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識字

日常沉迷嗑刘华

【生贺】雷洛X张一鹏

#祝Andy老师927生日快乐#

今年的公历927生日,恰好是Andy老师的农历818生日,所以大肆为Andy老师庆生

………………………………………………………………

雷洛虽然争权夺利,但是从来不屑于颜童那种买人头的举动,他宁愿把自己的钱拿出去请一些有本事的到警局来,破获一些不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发生的犯罪。

张一鹏就是雷洛花了大价钱从英国请回来的人,在毒品调查科工作,请他其实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雷洛自问在自己的治下,辖区内其他的事情有不顺的,但是毒品这一块是完完全全掌控在自己手里的,请张一鹏回来,也只是为了他在英国的警局破获了一件非常大跨过毒品走私案,受到了女王的嘉奖,把他弄回来,纯粹是为了自己增添一点声势而已。

“豪兄啊,雷洛从英国花大价钱请了一个抓毒品的人回来,会不会是专门为了对付咱们的啊?”大威这么和伍世豪说。

“豪哥,咱们刚刚才刚刚为了雷洛得罪了那个鬼佬亨特,给他拿下总华探长加了一把火,他不能这么对我们吧?”这是小威说的话。

伍世豪手里捏着一张请柬,这是今天上午的时候,猪油仔过来交给他的,说是洛哥给张先生办的接风宴,请豪哥一定要去。

伍世豪当时玩笑一般的接过了请柬打量了一眼,问:“仔哥,洛哥搞什么鬼,叫我一个全香港最大的毒枭去见一个缉毒的?这是打算直接抓了我吗?”

“唉!”猪油仔当时立刻不赞同的惊呼了一声,“你和洛哥可是过命的交情,你这么想洛哥,他会不开心的。”

伍世豪当时就想,为了猪油仔的这句话,他不管雷洛弄的这个接风宴到底是刀山还是油锅,他都准备去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张sir,发起火来的样子竟然还挺吓人,特别是听到他放肆的夸口,整个香港的毒品货源全部都在他手里的时候,竟然直接摔了盘子走人,伍世豪当时笑的别提有多开心了。

从来没有人敢当面落雷洛的面子,包括他在内,而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不给雷洛面子,雷洛不许他动警察,但是香港这么大,要是出个意味什么的,还是非常容易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张一鹏离开后,雷洛跟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阿豪,你给我一个面子,别动他。”

伍世豪当时愣了一下,他知道,事情可能朝着他并不想看到,但是却一定会发生的方向走了。

果不其然,两个礼拜后,他收到消息,他的两个马仔在出货的时候被张一鹏带人抄了,他伍世豪在香港,那就代表着雷洛,而雷洛代表着是香港的土皇帝,一看到他的人被抓,当时路上有几个花仔荣的人,直接抄家伙就上去了。

张一鹏带的人为了隐藏身份都是穿的便衣,这些人也不知道是谁,下手有点重,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那个时候雷洛正好办事路过附近,开枪毙了两个正在追着张一鹏的人,下面的人只是听说过雷洛的大名,哪里认识他的人,看见他西装领带的,还以为是和张一鹏一伙的,直接开了枪。

伍世豪听到这个消息后,狠狠的给了过来传话的人一巴掌,拖着他的一条跛腿跑到了医院去,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趴在雷洛的床前一直哭的张一鹏,和伸手不停的拍着他肩膀的雷洛,伍世豪敢肯定,当时雷洛看张一鹏的眼睛里全部都是爱意,就如同他想着雷洛的时候一模一样。

“洛哥,怎么样啊?我听说下面有人不懂事,把你伤了?”伍世豪故意大大咧咧的说道,他以为上次在宴会上用过的招数,这次还可以再用的。

只是这次的张一鹏并没有夺门而逃,而是冷眼看着他,伍世豪下意识的觉得不妙,想要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张一鹏一脚踢在了他那一条断了的腿上面,剧痛袭来的瞬间,他就站不住脚,摔倒了地上去。

而他耳朵里面听到雷洛大声喊出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喊的,“一鹏,你做什么?”

