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洛吾】持靓行凶

众所周知,吾先生除了是一位影视歌三栖巨星,还是一位老板,虽然法人不是他,但公司关于影视方面的投资还是得过问这位老板,倒不是因为那位和他一起闯荡了几十年的老友法人做不了主,而是吾先生对影视投资有近乎苛刻的要求。

最近,他又盯上了一个剧本,为了前期的准备,虽然人还在香港,但是足有一旬时间没有回雷洛位于半山的别墅。

雷洛今天难得不用加班,在西点屋买了吾先生爱吃的蛋糕,又打包了他最爱的茶走,到了吾先生的豪宅,他以为吾先生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是他的缘故,所以特意带了东西过来赔罪,顺便把人带回家的。

猪油仔看着雷洛轻快的迈着步伐,提着他特意买的东西进了吾先生大屋,挠着自己的双下巴苦恼的自言自语:“吾生近日一直在公司开会,大半夜才会回家,他现在过去做什么?”

他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明白,雷洛已经黑沉着一张脸从吾先生的大屋出来了,手里的东西直接被他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面。

猪油仔被他的怒意弄得浑身肥肉抖了两抖,因为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好像没有把吾生最近的动向告诉洛哥。

雷洛上车后狠狠的关上了车门,力度大到纵使猪油仔坐在车里镇压,车身都摇晃了几下。

“阿吾在哪里?”

“……应该是在公司吧!吾生公司最近投资了一个新电影,今天约了全部演员开会。”

“去他公司。”

猪油仔不敢多话,开了车把雷洛送到吾先生的公司,两个人畅行无阻的到了吾先生的会议室外面,尚未进门就能闻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奶甜味,这个味道两个人都熟悉的,那属于吾先生亲自烤出来的蛋糕味道。

会议室里面的吾先生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话,是国语,吾先生讲国语的时候讲究一个字正腔圆,但因为地域的限制和没有系统的学过,他的字正腔圆听在别人的耳中,只是傻的可爱,因为如此,他说话的时候一般很慢,因为要想一下怎么用自己掌握的词汇把一句话完美的表达出来,除非遇到他最爱的电影。

是啊!他最爱的电影,只有和人说电影的时候,他的语速会变的飞快。

雷洛扯了一脸的苦笑,对猪油仔道:“我们去他办公室等吧!”

这个会一直持续到了夜里八点半,紧接着就是公司安排的聚餐,吾先生原本是准备直接走的,出了会议室的门被助手告知,有人在他办公室等他,已经待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吾先生问是什么人,助手为难的看他,一副不好说的样子,吾先生怀着好奇心到了自己办公室,看见了办公室里面的人。

吾先生曾经问过雷洛,问他为什么等人的时候总是翘着一条二郎腿什么都不做,如果是他的话,如果见的是陌生人,自然会做出一副得体的样子,安坐在那里等人,可如果熟了,他比较喜欢摊在沙发上,如果手跟前能样一个果盘,里面的水果全部切成一口一个的小块,那就是天下至美的事情了。

他以前问这话的时,对雷洛的这种做法,评价只得八个字:古老,板正,不知变通。

可是今天,他突然明白了雷洛为什么等人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我现在正在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等你”的样子,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他这种待遇,从而产生愧疚的心理对他有求必应,似乎也是不出所料的事情了。

吾先生那天自然没有出席公司的聚餐,他吃的不多,也不喝酒,每次出去聚餐也都是类似于吉祥物的存在,远远不如陪着雷洛。

“吃饭了没?我请你吃饭,菠萝油,鸳鸯奶茶?”

吾先生没有问雷洛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没有叫他,雷洛也没有主动提起,只是笑着对他说:“好!”

他们两个人出去,自然不需要猪油仔开车了,他把车钥匙给了雷洛,看见两位大佬手拉手出去约会,翻了翻自己的兜,翻出来一枚五块的硬币。

“嗯……搭巴士回家,应该够了!”

两个人吃过了晚饭回了雷洛的别墅,雷洛切了一盘子水果放到吾先生的面前,听他一边吃水果一边说话,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眼前这个人最怕老鼠,可他大概不知道,他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喜欢塞一嘴,嘴巴不停的动着,脸颊塞的鼓鼓囊囊的,和一种名为仓鼠的鼠类吃东西的模样一模一样。

“你不知道老板多扣,要他花一块钱就像要他妈他爸一样,要他多掏十块钱,好像把他儿子也要了。”

雷洛不言不语听着吾先生絮叨,之前是他说错了,吾先生在不说电影的时候有时候也挺爱说话的,那就是在他面前吐槽工作,吐槽同组的演员,吐槽颁奖典礼的不公平公正,这种时候他的语气不像是面对电影的狂热,而是平平淡淡的,把小抱怨全部讲出来,又好像是想求他的安慰,又好像是小孩子跟大人抱怨今天在学校被谁谁谁欺负了,要他去帮他报仇。

思及到此,雷洛伸手,捏了捏吾先生的耳垂,厚厚的圆润的耳垂,雷洛曾经花了大价钱请人为吾先生算吉凶,避祸灾,那个眼盲的老先生在吾先生的脸上乱摸了一通,说这是有福之相,一句话,让雷洛封了一个六位数的红封给他。

恰逢那段时间吾先生电影投资失利,得知他竟然因为一句话送了六位数出去,恨不得上去使劲摇晃他的脑袋,看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你如果要钱的话,我可以……”

余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吾先生捂住了他的嘴。

“阿洛,这是工作,和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如果你掏出这么一笔钱,你觉廉署会不查你吗?”

雷洛浅浅一笑,顺势在捂着自己嘴巴的掌心上啄了一下,吾先生红着耳垂缩回了手。

“我并非是要自己出钱,只是想给你出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

“那些电影投资商,你如果愿意对他们笑上一笑,恐怕你要多少钱他们都愿意给,你若是愿意陪他们吃上一顿饭,恐怕把命给你都是可以的。”

吾先生失笑,斜睨他一眼,嗔道:“我又不是卖笑的,就算是卖笑的,也不卖给他们!”

就这一眼,眉梢眼角,无处不是风情万种,宽肩窄腰,随身写满了诱惑。

雷洛忍不住坐进了一点,伸手揽上了吾先生的腰,带着情色口吻暧昧问道:“那你要卖给谁,嗯?”

