃,就是自己简单弄的那几下不合胃口。

认命的把包包放到茶几上,耐着性子问那个这会儿突然低龄的人:“那您现在想吃什么啊?煮个面好吗?”

庄sir没有说话,不过看他挑起的眉毛,扬起的嘴角,不停晃动的脑袋,都能看出来,应该是非常满意这个提议的。

“吃面,一定要加煎蛋,最好是太阳蛋,要两个,还要……”庄sir还在絮絮叨叨的讲述他的要求,何家彤已经到厨房了,烧了一锅水,等锅开的时间,开始找庄sir要吃的其他东西。

听到厨房传来“滋……”的响声,庄sir眉毛挑的更高了一分,还在不停的跃动,好像跳舞一样。

何家彤端着弄好的东西出来,看他这个样子,原本的一点小不爽也完全消失了。

这个庄sir虽然爱吃了点,但是他还知道吃完以后把碗洗了呢,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要给美美的吃一顿就好了,说起来,真的很好养了。

 

 


【生贺】king哥X华dee

#祝Andy老师927生日快乐#

#祝Andy老师818生日快乐#

……………………………………………………


King是一个经营着小赌场的老板,华dee是罩着他场子的小混混,两个人白天在场子里面,晚上关了门就一起手牵手回到一处,他们两个除了是老板和看场子的关系以外,还是情人。

某日,两个人手拉着手回家的时候,突然被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给堵住了,华dee最初以为是来找他的,当他被king拉到了身后去才知道这些人是来找king的。

“King哥,这才几年没见,怎么抛弃了你的那些莺莺燕燕,开始养起小白脸来了?”

华dee听到来人这么说。

King压着自己的怒气翻了一个眼神看着来人说道:“我已经不管那些事了,你们别找我了。”

说完他拽着华dee就走了,那些人倒是也没有拦着他们,两个人一路回到了家里面,然后king就开始收拾东西,不仅仅是他的,还有华dee的。

“你这是做什么?”

华dee拉着king的手让他停止了动作,他现在需要的是解释,他需要知道为什么在一起三年的爱人了,竟然对方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这种被隐瞒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导致他无法安静下来。

King深吸了一口气,反抓住华dee的手,说话的时候带着哄孩子一般的安慰语气,“这些你先别问了,先跟我走,等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全部都告诉你的。”

“去他妈的有机会。”

华dee直接把king的手甩飞了出去,他以前觉得king一直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是因为他本性如此,可是现在看来,分明就是拿了自己当孩子哄骗。

华dee愤怒之下离开了king,一个人跑到了外面去,king想拦他来着,可是华dee跑的太快,他没有赶得上。

第二天king到了自己的那个小赌场,就收到了快递,里面装的是一件衣服,华dee的衣服,上面有血迹,他闻了闻,不是人血,king冷笑了一声,心道:这些人倒是好算计,知道真的伤了人肯定会惹怒他,就弄了一些假血上来,既然气到了威胁自己的作用,还没有恨得伤到人。

快递里面除了衣服,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串数字,拿了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声音有点陌生,“King哥,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啊,上次我手下去请你,竟然连句话都没让人捎回来就直接走了。”

King从电话里面能听到华dee支支吾吾的声音,应该是被人堵着嘴的,而且他现在一定很激动,因为他竟然让别人威胁到了自己,这应该是他不能接受的,想到那个卷头发的少年气呼呼的样子,king带上了一抹甜蜜的笑,不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个卷头发的少年受伤,因此他上了一条堵船,和一个叫省镜的人合作,帮助他毒杀他的大佬马交文。

作为合作的好处,他见到了华dee,应该时候没有受苦的,脸上身上都没有明显的伤痕,不过人应该是被气的不轻,看见他以后也是气呼呼的,鼓着脸不肯看他。

King揉了揉他的一头卷发,把原本就有点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一些,同他说道:“我明天会和马交文打一把牌,到时候,他们的注意力肯定都在牌局上,对你的看管会放松,你到时候找时机逃出去,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华dee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他:“那你呢?你怎么走?你要是真的杀了马交文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King神秘的朝他笑了笑,附耳道:“我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那些吃里扒外背叛自己老大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帮省镜呢。”

“你是想……”华dee听到了他的话以后顿时惊呼了出来,然后被king一把捂住了嘴巴,“禁声,这里不是自己家,什么话都能往外说。”

华dee点了点头,king松开了捂着他的嘴,手心故意在华dee柔软的嘴唇上蹭了几下,不过华dee这会儿正激动,并没有注意到。

“你想和马交文合作,摆省镜一道?”华dee放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

King朝他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迷的华dee有点神志不清,也忘了问他到底要怎么做,king就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一切的计划全部都在king的计划下走着,也听到了自己上来后买通的一个省镜的手下知道了华dee已经离开了堵船,所以哪怕在省镜死了以后,自己被马交文用枪指着头也非常的淡定,大不了就是自己的一条命,跑江湖的,每一个人的命是值钱的。

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华dee竟然会闯进来,手上还带着枪,直直的指着马交文,让他放了自己。

King震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直都是稳操胜券的样子终于有了一丝裂痕,或许是这丝裂痕取悦了马交文,他让两个人做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选择,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下船,问他们两个人谁活着。

King是下意识的就像让华dee下船去,只是却听华dee说道:“我们两个今天要是都不能下船,你也得陪着我们一起死。”

马交文似乎非常的喜欢华dee,在他说出了这句话以后,竟然开心的鼓起了掌,king默不作声的移动了一下脚步,想挡在华dee的身前,只是这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枪,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然后他就听到马交文说:“给你们两个五分钟的时间,要是能跑出去,我就放了你们,要是跑不出去,我就全杀了你们。”

King和华dee看了一眼,然后华dee直接扔了手里的枪,拉着king跑到了门外边去,两个人操了近道直接跳下了水。

“文哥,那两个人跳水跑了。”有手下回到船舱像马交文通知king和华dee的下落,就见马交文手里拿着华dee刚才拿着的枪,朝着他开了一枪。

手下差点被吓的尿了裤子,然后才感觉到自己脸上被滋了一脸水,这竟然是一把仿真的水枪。

此时的大海里,king频频回首看着身后的赌船问华dee:“你的枪就那么扔穿上了?”

华dee转头看他,脸上带着点得意洋洋的神色,嘴角都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说道:“那样的枪我还有很多,你要是想要,等回去我送你几把。”

于是king懂了,那肯定是一把假枪,只是,拿着一把假枪就敢闯进去就自己,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勇猛。

“你别用那副眼神看我,我是给你看场子的,怎么能把你放在危险的地方不管呢?”说这话的时候华dee耳朵尖红红的,king瞧着开心,却没有再打趣华dee,这里还是在公海呢,要游回香港……他还是省点力气慢慢游吧!

抬头看一眼一望无际的大海,king自暴自弃的想,还不如干脆让马交文打死算了。

华dee可能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说了一句,“别担心,我找了船来救我们,只要游出马交文堵船的视线就可以了。”

king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庞大的堵船,游出它的视线……他觉得可能还是游回去被一枪打死舒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