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刘华水仙】雷洛/吾先生 金主(下)

这大概就是流水账,流水账不好听,请叫日常

........................................................................................................

一直等雷处理完了自己的公务,吾先生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

雷洛叫了两声,没看见吾先生回话,奇怪的抬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他家吾先生盯着沙发角看的一脸认真,弄得雷洛还想了想猪油仔是不是给他的沙发角镶了个金边,收了手里最后一点尾,吾先生还是没动,雷洛干脆坐到了他旁边去“想什么呢?”

吾先生回过头就看见雷洛正看着他,那双很好看的大眼睛慢慢的关系和好奇,没有初见时一点那副矜贵高不可攀的样子。

“想你啊~”吾先生乐呵呵的说一句。

然后雷洛就开始笑,漏出八颗白牙齿,眼睛旁边笑出了皱纹“想我想的这么开心啊?”

“当然啊,想你都不开心,要想谁开心啊?”

“那到也是。”

“走吧,突然心情很好,请你吃饭。”吾先生拍了一把雷洛的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

雷洛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吾先生这样的知名度,可是偏偏有时候总有些幼稚无比的想法,比如,带个口罩和帽子就以为谁都不认识他了,还拉着他去这里去那里,雷洛表示他关照香港媒体关照的很辛苦,还好他位高权重。

吾先生跑到了外面找警员问有没有能遮一下东西,警员给他一个了解的眼神,一会送过来一个帽子一个口罩和一件长风衣,吾先生如获至宝的拿进了雷洛的办公室开始武装自己,雷洛趁着办公室关门的瞬间给外面的猪油仔一个眼神,仔哥心知肚明的去安排下去今晚洛哥和吾先生出街,全体媒体避让。

说是出去吃,可是出去一下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两个大男人走路上也不能手拖手,走的近一点已经很可以了,走了一段路,吾先生就不开心了,越走越慢,不时的打量四周的高楼大厦。

“你知道我以前的梦想吗?”吾先生突然问。

“不知道。”雷洛老老实实的说。

“我以前想,等我四十左右就退休,到时候买一片农田,娶一个老婆,养两个孩子,再养一些动物。”

雷洛相信吾先生是真的这样想过的,因为他现在说起来还满是憧憬的语气。

雷洛微微叹了一口气,不重,不足以让还在憧憬中的吾先生听到。

“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不是遇到了一些事情吗,就一直做下去了,再后来,香港的电影慢慢没落,我陪着它经历过最辉煌的时候,然后慢慢看着他没落下来,可能靠着我们这一辈人不能改变大环境,不过,总能尽一些微薄之力,要是有一天我们都不做了,还有什么人记得香港电影呢?”

突然陷入沉默,雷洛并不懂得接这些话,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爱情,他的生命力全部都是他的金钱和权利帝国,剩下的唯一一块地方留给了吾先生,可是这块地方比起他的其他微不足道,他不懂得欣赏一首歌词曲调完全一样的歌曲为什么要唱好几个版本,也不懂得今年的影帝比其他提名者演的好在哪里,更不知道吾先生那几部足以名留青史的电影好在哪里。

不过吾先生也并不需要他懂,他有足够的朋友和伙伴和他一起,他需要的爱人也不是另外一个他自己,不过,这种时候如果有个人能跟他说一句“香港电影不死”他应该是会很开心的,不过,无所谓了,和这一句话比起来,雷洛其他地方好很多啊,最起码,如果是第二个高官,应该不会傻不拉几的和他大晚上的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

“我们去看电影吧?”吾先生突然说,既然都说起电影来了,那顺路就去看个电影吧。

雷洛:......

他刚才好像没有让猪油仔清电影院的场。

“好啊~”雷洛说,他虽然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爱人,但却是一个从不会对爱人说不的人。

两个人看的是吾先生主演的一部电影,拆弹专家。

两个人买了一场还没有买的票,售票的小妹妹皱眉看了买票的人一眼,看见带着帽子口罩的吾先生和他身后的雷洛了然的刷卡,等开了票,一脸激动的拿起手机,打开了WhatsApp,然后她就看见手机屏幕上覆盖了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小姑娘,我希望你能保密好吗?”