可惜他这故作的暧昧没有得到吾先生的回应,他原本是动情的同样揽住他腰的,只可惜刚刚揽上,马上松开,站了起来,看着那一碟子被他快吃完的水果,犹如天塌地陷一般。

“怎……怎么了?”雷洛难得有一丝的困惑。

“你……你……你怎么又瘦了?”

“……”

“我没瘦,大概是你胖了吧!”

“……那你还给我吃这么多水果,你还给我买蛋糕,买奶茶。”

雷洛顿了顿,尝试道:“其实你没胖,是我又瘦了,近日警察部又在搞培训,警队高层也得受训,所以才会又瘦了一点。”

吾先生保持怀疑态度,他觉得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找一个软尺,然后量一下自己的腰围是不是又粗了。

吾先生说到就做,立刻跑衣帽间拿了一条软尺过来,自己看着不方便,干脆把软尺交给雷洛,自己把裤子往下拽了拽,上衣往上扯了扯,露出一截腰腹,让他给自己量腰围,雷洛在软尺和吾先生那一截细腰之间做了一番抉择,然后果断的放下了软尺,把人拦腰抱起,抱到了卧室去。

比谁的腰更细,没有什么比两个人完全贴合在一起比更直观的办法了。

 


【刘华水仙】刘建明/林昆 无差

一个人的身份可以隐瞒到什么程度?
刘建明和林昆在一起已经十年了,可是他一直以为林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电器店的老板,从来不曾知晓他竟然是控制整个东亚毒品的地下庄家。
他们的认识在一个晚上,他下班晚了,从便利店买了一盒微波食物,可是却忘了加热,所以在路边随便找了一个电器店进去,借用了一下微波炉给自己热了一下饭,然后就把心借给那个白头佬了。
刘建明后来想过他曾经为了林昆做过些什么,做饭,这是第一个,定时定点测试血糖这是一个,还有家里满满一柜子的糖尿病预防治疗书籍,如今想来其实也是有点讽刺的。
"01137有人来看你。"
有人说话的声音惊动了刘建明,他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事在叫自己,01137,一个编号,接下来二十年属于他的名字。
刘建明一直被领到了会客室去,中间没有隔着铁栏杆,就是一个普通的桌子,桌子的那头坐着一个人,白色的宽松衬衫,上面都是褶子,肤色枯黄,头发苍白,看见他的时候笑了笑,然后马上把笑容隐藏了下去。
"你怎么过来了?"刘建明做到了椅子上问道。
林昆想了想,说道:"你进来也一个多月了,我过来看看你习惯不习惯。"
"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去哪里不是活。"刘建明无所谓的说道,当初接过了韩琛的那杯茶他就料到了会有今天这情况,只是没想到最后把他捅出来的竟然是林昆,难道他就真的那么嫉恶如仇吗?
听他这么说,林昆叹了口气,"你的律师正在不停的上诉,他们控告你的罪名的证据被查出来有假,所以你很可能就会被放出去了。"
刘建明看林昆的眼神有一丝的怪异,他到底想做什么,是他把自己弄进来的,可是现在又说自己可以出去了?
"你们警察部也一直不相信你是真的内鬼,最近也在找证据。"
林昆说道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刘建明,眼里有留恋有怀念,最后却只剩下了悲凉。
"我先走了,你待着吧,别惹事,很快就能出去了。"
刘建明当时并不是很懂林昆的话,一直到半个月后,他突然接到了出庭的通知,然后听到了他是被陷害的证据,被大毒枭林昆所陷害的。
"毒枭?"刘建明在法庭上直接问出了声音。
黄志诚警司是这次案件的证人之一,他回答了刘建明的话,"林昆当初是故意接近你的,他是香港最大的毒枭,这次故意陷害你,就是为了让我们失去一员大将,然后达到出货的目的,可是被我们的卧底给抓出来了。"
接下来刘建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一直到被人送回了他家,他出的首付,林昆一直在月供的房子,现在家里面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存在过的任何痕迹都没有了,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刘建明重回警局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林昆自杀的案子,照片上那个曾经被他亲吻了无数遍的脖子豁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照片的下面就是法医给的死亡鉴定,失血过多,导致器官衰竭,糖尿病人受伤以后伤口不好恢复,以前哪怕是手指头割破了一条伤口,他都得如临大敌一般的对待,可是现在,就这样血如泉涌,一直流到失血而亡。
林昆死了,他下面的人顿时群龙无首,而且警队内部的卧底已经做到了林昆的心腹,一条毒品销售线被挖出,其中就包括了韩琛的那一条,刘建明看到韩琛也在被捕名单上的时候,有一种解脱的快感,这才是他应得的下场不是吗?
可是韩琛转做污点证人指控警局内部有内鬼的录音带却没有刘建明的那一盘,刘建明怎么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后来无意中提黄警司提起过一次,"这个韩琛和林昆还真的是一丘之貉,弄得所谓的证据都是一样的,连里面说话的人都没换过。"
刘建明听了这话直接愣在了原地,原来竟然是这样吗?他知道了自己内鬼的身份,然后把韩琛哪里的录音带拿过来,做了所谓的"假证据",然后等韩琛栽了以后,真的证据也成了假的,而且整个警局都没人信他是真的内鬼,这就是林昆要的目的?
呵呵……
真是自私的人,从来只顾着自己,不顾及别人。
最近警察局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曾经立下大功的卧底竟然都遇害了,警队高层怀疑这事情是警队没有被纠出来的内鬼做的,特意让cib高级督察刘建明亲自查这件事情。
然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连着死了韩琛的卧底陈永仁和揪出了林昆的卧底阿力以后,高级督察刘建明也死在了自己家里。
法医鉴定是因为颈部的伤口出血量太大不治而亡的,这个伤口的位置和林昆的伤口在一模一样的位置。
"黄sir,刘sir真不是殉情了吧?"有人惊恐的问黄志诚,因为刘建明的死实在不像是他杀。
黄志诚看了一眼今年警队刚刚招进来的人,"写仇杀吧。"
在林昆死了三个月后,高级督察刘建明被黑社会仇杀在自己家里。
………………………………………………………………
因为K歌不会老刘的很多歌,所以怨愤之下有了这个犹如智障一般的文,不要打人,我也是无辜的。