伍世豪有点难过,有点生气,这两种情绪交集起来,让他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手里的豹头拐杖去打张一鹏,他是死人堆里面杀出来的,要揍这一个警校里面学出来的家伙,简直不能再轻松了。

只是他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雷洛竟然在张一鹏挡不住的时候,替他挡了一下,用的正是他那瘦弱的没比他手掌宽多少的背。

“洛哥?”伍世豪惊恐的喊道,颤抖着手想去扶雷洛,他刚刚受了枪伤,自己的那一下自己知道下了多大的劲儿,他怕雷洛会受不住。

“阿豪。”雷洛转过身以后握住了他的手,用一起祈求的口气说道:“阿豪,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不要动他,好不好?”

伍世豪惨淡的笑了笑,自己把自己的手从雷洛的手下面抽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把自己的手从雷洛的手中抽走,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问自己好不好?只要是雷洛说的话,伍世豪什么时候反驳过。

“洛哥,我下个礼拜准备结婚了,你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啊。”伍世豪听见这话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然后他看见雷洛高兴的样子,那是真的高兴,因为自己最后的兄弟要成家立业了,最好的兄弟,呵呵……

自从那次以后伍世豪再也没有见过张一鹏,雷洛倒是还经常见到,只是再也没有像以前那么亲近过了,他们也只是好兄弟了。

没想到,伍世豪再次见到张一鹏的时候,竟然是在九龙城寨,雷洛奇迹般的伤在了和上次救张一鹏的时候,被人打伤的同一个位置上,只不过那次是被人打伤的,这次是被自己打伤的。

他在被张一鹏上铐子的时候,雷洛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垂着一条胳膊,血不停的往下流,看着好像是流泪一样,可惜了他们都是大老爷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谁像这样流泪呢。

“他胳膊受伤了,你赶紧带着他去医院吧,我不会跑的。”也跑不了了。

伍世豪的本意是关心雷洛,可惜听在张一鹏的耳朵里却并不是如此,只见他把铐子扣的更紧了几分,带着怨气说道:“要不是你非要报仇,他这会儿已经在加拿大吃晚饭了,而不是拖着受伤的胳膊和你在这里吹冷风。”

伍世豪被辩驳的哑口无言,因为张一鹏说的一点都没错。

再被扭送着离开天台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雷洛,这会儿雷洛好像不仅仅是胳膊的血流的像掉眼泪了,他似乎是真的掉眼泪了,被他看到以后,还害羞的转了身过了身子。

伍世豪安心的想,这样也够了,这一辈子,能看到洛哥为自己掉泪,哪怕被张一鹏带回去,直接枪毙,他也觉得值了。

可惜他也没能死的了,雷洛上次胳膊中枪,救了张一鹏一命,这次胳膊中枪,救了他一命,只是因为贩毒被判了监禁,终身监禁,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知道洛哥走了没有,听说廉政公署挺厉害的,最近里面进来好几个当初一起喝个酒的阿sir,听他们说,洛哥好像是唯一一个跑了的,还有他的那个张一鹏也跑了,听说两个人跑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地方允许同性合法婚姻,他们跑到那里去领证了。

再后来,他听说,那两个人还是到了加拿大去,他们还领养了一个孩子,给孩子取名字叫阿豪,伍世豪笑着骂,洛哥又占他便宜,只是笑着笑着却留下了泪。

再后来的时候,他被检查出了肝癌,被保释了出去,儿子问他,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的,他想了想,说了当初听到的那个雷洛和张一鹏结婚的地方,只是可惜,还没有等到他办好手续,已经死了。

可能他是真的和雷洛无缘吧,也可能是张一鹏那小崽子暗地里使坏,不让他过去,不过都无所谓了,人死如灯灭,雷洛的身边现在还有“阿豪”,能一直陪着他,这就已经足够了。




评论

热度(4)