近距离看到警察部头把交椅掌舵人,小姑娘已经整个人快晕厥了,除了点头已经不知道其他动作了。

吾先生笑着拍了一把雷洛“别吓唬人了。”转过头对小姑娘说“你可以告诉你的朋友们,我今天来看电影,我也可以和你拍一张照片,但是你不可以提他。”

小姑娘连连点头,表示明白,吾先生脱了帽子和口罩拍照,小姑娘紧张的双手哆嗦把手机给了雷洛,雷洛尽职尽责的拍了照,和吾先生继续往前走,电影两个小时后开场,这时间足够两个人吃顿饭了,场子都清了,要是不去吃,不是白清了吗。

地方是两个人经常去的,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侍者领着两个人到了位置上,轻声轻语的问吃点什么,雷洛直接说了句“老样子,把我上次拿过来的酒开了。”

吾先生沉默的看着侍者离开,来了一句“我想吃烧烤。”

雷洛懵了一下“烧烤?”

“对,北京夜市的烧烤。”

雷洛看了看手表“现在去北京应该还来得及,我让猪油仔订机票?”

吾先生泄气的爬在了桌子上“我没带通行证。”

“我让猪油仔送过来。”

吾先生想了想,“我们买了电影票,一场都买了。”

“我可以叫他们延时,等我们从北京回来再看。”

吾先生直起身子“你是认真的吗?”

雷洛不说话就看着他,吾先生也盯着他看,看了两分钟后,起身拉了人就跑,侍者开了酒送过来,看到的就是飞奔而走的两个人。

两个人出门打了个车,直奔机场,四个小时候他们已经身在北京了。雷洛还是那一身西装革履,吾先生背了个背包,里面装了两个人的证件和一些必须用品,猪油仔到机场的时候问雷洛“明天要不要告假。”雷洛回一句“先告一天,刚才阿吾买了电影票,你知道怎么处理。”猪油仔了然的离开。

来的时候靠着一时冲动,真的到了,反而有种无措感。

“不是要吃烧烤吗?应该去哪里?我对这里不熟。”雷洛问吾先生。

吾先生想了想北京夜晚的人流量,又变得很失落“我突然困了,想睡觉了。”

“我在这里有房子,我们去那里自己烤吧,你可以把你在北京的朋友叫过来几个。”雷洛说,现在的时间还不算晚,刚过了十二点,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睡下的人应该没几个。

吾先生想了几秒钟,要了地址然后开始打电话,雷洛笑着看吾先生终于开心了的脸。而接到吾先生电话的几位大佬都非常郁闷,吾先生这是咋了,大半夜的突然叫出来吃东西,还不是去那几个固定去的地方,而是去一个别墅区,正好有位老总家就在附近,还多嘴问了他一句地址,老总印象中那个地方应该不是吾先生的啊,吾先生看了一眼雷洛,羞涩的说“一个朋友的,今天正好介绍给大家认识。”

老总恍然大悟,然后一通电话叫了好几个人一起去,都是圈内人,总会有时候麻烦到这位实权人物的,有机会见面是求之不得的。

整个烧烤宴会的过程都是愉快的,某位大佬介绍某位烤东西一绝的师傅手艺的确是一绝的,雷洛也不像是他们听到的流言那样的高高在上,他就像是一个招待家人朋友的普通人,和人聊一聊时事政治,最后提一下多谢这么多年对吾先生的照顾,总之,这是一个宾主尽欢的夜晚。

宴会结束后,天色已经亮了白边,吾先生趴床上把脑袋闷被子里“你明天不上班了吗?”

“请假了。”雷洛不在意的说。

吾先生更懊恼了,他今天也不知道咋了,可能脑残了吧。

“好了,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想做什么明天再说。”雷洛拍了拍吾先生。

吾先生焖着脑袋不说话,等雷洛的呼吸变的平稳了以后,缓缓抬起头,眼睛咕噜噜的看着雷洛,想了今天他做的一堆蠢事,拿手机打开了那个讨论谁是他金主的帖子,在一堆还在感叹真爱的下面又回了一句“大概是有真爱的金主吧。”

...end...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