【刘华水仙】洛吾 端午节

端午节是一个全民性的大节日,香港也是过端午节的,不过,雷洛对这些节日一项不怎么喜欢,因为每次一过节就代表着人流量会多,人流量一多,就代表着犯罪几率意外几率会多,所以他老人家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天除了吾先生的生日,其余的什么节日都不要有才好。

相反于雷洛,吾先生非常的喜欢各种节日,他是一个儿童节都要过两天的人,香港的4.4号过一次,内地的6.1号还要过一次,没过一次儿童节,吾先生都要把家里沾满了气球,把自己弄得和一个大龄儿童一样,更不用说端午节这种一直流传下来的大节了。

吾先生是进入了农历五月就开始放假的,天天在家研究粽子怎么包,雷洛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打扰爱人兴趣的人,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凑上前去,和吾先生一起研究粽子怎么包,然后吾先生就更加包的起劲儿了,然后雷洛就去上班了。

粽子很好吃,但是不好消化,吾先生这样的小体格,一顿饭连一个都吃不了,然后这剩下粽子的去处就成了一个问题,去年的时候仔哥一个人吃了十个,胃胀了半个月,今年雷洛喊人来家里过节,仔哥就说什么都不来了。

去年的去年,一堆的粽子都贡献给了差馆的手足,第二天雷洛无意中发现了吾先生手指上有细小的伤痕,问了之后得知是包粽子的时候被绳子划的,当时就有心返差馆叫昨天吃粽子的人连粽叶带外面包粽子的麻绳全部吐出来,自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把吾先生包的粽子分给其他人了,仔哥吃的那十个还是他没事干的时候练手包的呢。

去年的去年的去年,吾先生拍戏。

再往前数一年,雷洛出差。

再往前数一年,吾先生内地的演唱会。

雷洛突然觉得最近两年好像不管是他还是吾先生,都有意将自己工作的脚步放慢了下来了,特别是吾先生。于是上班的时候,雷洛就不经意间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告诉了仔哥。

仔哥当时的反应特别的好玩儿,然后跟雷洛说“洛哥,要不是上上一次端午节的时候,你放假,吾哥却在剧组一天都没回来,你一个人生了半个月的闷气,我想吾哥也不会特意每年都把各种节日给你留出来的,我可是听吾哥那边的经纪人说了,为了这一个礼拜的假,吾哥回了剧组,得敢好几天的夜戏才能赶回来呢~”

雷洛想了想仔哥说的,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一回事,那个时候吾先生天天抱怨他忙的一天不见人影,他特意空出来了一天留给他,可他却忙的不见人影了,然后他就生了半个月的气,他生气的表现是连续加班了半个月,可惜的是当时吾先生的剧组在内地,所以他连续生气半个月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还是某一次仔哥“无意”透露给吾先生知道的。

“其实我们两个都挺忙的,的确是不应该在这种日子里面还上班。”雷洛若有所思的跟仔哥说道。

仔哥淡然的看雷洛,“所以呢?你有打算翘班了是吗?你走吧,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雷洛看着猪油仔,笑了笑,带着点儿老男人不好意思的羞涩,把猪油仔都给看的臊了一把,就差跪求他赶紧离开了。

然后,雷洛就真的走了。

回家的时候,吾先生还在包粽子呢,听见门响看了门一眼,看到他回来的时候特别惊喜的笑了起来“今天回来这么早?”

雷洛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衬衫袖子上的扣子解开了,挽到了手肘处,朝着吾先生走过去,“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回来和你一起包了,今天包的是什么馅子的?”

“你自己看啊~豆沙,红枣,那边还有没了胡的蜜饯,一些其他的果脯。”吾先生指着桌子上的一大推东西说道。

雷洛看了一圈,自己拿了粽叶放到了手上学着吾先生的样子,有模有样的包了起来,里面各种甜的齁人的东西都放了点儿,还煞有其事的说“吃甜的好,甜甜蜜蜜,和和美美,吉祥如意。”

吾先生有样学样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包了一遍,然后没有管其余的各种各样的粽子,带着两个人包的齁甜的粽子去煮了,然后在自己的社交网站po了一张图“有人说,这个粽子叫甜甜蜜蜜,和和美美,吉祥如意粽,ps:太甜了不好吃,建议少放各种果脯。”

雷洛正好给两个人倒了一杯水过来,看见他发东西,过去看了一眼,问道“很难吃吗?”

吾先生问他“你觉得好吃吗?”

雷洛回答“我觉得还可以啊~”

吾先生笑着说“我也觉得不错。”

既然都说不错,那就开始吃吧~两个人把两个粽子吃了个精光,杯子里面的水也喝了个精光,甚至一杯不够,后来吾先生又去给两个人各自倒了一杯。

那天的粽子,真的很甜呢~

...................................................

此文又叫:

今天的粽子真甜

今天的洛吾真甜

今天的仔哥真可怜

【刘华水仙】雷洛/吾先生 关于纹身

色气向

......................................

吾先生最近又要开演唱会,为了演唱会的造型,吾先生这几天几乎是一天一个发型,今天还是接的长发呢,明天就成飞机头了,今天是乌黑的一头直发,明天保不齐就成了当下流行的奶奶灰了。

这么多年下来,雷洛倒是也习惯了,只是在他顶着一脑门的气象怪状颜色各异的头发后,默默的把自己的铺盖搬到了书房去,美其名曰,加班,到了后来渐渐的发展到了只要吾先生的演唱会进入了挑选服装造型的时候,雷洛就会自动的搬到书房去睡。

这天晚上十二点多以后,雷洛核对最后一份文件,然后发现有个资料落在卧室了,看了看说回见,吾先生应有已经睡下了,是不想进去打扰他的,可这个东西还偏偏没了不行,最后想着也有好几天没有见人了,雷洛深吸了两口气进了自己卧室。

床上的人穿了一身丝绸的睡衣,被子没盖,趴在床上,脑袋朝右转着,呼吸沉稳,雷洛仔细的看了看,脑袋上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心了开了灯,害怕把人吵醒了眼睛一下子受不住强光,开的是比较昏暗的灯光。

只是等灯光开了以后,他却没有心思去找什么资料了,而是把全部的目光放到了床上的人身上。

吾先生每次演唱会都会提前几个月开始健身,该有肉的地方浑圆饱满,不该有肉的地方一丁点儿的肉都没有,此时人趴着睡觉,双手放在了脑袋旁边,蝴蝶骨被料子极垂的睡衣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再往下是不算宽的背和凹陷下去的腰窝,臀部往腰窝转的地方是一条流畅的弧线,此时正静静的呈现在雷洛的眼前。突然床上的人似乎感受到了灯光,不安分的动了动,然后极滑的布料,从挺翘的臀部滑到了腰窝处,漏出了从巴寥到肾枢的一截。

雷洛的呼吸开始有点儿乱了,不过他还是从这句完美的躯体上移开了目光,去柜子里面找自己要的东西,然后一个不经意的转头,被吾先生脚腕上一条细细的黑线吸引,不由得走过去仔细的打量。

是一条黑色的荆棘,上面布满了繁杂的小刺,紧紧的绑缚在了细瘦的脚腕上,雷洛忍不住伸了手上去摸那个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

吾先生被他的动作吵醒,脚不自在的动了一下,雷洛赶紧松开了手,吾先生已经醒了,看见他正在看自己脚腕上今天刚画的纹身,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也太麻烦了吧~我头发染颜色你看不惯,现在脚上弄这个也看不惯,我看你大概是看不惯我吧~”

雷洛静静的站起了身子,看着吾先生转过了身子,仰面躺到了床上,睡衣的扣子开了好几颗,腰身和锁骨在黑色的床单和淡蓝色的睡衣衬托下,白的晃眼。脚腕上的一抹黑被睡裤遮挡了一半,剩下一半犹如一条盘踞在吾先生脚腕上的小黑蛇,正在向雷洛吐着信子,危险又撩人。

雷洛吞咽了一口口水,突然觉得手上的资料有千百斤的沉重,拖着他无法走出这个门口,去处理公事。

吾先生已经又睡过去了,这几天把他累坏了,此时又是在家里,床边上的是爱人,他没有坚持不睡的理由。

雷洛轻轻的笑了笑,把找到的资料放到了桌子上去,把房间的灯调的更暗了一些,也不上去,只是轻轻的摩挲着吾先生脚腕上的纹身,然后慢慢的向上,隔着触感极佳的睡衣一路摸过了修长的腿,挺翘的臀,落到了毫无遮挡的腰身上。

吾先生难受的拧了拧身子,不过他知道旁边的人是雷洛,也就没有醒过来,而是继续安心的睡觉,不过,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

 @陌寞楼深情几许  我的前面完了,等你后续开车了。

【刘华水仙】雷洛/吾先生 关于兴趣爱好的问题

似乎好久没产粮了

...................................................................

吾先生最近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喜欢上了抗战片,雷洛本来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问题,因为他觉得这个抗战片和以前吾先生喜欢的西班牙音乐日本能剧一样,没什么不同,甚至他还有点开心,因为抗战片是在家里就能看的,要是去欣赏其他可能就得去剧院了,为此,他斥巨资为吾先生购买了一套音响,为了让吾先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当天晚上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他们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然后第二天,雷洛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了沉闷的一声枪响从楼下传来,多年来的职业素养让他直接从枕头下摸出了枪,翻身下床,严格按照战术动作下了楼,然后就看见电视上放着电视剧,有一个穿着干干净净军装的人拿着一把毛瑟98k正在狙击敌人,显然刚才那声枪响就是这里传出来的。

雷洛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特别是当吾先生看到只穿了一条内裤的他手里拿着枪后非常奇怪的问他“你做恶梦了?”

雷洛摇了摇头,坐在了他旁边,也跟着一起看,看了半天后指出了一堆的问题,例如毛瑟枪发出了李恩菲尔德的声音,捷克主要是点射,而且得换弹夹换枪管,马克沁得用水冷却枪管。

吾先生在旁边听的目瞪口呆的,等到一集结束,雷洛说出了最后总结“兵力部署我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不做评价,但是我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太过突出,而且是不合理的突出,枪械基本知识几乎没有,这个电视剧拍的非常不严谨。”

吾先生:......

“你难道不觉得看他们消灭敌人的时候很开心吗?”

雷洛愣了愣?“开心?这种故意夸大的景象,为什么要开心?”

吾先生把自动跳到了下一集的电视按了暂停,咱还转过了雷洛的身子,认真的问他“你看过我以前拍的警匪片没有?”

雷洛点头,“看过啊~”

“你觉得拍的怎么样?”

雷洛继续点头“不错啊~”

吾先生松了口气,又问“那你看到那些悍匪出入银行金库如同无人之境,警察被打的全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你有什么想法?”吾先生努力的想把雷洛往天降神兵弄死劫匪的路上去引。

却不料雷洛直接道“你拍的那些是过分夸大了匪徒的能力,实际上,香港作为全亚洲最安全的城市,你电影里面的装备几乎不会出现,就算真的出现了,飞虎队的仓库里也有可以应对的,不会出现电影里面那种情况,让一群CID拿着手枪上的。”

“......”

吾先生不打算理雷洛了,可雷洛却被他勾起了好奇心,扒拉着人问“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这是艺术,不是纪录。”

雷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是,哪怕是艺术,你们也处理的太艺术了,不符合实情。”

吾先生面无表情的说“你快上去穿衣服吧,一会儿仔哥要来接你去上班了。”

雷洛光着身子,拿着枪一点不别扭的上楼穿衣服去了,留下吾先生风中凌乱。

数日后,猪油仔送给了吾先生一沓抗战片的录影带,并且和吾先生说“都是洛哥吩咐,这些都是我看过的,细节找不到大问题的,洛哥说,你要是看的话,就看这些吧。”

吾先生礼貌的道了谢,接过了录影带,然后等猪油仔走了以后,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面,当天雷洛回家后,家里飘扬的是德扎的音乐,雷洛满意亲了亲吾先生的嘴,去了书房,伴随着音乐处理白天没有处理完的事情。


【刘华水仙】雷洛/吾先生 金主(下)

这大概就是流水账,流水账不好听,请叫日常

........................................................................................................

一直等雷处理完了自己的公务,吾先生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

雷洛叫了两声,没看见吾先生回话,奇怪的抬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他家吾先生盯着沙发角看的一脸认真,弄得雷洛还想了想猪油仔是不是给他的沙发角镶了个金边,收了手里最后一点尾,吾先生还是没动,雷洛干脆坐到了他旁边去“想什么呢?”

吾先生回过头就看见雷洛正看着他,那双很好看的大眼睛慢慢的关系和好奇,没有初见时一点那副矜贵高不可攀的样子。

“想你啊~”吾先生乐呵呵的说一句。

然后雷洛就开始笑,漏出八颗白牙齿,眼睛旁边笑出了皱纹“想我想的这么开心啊?”

“当然啊,想你都不开心,要想谁开心啊?”

“那到也是。”

“走吧,突然心情很好,请你吃饭。”吾先生拍了一把雷洛的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

雷洛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吾先生这样的知名度,可是偏偏有时候总有些幼稚无比的想法,比如,带个口罩和帽子就以为谁都不认识他了,还拉着他去这里去那里,雷洛表示他关照香港媒体关照的很辛苦,还好他位高权重。

吾先生跑到了外面找警员问有没有能遮一下东西,警员给他一个了解的眼神,一会送过来一个帽子一个口罩和一件长风衣,吾先生如获至宝的拿进了雷洛的办公室开始武装自己,雷洛趁着办公室关门的瞬间给外面的猪油仔一个眼神,仔哥心知肚明的去安排下去今晚洛哥和吾先生出街,全体媒体避让。

说是出去吃,可是出去一下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两个大男人走路上也不能手拖手,走的近一点已经很可以了,走了一段路,吾先生就不开心了,越走越慢,不时的打量四周的高楼大厦。

“你知道我以前的梦想吗?”吾先生突然问。

“不知道。”雷洛老老实实的说。

“我以前想,等我四十左右就退休,到时候买一片农田,娶一个老婆,养两个孩子,再养一些动物。”

雷洛相信吾先生是真的这样想过的,因为他现在说起来还满是憧憬的语气。

雷洛微微叹了一口气,不重,不足以让还在憧憬中的吾先生听到。

“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不是遇到了一些事情吗,就一直做下去了,再后来,香港的电影慢慢没落,我陪着它经历过最辉煌的时候,然后慢慢看着他没落下来,可能靠着我们这一辈人不能改变大环境,不过,总能尽一些微薄之力,要是有一天我们都不做了,还有什么人记得香港电影呢?”

突然陷入沉默,雷洛并不懂得接这些话,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爱情,他的生命力全部都是他的金钱和权利帝国,剩下的唯一一块地方留给了吾先生,可是这块地方比起他的其他微不足道,他不懂得欣赏一首歌词曲调完全一样的歌曲为什么要唱好几个版本,也不懂得今年的影帝比其他提名者演的好在哪里,更不知道吾先生那几部足以名留青史的电影好在哪里。

不过吾先生也并不需要他懂,他有足够的朋友和伙伴和他一起,他需要的爱人也不是另外一个他自己,不过,这种时候如果有个人能跟他说一句“香港电影不死”他应该是会很开心的,不过,无所谓了,和这一句话比起来,雷洛其他地方好很多啊,最起码,如果是第二个高官,应该不会傻不拉几的和他大晚上的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

“我们去看电影吧?”吾先生突然说,既然都说起电影来了,那顺路就去看个电影吧。

雷洛:......

他刚才好像没有让猪油仔清电影院的场。

“好啊~”雷洛说,他虽然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爱人,但却是一个从不会对爱人说不的人。

两个人看的是吾先生主演的一部电影,拆弹专家。

两个人买了一场还没有买的票,售票的小妹妹皱眉看了买票的人一眼,看见带着帽子口罩的吾先生和他身后的雷洛了然的刷卡,等开了票,一脸激动的拿起手机,打开了WhatsApp,然后她就看见手机屏幕上覆盖了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小姑娘,我希望你能保密好吗?”

近距离看到警察部头把交椅掌舵人,小姑娘已经整个人快晕厥了,除了点头已经不知道其他动作了。

吾先生笑着拍了一把雷洛“别吓唬人了。”转过头对小姑娘说“你可以告诉你的朋友们,我今天来看电影,我也可以和你拍一张照片,但是你不可以提他。”

小姑娘连连点头,表示明白,吾先生脱了帽子和口罩拍照,小姑娘紧张的双手哆嗦把手机给了雷洛,雷洛尽职尽责的拍了照,和吾先生继续往前走,电影两个小时后开场,这时间足够两个人吃顿饭了,场子都清了,要是不去吃,不是白清了吗。

地方是两个人经常去的,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侍者领着两个人到了位置上,轻声轻语的问吃点什么,雷洛直接说了句“老样子,把我上次拿过来的酒开了。”

吾先生沉默的看着侍者离开,来了一句“我想吃烧烤。”

雷洛懵了一下“烧烤?”

“对,北京夜市的烧烤。”

雷洛看了看手表“现在去北京应该还来得及,我让猪油仔订机票?”

吾先生泄气的爬在了桌子上“我没带通行证。”

“我让猪油仔送过来。”

吾先生想了想,“我们买了电影票,一场都买了。”

“我可以叫他们延时,等我们从北京回来再看。”

吾先生直起身子“你是认真的吗?”

雷洛不说话就看着他,吾先生也盯着他看,看了两分钟后,起身拉了人就跑,侍者开了酒送过来,看到的就是飞奔而走的两个人。

两个人出门打了个车,直奔机场,四个小时候他们已经身在北京了。雷洛还是那一身西装革履,吾先生背了个背包,里面装了两个人的证件和一些必须用品,猪油仔到机场的时候问雷洛“明天要不要告假。”雷洛回一句“先告一天,刚才阿吾买了电影票,你知道怎么处理。”猪油仔了然的离开。

来的时候靠着一时冲动,真的到了,反而有种无措感。

“不是要吃烧烤吗?应该去哪里?我对这里不熟。”雷洛问吾先生。

吾先生想了想北京夜晚的人流量,又变得很失落“我突然困了,想睡觉了。”

“我在这里有房子,我们去那里自己烤吧,你可以把你在北京的朋友叫过来几个。”雷洛说,现在的时间还不算晚,刚过了十二点,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睡下的人应该没几个。

吾先生想了几秒钟,要了地址然后开始打电话,雷洛笑着看吾先生终于开心了的脸。而接到吾先生电话的几位大佬都非常郁闷,吾先生这是咋了,大半夜的突然叫出来吃东西,还不是去那几个固定去的地方,而是去一个别墅区,正好有位老总家就在附近,还多嘴问了他一句地址,老总印象中那个地方应该不是吾先生的啊,吾先生看了一眼雷洛,羞涩的说“一个朋友的,今天正好介绍给大家认识。”

老总恍然大悟,然后一通电话叫了好几个人一起去,都是圈内人,总会有时候麻烦到这位实权人物的,有机会见面是求之不得的。

整个烧烤宴会的过程都是愉快的,某位大佬介绍某位烤东西一绝的师傅手艺的确是一绝的,雷洛也不像是他们听到的流言那样的高高在上,他就像是一个招待家人朋友的普通人,和人聊一聊时事政治,最后提一下多谢这么多年对吾先生的照顾,总之,这是一个宾主尽欢的夜晚。

宴会结束后,天色已经亮了白边,吾先生趴床上把脑袋闷被子里“你明天不上班了吗?”

“请假了。”雷洛不在意的说。

吾先生更懊恼了,他今天也不知道咋了,可能脑残了吧。

“好了,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想做什么明天再说。”雷洛拍了拍吾先生。

吾先生焖着脑袋不说话,等雷洛的呼吸变的平稳了以后,缓缓抬起头,眼睛咕噜噜的看着雷洛,想了今天他做的一堆蠢事,拿手机打开了那个讨论谁是他金主的帖子,在一堆还在感叹真爱的下面又回了一句“大概是有真爱的金主吧。”

...end...

【刘华水仙】雷洛/吾先生 金主(上)


最近恰逢吾先生入行三十周年,但凡是电视节目都喜欢盘点一下他这三十年的经历,从出道第一部电视剧,一直盘点到现在,每次都喜欢用一句话,从一个个平平无奇的农村少年成长到今日的天王巨星,吾先生的天赋不是最高的却是最努力的那一个,俨然一个激励少年人奋发向上努力拼搏的光辉形象。
最近,雷洛让猪油仔给他买了一个屏幕超大的平板电脑,里面下载了他家吾先生从出道至今的大部分电视剧电影和音乐,没事做的时候就看一看听一听,不过他空闲下来的时间非常少,以至于大半年了进度还在第一部电视剧上面没看完。
吾先生有一日在家没事做,干脆煲了汤送差馆,吾先生出手大方,给整个差馆的人叫了下午茶,在一众“唔该晒吾哥。”的欢呼声中进了雷洛的办公室。
雷洛正埋头在办公桌苦干,看见他进来了只说了一句“先做,我忙完最后一点。”
吾先生不开心的撇嘴,撇了一会看雷洛不理他,失落的坐到了沙发上,拧开饭盒把汤倒出来自己喝。
吾先生喝的慢吞吞的,可等他都喝完了雷洛还在忙,期间打了无数个电话,有无数个人进进出出,吾先生就像一个吉祥物一样坐在屋子里,别人进来他微笑点头,别人走了他点头微笑,点到头都困了,雷洛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吾先生觉得自己今天决定来这里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有这当吉祥物的时间在家里听听音乐练练书法多好啊,可是既然来了,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不是很没面子吗?吾先生咳嗽了一声,端起了架势做沙发上,再有人进来也不微笑了,一脸庄严稳重犹如特首亲临,让每个进来的人都战战兢兢,存在感极为强势。
等不知道第几个人进来看了吾先生一眼后说话开始结结巴巴,雷洛终于无奈的把目光投向了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吾先生“阿吾,你前面的抽屉有电脑,你先看会电视,等我忙完了一起回家吃饭。”
吾先生慢悠悠放下自己的腿,伸手拿了平板电脑,划开屏幕。这一系列动作端庄又矜贵,正在汇报工作的下属决定等会出去他就要去非死不可上讲述一下今天迷人的吾先生,嗯,照片就用刚才吾先生进来他偷拍的那张。
等汇报工作的人离开后,吾先生嘴角一瞬间抽搐了一下,把电脑扔到了一边,使劲跺了跺脚,刚才为了凹姿势,腿都麻的没知觉了。
雷洛叹了口气走过去,把人扶沙发上让坐好,把他腿放自己腿上,轻轻的敲一敲,捏一捏,吾先生舒服的松了口气,等过了那股子难受劲儿,对着雷洛就像是皇帝挥太监一样挥一挥手“我没事了,你退下吧。”
雷洛也不在意,伸手在吾先生头上蹭了一下,蹭了一手发胶,顺手又在他脸上蹭了一下,看到吾先生脸上生动无比的嫌弃表情后,心情很好的继续工作。
被雷洛撩了一下,吾先生也没有刚才的失落感了,端着电脑开始认真看,结果发现全都是自己的影片,他还没有自恋到这种程度,干脆关了视频打开网页看一下自己的官网,一如既往天下太平,满足的笑了笑,留一条无聊的言退出,又去了几个不是官方的网站,然后看见一个帖子叫“李涛,吾先生背后的金主”,吾先生瞬间皱了眉,然后暗戳戳的点了进去。
首楼提名了三个人,一位是国内著名的一个大导演,在他年轻不出名的时候启用他做大戏的男一号,第二个是一位涉黑的影视公司老板,据说是当时为了他和另一位知名导演扛上,说不用他出演男一号就撤资,第三位是雷洛,还用的不是本命,是LL,吾先生托腮想了半天这是谁,还是有人解释ZF人员不宜公开名字,不过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吾先生心知肚明的继续往下看,然后看到一个不同声音,我吾难道不能成为别人的金主吗?此人的一句言辞引起了滔天巨浪,其后的几百楼里全部都是争对这句话的,直到盖章他只能被包养不能包养别人,吾先生看的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最后的最后涛出了结论,导演和老板是脑残粉,LL是金主,吾先生匿名回了一条“不是金主,是爱人。”然后在一堆ls真相,lss真相,lsss真相的回复中退了出去。
只是退了出去却没心思在看其他,干脆把自己放空去回想他和雷洛的事情。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好像就是在他拍完第一部电视剧后,他演的是一个人警察,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然后有警队的人来找他为警队宣传,他答应了,去参观警察总部的时候看见了雷洛,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却一直记在了脑子里。
第二次见面是一个表彰大会,他作为表演嘉宾,雷洛是被表彰的人,表彰会后是酒会,他端了一杯香槟去找那位身边围满了人的雷洛探长。
“雷sir,请你喝酒。”吾先生还记得这是他和雷洛说的第一句话,雷洛当时并没有接下他手里的酒,而是对他笑着说了句“吾先生,做为一个公众人物,你还是不要在这种酒会把自己喝醉的为好,因为谁也不知道喝醉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
吾先生饶有趣味的看着雷洛离开,继续和别人应酬,一口喝了自己杯子里的酒,然后起身离开,离开前被一位名望厚重的阿sir拦住问他“吾先生这就要走了?不在喝会了吗?”吾先生当时都是被雷洛拒绝的失落,勉强笑了笑说家里有事就离开了,第二天他的经纪人告诉他,昨晚的酒会上好几个人被大佬挑中了,不止女孩子,还有男孩子,经纪人一边摇头一边说“看来又有些人可以扶摇直上了。”吾先生听的出了一身冷汗。


【刘华水仙】候杰/云开

金乌落,将军卸甲
月初升,伶人上妆
灯烛灭,被翻红浪
夜色浓,交颈鸳鸯
登封城破的那天,跟着候杰进城的不是他的娇妻爱女,而是一个叫云开的人。
男人在外行军打仗,有些时候总有需要纾解欲望的时候,军中都是糙老爷们,带家中太太姨娘过来不合适,有些人就会路上买个好看点的女孩子或者男孩子,云开就是候杰养的其中一个男孩子,也是跟他最久的一个男孩子。
云开的本名叫阿福,后来火候到了登台的时候,总不能还叫阿福,师父给改了名字叫云开,一个明明是一个书卷气的名字却偏偏闻到了一丝的风尘味,就像他那个人一样,哪怕正襟危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情色诱惑的感觉,候杰简直爱煞了这种感觉,所以自从上了手,就食髓知味,一直到如今。
当天晚上,为了欢迎候杰,登封城的豪绅们特意请他吃饭看戏,饭局上自然有几个作陪的年轻姑娘们和帅气的小伙子们,云开也随着候杰一起出席了饭局,整个人性质不是很高的样子,候杰喝了两杯酒在被人一奉承,难免有点飘飘然,在看云开这幅样子就不顺心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哭丧着脸是什么意思?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当你是喝多了。”
云开皱眉看着自己面前的酒,为了嗓子他向来不喝太过辛辣的酒等我,他的习惯候杰是知道的,可是候杰今天一看就是喝多了。
“我今天不舒服,不想喝。“云开尽力用温和的语气去说,害怕激怒候杰。
“我再说一遍,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当你喝多了。”
候杰是千军万马杀出来的统帅,他这明显生气了的话一出口,整个饭桌上顿时鸦雀无声,云开的身后已经站了两个候杰的士兵,这是做好了如果云开不喝就灌的准备了。
云开眨了眨眼,猫一样的嘴角微微弯了一下,喉结吞咽了一下,伸出放在桌下一个晚上的手执起了酒杯,对候杰一笑“那我借这杯酒祝司令一往无前,马到功成。”说完,端起酒杯一口饮尽,眉峰微微蹙起,掩嘴轻咳了两声,将杯子朝众人示意了一下,扣在了桌子上,这表示今天不再喝了,候杰看见他这动作笑了笑,手伸到桌子底下捏了捏他的手,被不着痕迹的避开,候杰皱眉,看了云开一眼,云开眼睛低垂没有看他,候杰朝云开身后的二人示意了一下,两个人伸手扶住了云开的肩膀“云开少爷,那边有厢房,您累了可以去休息一会。”
云开面色惨白的顺着那力道起身,看到在座众人无不打量的神色后,脚步虚浮的由人掺了出去,到像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一样。
人走了后,候杰也没心思吃饭了,一群人干脆把酒菜都撤了下去,换了茶上来,一楼也摆开了戏班子吱吱呀呀的唱起来,候杰时不时的往身后看看,副官低头走了出去,不一会,云开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推门进来,在座的众人顿时漏出了经验的眼神,在看看一边缩着的本来准备送给候杰的人,纷纷摇头,候杰有了这样的人物,哪里还会看上别的人。
云开慢慢走到候杰身边,低头轻轻的唤了一声“司令”
候杰朝着旁边努嘴“坐”
云开安静的坐下,看戏,直到戏散,一句话都没说过。
散场后有不甘心的人还准备把自己带过来的人往候杰身上推,候杰早已经带着云开上了车,走远了。
三天后大军正式进登封城,候杰的妻子和女儿被护卫在最中央的位置,却看不到云开的身影。
再后来,候杰被他的部下曹蛮背叛,老婆被抓了,女儿死了,他自己也生死不明,可还是没人见过云开,再后来,听说候杰死在了少林寺,然后有人见有个长的极好看的男人在挖被炮弹炸成废墟的少林寺,后来他挖到了一具好像是尸体的东西小心翼翼的带走了。
世道再乱,人们总是要听戏的,云开是大角儿,想要糊口总是没问题的,糊一个人的口没问题,两个人的口自然也不是问题。





【刘华水仙】程仲森/张生(暗战)

坚持不懈为老刘水仙增厚度
…………………………………………………
劉華水仙 程仲森/張生
程仲森從一個女孩子那裡買了一個藍寶石,打算送給米蘭,他和米蘭的愛情是典型的來的也快,去的也快,不平等的身份和差異頗大的生活習慣讓他們只能有愛情不能有婚姻,他打算在分手的時候送她一個比較貴重的東西,賣了以後可以讓她後半輩子衣食無憂的那種禮物,可是他忘了,一個連八十四塊一條魚都要死的有尊嚴的人會不會接受一個價值八千萬的寶石,他的禮物理所當然的被退回了。
‘明天下午,有一個慈善拍賣晚宴,你需要參加’阿祖給他安排行程,程仲森點頭表示知道。
第二天阿祖把衣服邀請函都給他送到房間,麻木的穿好衣服,去吃飯,說是慈善晚宴,不過就是一群有錢人出來吃飯的名頭而已,他是這個食物鏈的頂端,有任性的資本。
應付了一群得知他重新恢復單身蜂擁而上的名媛後一個人找了個角落待著,然後身邊坐了一個人,一個很英俊的年輕男人。
‘我可以坐這裡嗎?我剛從香港來這裡,不認識幾個人。’年輕人的臉上有羞澀有靦腆,更多的是一份純真的笑,程仲森毫不猶豫的讓他坐在了自己旁邊,甚至沒有問他的名字。
‘其實,我也剛來英國沒多久,我剛剛失戀,所以想換個地方換換心情。’程仲森對剛剛坐在他身邊的男人說道。
‘是嗎?你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是會失戀的人啊!’男人的笑容很溫柔,哪怕是在說一些諷刺挖苦的話也不會讓人有厭惡感。
‘是人,都會失戀的。’
‘是啊,有些事情無關人的身份總會發生的。’年輕的男人說道,程仲森深以為然。
‘有卡片嗎?以後如果有時間了可以出來一起玩啊。’程仲森打算交一下這個朋友。
‘不好意思,我...我沒有卡片。’男人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關係,你告訴我你號碼好了。’程仲森不在意的說道,拿自己手機準備紀號碼。
‘程先生是吧?你,以前都這麼熱心交朋友嗎?’年輕男人似笑非笑的問到。
‘不是啊,我很久沒有交朋友的衝動了。’
年輕男人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會,突然綻露出一個異常明媚的笑容,然後報出了一個電話號碼‘有什麼事情有疑問的話可以打給我。’說完,對他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走了。
程仲森不明所以的看著人離開,繼續這個無聊的晚會。
晚會同時進行的慈善拍賣大會最後要拍的是程仲森那條藍寶石項鍊,有模特過來跟他要東西,一模口袋才發現,那條一直裝載西裝內袋的項鍊不翼而飛了,突然想起剛才那人的那句話‘有什麼疑問給他打電話。’原來是為了要偷他那條項鍊啊,早說啊,幹嘛要偷呢。
對模特示意了一下稍等,讓阿祖給他送過來一條差不多的項鍊,掛斷阿祖的電話又看到剛才那個號碼,雖然假號碼的機率很大,但還是打了過去,沒想到竟然有人接了。
‘你要項鍊而已,沒必要偷吧?’
‘本來我是可以買的,可是我剛剛把錢都捐了,只好偷了。’
‘這個號碼是我私人號碼,改天一起出來玩啊。’
‘好啊,等你電話’

【刘华水仙】雷洛/华Dee

好久没有为刘华水仙增厚度,我又来了

..........................................................................

雷洛出去吃饭的时候又碰到了楼下拍大片,这次拍的比伍世豪那次还大,一个穿着一身白西装的男人拿着一把刀砍了对方三个人,自己也被捅的躺在地上快活不成了。

雷洛手里端着他的茶走,对猪油仔说“这个家伙比阿豪还不要命。”

猪油仔看了一眼点头“都是些不要命的家伙。”

“在我的辖区拍大片没有通知我不合适吧?”雷洛看打的差不多了对猪油仔说,猪油仔明吧的点头,离开去吩咐人,不一会就来了好几个警察,把躺地上的几个人上了铐子全部送进了医院。

华Dee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西装梳着背头长得很精致的人低头看报纸,手扯的难受,往下拽了拽才发现自己的手是被拷在床头上的,无力又扯了一下手铐,与其在苦窑蹲几年还不如死了呢。

“医生说你命很大,颅内出血,腹部被捅了两刀,你知不知道为了救你这条命,警察部花了多少钱。”雷洛听见动静放下报纸笑道。

华Dee嗤笑了一声“我也没有求着你们救我。”

“你错了,不是我们救你,是我救了你,等你好了出庭作证,我要那个喇叭在号子里蹲一辈子,我得让你们这些人知道在我的底盘上拍大片不通知我的后果。”

当时的华Dee还不知道雷洛这话什么意思,他也不认识雷洛,他们之间隔了太多层了,他能认识的最大的警察也就是一直盯着他的那位警官,等他身体好的差不多了,能出院了以后,被警察带上了法庭,路上被告知了一会他要说的话,他是一个赛车手,被喇叭威胁给他们开车抢劫,后来喇叭还要杀了他灭口,被保护证人有一定的免责权,正好可以免了他抢劫的那个案子。

“你就有福了,洛哥要保你,那个喇叭这次不在里面蹲个十年八年的我就改洛哥信。”警察这么跟他说。

“整个香港想跟洛哥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你算老几。”有同行笑他。

华Dee从他们的话里面注意到了一个名字“洛哥”想来应该就是那天自己看见的那个人了。

法庭上喇叭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嚣张,看着华Dee的眼神甚至有些害怕,对于华Dee瞎说的话也没有反驳,最后不出意外的被判了十五年。

手铐是当庭解的,保叔哭着抱着他说还以为以后再也没机会见面了呢,华Dee回抱了他,然后问他“JoJo呢?”

保叔看着他的眼神有点躲闪,华Dee明了的点了点头,有些话没必要说清楚。

“你别难过,好女人多得是,走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

华Dee苦笑,“是我配不上她,跟我在一起才是毁了他。”

两个人这边说着,那边雷洛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出来,还是那身把腰身束的十分好看的西装,油光瓦亮的背头,看见两个人之后带着还没有收敛的笑容走过来“哇,来看看我们的赛车手。”身后一群奉承他的人都开始夸华Dee少年有为,以后一定能有大出息,然后雷洛就笑的更开心了,拍了拍华Dee的肩膀带着一群人出去。

“你怎么认识他的?”保叔瑟缩着眼神问。

“他谁啊,我不认识他啊~”

“总华探长雷洛你都不知道?这次如果不是他,我们就算没有死在马路上现在也在苦窑里呢。”

华Dee垫高了脚去看已经走远的人群,雷洛的身高不算高,可是在一群人中犹如鹤立鸡群一般,自身仿佛发着光芒一样,仿佛感受到了华Dee的视线,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笑,意味深长。

.............................................................

然后发现了一个问题,追龙的猪油仔是郑则仕,五亿探长的猪油仔是达叔,好在用的是追龙的洛哥,如果是五亿探长,可能还会顺路来个达叔的水仔哥/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